Archive for September 16, 2019

苓桂朮甘湯、甘麥大棗-治牛皮癬

  將軍澳是地處九龍半島東面向海的新開發地區,近年新增加了幾十萬人口,熱鬧起來。俊仔也從新界遷入了將軍澳。原來一起玩的一班小朋友,還有鄰居家的小狗“阿黄”,都見不着面了,俊仔不免覺得有點失落。

  可能是靠近海邊和新開發區地氣濕的原因,這裡比較潮濕。俊仔時不時覺得頭皮有點癢,忍不住用手去撓癢。撓得多了,媽媽發現他的手指甲開始變得不好看。其他方面生活一切如常。俊仔勤力讀書做功課,和新同學漸漸熟絡起來。但是過了不久,俊仔的手指甲長得越來越厚,表面粗糙,邊緣翹起,顏色又灰又暗啞,每當伸出十指示人,他自己也覺得尷尬。媽媽發現俊仔的頭皮也長了深紅色的斑塊,兩頰經常出現一陣又一陣紅撲撲,看得人不自在。帶去看醫生,醫生說他生牛皮癬,曾經給予類固醇抗過敏治療,醫治一年多未見效。不明所以的同學,開始交頭接耳,漸漸和他疏遠,各種童軍活動、體藝比賽,也被人冷落在一旁。好不容易和同學搞好了關係,一下子又“玩完”了,俊仔心裏很不是味道。皮膚病雖然不是大病,但是影響生活和社交,也要好好治一治了。

  俊仔媽媽聽人說,牛皮癬很難治,不敢大意,四處打聽……

  四處打聽之後,帶著孩子來到我的診所。患兒讀小學四年級,型體微胖,精神略顯疲憊,雙頰玫紅色,血管通透性增加。頭皮搔癢,檢查見數處隆起的斑塊,色暗紅,伴有抓撓痕跡,有滲液,零星血痂。手指甲、足趾甲增厚變形,色灰暗。舌淡紅,舌體稍胖大,苔白,脈沉細。

  中醫治皮膚病,不是“見皮治皮”,不能讓局部皮膚的損壞搞到一葉障目。我觀其舌脈,似有寒飲在裡,無法排出,致水濕郁表,西醫最新研究謂患者帶少量耐藥菌在身。細問之下,患兒有過敏體質,腸胃容易敏感,大便日行二至三次。凡是過敏體質都是自身的正氣和津液不足,因此體內蘊積了寒濕,無法排出,停留在體表,就表現為紅腫、疹、搔癢。

  初診六經辨證為太陽經、太陰經合病,營衛失調,中寒內飲,處方以“桂枝麻黃各半湯”加防風、生地、銀柴胡,和解肌表、祛邪止癢。方劑藥味:桂枝、麻黃、芍藥、杏仁、乾薑、炙甘草、大棗、防風、生地、銀柴胡。用藥七劑,腸敏感改善,頭皮痕癢略減輕。

  次診仍用原方,七劑。

  三診,未見明顯進展。皮膚病在傷寒論辨證法,人體在表屬太陽經,故取用“桂枝麻黃各半湯”加味是正確的,但療效未見明顯。改用“苓桂朮甘湯”合“甘麥大棗湯”加味,思路上調和營衛,溫中祛飲,可能更加顯效。方劑藥味為茯苓、桂枝、白朮、炙甘草、浮小麥、大棗、銀柴胡、生地、羚羊角骨,用藥七劑。

  四診,上方“苓桂朮甘”合“甘麥大棗”見有顯效,守方七劑。五診、六診守方再進,加水牛角絲。患兒父母見病情好轉,甚喜,趁放假帶孩子出去玩。患者年幼未知忌口,飲食不慎再度反復。

  七診,以第六方加北芪,服藥七劑,再加外洗方一首:地膚子、蛇床子、千里光、芙蓉草、白癬皮、桂枝、滑石、寒水石。囑用清水五公升煎成二公升,兑清水成適當溫度,外洗。連續七日。

