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9, 2021

胡希恕治療冠心病常用方劑

(1)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

《金匱要略‧胸痹心痛短氣病》第2條:「平人無寒熱,短氣不足以息者,實也。」胡希恕認為冠心病(胸痹心痛)多是邪實之證。以六經辨證原則,常用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治療。

引用一例:李某,男,67歲,病案號xxx790。初診,氣短,胸痛,胸悶一月餘。經某醫院診斷為「心肌梗塞」(愈合期),曾服西藥復方硝酸甘油、氨茶碱等無效。又找中醫治療,以活血化痰通絡(白人參、黃芪、瓜蔞、赤芍、降香、桃仁、薤白、郁金)治療近月,未見明顯療效。近症以左胸灼熱痛,氣短,動則明顯,時寒時熱,心下堵,口苦,時頭脹,失眠,大便微乾,舌苔黃,脈弦滑。胡希恕處方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加味:

柴胡12g、半夏9g、黃芩9g、白芍9g、枳實9g、大棗4枚、桂枝9g、茯苓12g、桃仁9g、大黃6g、生石膏30g、炙甘草3g。

二診,上藥服三劑,各症均已,唯感夜間憋氣,食後燒心,大便乾,舌苔黃,脈弦滑略數。上方增大黃為9g。

三診,上藥服二劑夜間憋氣已,外出活動仍感氣短,但休息後症狀漸漸消失,未再來診。今咳一周而來診,與半夏厚朴湯加味。

按:本例在前後治療過程中,都用了活血理氣藥,但前醫無效,而胡老治療療效明顯,其關鍵是:前醫未注意患者的寒熱虛實,而胡老首先認清是實熱,並定位在半表半裡,再進一步辨出是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方證,故效如桴鼓。類似這一治驗是不勝枚舉的,這裡僅再看胡老回憶的一個病例,更可了解胡老治冠心病的特點和辨方證的準確。

 

(2)大柴胡湯合桃仁承氣湯

1950年冬,一個叫做齊興華的東北人,時年50歲,平時有心臟病,常心悸,胸悶,兩手膚色不同,一紫一白。一日起床時突然發作胸悶心痛,其痛如刀割,並大汗淋漓,不敢挪動,時時哀叫,其妻給服鴉片而不見效。請西醫馬大夫急診,注射強心劑不效。胡老至,診脈細弱而有神,因謂不要緊。馬大夫聞言提起診包欲走,被家屬挽留,謂:“不是外人,不要見怪”。馬大夫仍問道:“君何以言不要緊?”胡老答曰:“中醫看脈象尚有神。”馬大夫請胡老診治,胡老處方與大柴胡湯合桃仁承氣湯一劑,立即煎服,不久痛已。續服前方兩劑,兩手膚色變為一樣,心絞痛未再作。本例因是回憶病例,當時無心電圖可證,但據患者心區痛甚,並伴見大汗淋漓,很難排除心肌梗塞。但無論是否,胡老把這些症辨為實證、大柴胡湯合桃仁承氣湯方證,是獨具慧眼的。

冠心病常有血液循環不好,而出現四肢發涼、胸悶氣短、面色蒼白、疲乏無力等,中醫辨證當屬陽虛,這種陽虛是標,而痰飲瘀血阻滯是本,胸陽被阻使陽氣失運,也是邪實之證。

 

(3)瓜蔞薤白半夏湯

安某,女,74歲,病案號162346。

初診日期1965年6月14日:患心絞痛一年多,常胸前劇痛,每發作則不能平臥,呼吸困難,經常服用硝酸甘油、氨茶碱等,大汗出,口乾不思飲,大便乾,舌苔白厚,脈弦細。證屬痰飲阻胸,瘀血阻絡,治以化痰通陽,祛瘀通脈,與瓜蔞薤白半夏湯加味:

瓜蔞45g,薤白27g,半夏75g,白酒2兩,桂枝9g,枳實9g,桃仁9g,陳皮30g,白芍12g。

結果:上藥服三劑,痛減,但小勞則發心區痛。上方加茯苓2g,繼服六劑,胸痛時作時休,仍以上方加減,服一月後,胸痛不再發作。

胡老在瓜蔞薤白半夏湯方解中講到:瓜蔞開胸逐痰止嗽,薤白散結止通,合以為方,故治胸痹痛而喘息咳唾者。煎以白酒,更使藥力暢行無阻也。

而用大量半夏,是因飲逆較甚之故。祛除痰飲是治療冠心病的重要之法。《金匱要略‧胸痹心痛短氣病》第1條「陽微陰弦即胸痹而痛。」就是說上焦陽虛,下焦的寒飲盛,寒飲上逆,故使胸痹而心痛也。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6月

 

經方大師胡希恕講《傷寒論》

《傷寒論》第一百八十一條原文:

「問曰:何緣得陽明病?答曰:太陽病,若發汗,若下,若利小便,此亡津液,胃中乾燥,因轉屬陽明。不更衣,內實,大便難者,此名陽明也。」

胡希恕講解:為什麼發作陽明病呢?底下也作一個問答來解釋,「答曰」,太陽病那個階段,病之初作大概都發作太陽病了,太陽病咱們講過了,「若發汗,若下,若利小便」,在太陽病的階段,經過發汗,或下,或利小便這些方法的治療。這種方法的治療呀,都足以亡失津液,亡人身上的水分啦,水分大量亡失,胃裡頭也乾,胃中水分也被奪嘛,所以「胃中乾燥」,這就是要轉屬陽明,「因轉屬陽明」。

轉屬陽明大便就要硬,就要拉不出屎來了,「不更衣」。古人管如廁叫更衣,換個衣裳,所以更衣就是大便的一個互詞。

「內實,大便難」,內實就是胃腸裡頭實,大便難,排不出便來。這就叫陽明病,「此名陽明也」。

陽明呀他就舉一個例子,說這是由太陽病轉屬陽明。

編輯室按:陽明病就是我們常說的裏陽證,我們要認識它是病邪充斥於腸胃的一種病。實和熱都屬陽,所以就是陽明病。

辨陽明病,根據它有不同的來歷,太陽陽明,正陽陽明,少陽陽明。這些都有胃家實的關鍵症候。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6月

中醫師口中的「胃熱」「腎虛」是指什麼?

病人去看中醫。

病人對醫師說:我的胃有點隱隱作痛,臉上生了很多暗瘡。

醫師經過望聞問切之後,對病人說:這是因為你的胃有虛熱,我給你開處方,調理你的脾胃。

病人和醫師的對話中,反覆出現「胃」這個名詞,其實是不同的概念,不是一回事,而是各有各的意思。

病人說的胃,就是解剖意義上的胃,是一個器官。

中醫說的「胃有虛熱」,是中醫理論中的「足陽明胃經」,指的是一條經絡,起於鼻之交頞中,⋯循髮際,至額顱,⋯下膈,屬胃,絡脾;其支者,別跗上,入大趾間出其端。醫師說的是這個胃經,說它有虛熱。比方說,我們說地鐵「屯馬線」,以屯門馬鞍山取名,起點屯門、終點烏溪沙,但是不止這兩處,中途還經過其他很多地點。

中醫說的「腎虛」,也不是解剖學上的兩個腎臟,而是腎經虛。

「脾虛」也不是獨獨指你的脾臟,而是指脾經。

中醫看的是整體,說調理脾胃,就是從脾經胃經着手解決你的健康問題。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6月

中醫診斷手法之二「目診」

臨床上遇到病人總是閉眼不願見人的,多數是陰證;睜開雙眼想見人的,是陽證。

眼球白色部分(俗稱眼白),發紅發赤者,是血熱;發黃者是濕熱。

眼屎多,肝火上盛。

眼胞腫如臥蠶者,是身有水氣。

老年人腎氣衰,亦多見眼下胞腫。

黑眼圈代表的是痰色,或嚴重睡眠不足。

陽氣脫的人視物不明。

陰氣脫的人,眼昏花瞭亂,眩惑。

熱結胃腑者,大白天也會妄有所見,胡言亂語。

熱入血室者,到夜晚則低聲自語,眼中如見鬼狀。

眼睛有紅絲,臉色紅而嬌艷,是陰虛火旺。

目不轉睛,兩眼直視,舌頭僵硬不說話的人,元神將脫。

眼有光彩隱含,會有眼淚也會有