  其後按上方再進十四劑,內服外洗。結果頭皮斑塊退去,瘙癢消失,手腳指甲平滑如常人。牛皮癬雖然是頑疾,但以小兒純陽之軀,只要辨治得法,徐導緩引,輕施以藥,亦能奏效。

資料提供:趙醫師
日期:2019年9月15日

苓桂朮甘湯、敏感煎-治小兒濕疹合併發育不良

  今天從早到午,有點枯燥。恰好這時門外傳來稚趣的童聲,是我的小小老朋友來了。轉眼就十年過去,從前那個未滿周歲已全身濕疹、哭鬧不停的男嬰,如今已聰明活潑,小傢伙雖然身材瘦小,卻鬼馬精靈,小小的軀幹扛住顯得有點大的腦袋,臉龐被一副粗邊黑框的大眼鏡和一雙咕嚕咕嚕轉的黑眸子占據了大半,配上一身跆拳道服裝,十足十卡通片裡跳出來的人物。與這位“久經磨難”的老朋友緣起於十年前。那天上午,有位焦急的母親掛了當天最早的號,一手抱着哭鬧的嬰孩,一手提着孩子的“出行包”,氣喘吁吁地來到診所,嬰孩手、腳、面頰部長滿濕疹、掀開衣物遮蔽的地方,還有髮間頭皮,都無一倖免。小兒10個月大,體重輕於同齡孩子,看過西醫,接受類固醇治療,濕疹仍反覆發作,母親覺得治標不治本也不是辦法,於是尋醫問藥,欲求良方。

  濕疹,西醫的觀點認為是免疫功能失調,免疫系統敵視自身皮膚組織,發起攻擊使之受破壞,皮膚組織從內潰瘍至表皮,造成皮損、痕癢、滲液。當時靠類固醇緩解症狀,由於容易形成對藥物的依賴,不得不逐漸加大類固醇用量,導致副作用顯現,持續或反覆使用類固醇的患者會更加纏綿難癒。

  最新研究發現,濕疹與人體的菌種平衡有關,在濕疹患者的體內,可以找到少量的耐藥性細菌,既然藥物奈它不何,醫學界正尋找新方法,去破壞那些耐藥性細菌的細胞結構。

  這個研究方向和中醫的觀點頗有契合之處。中醫處理濕疹,也是千方百計處理肌腠之邪,務求達邪外出。

  初診,患兒濕疹很嚴重,全身多處皮膚破潰流滋,新舊皮痂錯雜,皮膚摸上去灼熱乾燥,小兒喜飲水,不思乳食。大便偏溏,小便黃,舌紅。辨為邪熱郁表,裡虛津傷。初予“敏感煎”五劑,每日一劑。不效。

  次診,患兒仍哭鬧不安,皮膚抓撓紅腫,類固醇藥膏也未能減量。細思,小兒臟腑柔弱,營衛未充,病於肌表,皮膚烘熱,仍屬太陽經肌腠之邪。又便溏,胃口差,中州不健,飲邪內生,屬太陰經裡證,此因患兒稟賦不足,脾虛運化無力,以致津少熱伏,化而為陽明熱證,見小便短少,渴欲飲水。欲解二陽合病兼夾太陰裡證,非經方莫屬。《金匱》“凡食少飲多,水停心下,….微者短氣”,是胃有微飲的證侯。選“苓桂朮甘湯”加防風、生地、銀柴胡,通陽滌飲,從小

  便排出微飲,解肌腠之邪。這條主方所治之證,實為中陽不足,不可一味清熱,當以溫藥和之。方中再取防風、生地、銀柴胡,生津液,解標實,止痕癢。處方五劑,安撫母親的憂慮之後,囑儘量減少類固醇用量。

  三診,患兒哭鬧明顯減少,其母親告知,服藥兩天后體表的灼熱減褪,流滋開始收乾。診查見結痂增多,皮損減少。近日食量增加,睡眠轉好。從脈證未見他經傳變。按上方再進五劑。

  如是者,守方治療六個星期,整體向癒。濕疹移向四肢末端,大部分都已結痂癒合。停用類固醇。

  在濕疹基本治愈時,接續處理患兒的生長發育問題,因其稟賦不足,脾虛氣弱,以“苓桂朮甘湯”合“理中湯”溫中健脾,調治一段時間,飲食睡眠大為好轉。

  隨後,偶有外感食傷之症,時不時來診,小傢伙眼見一天天長大了。

 

資料提供:趙醫師

日期:2019年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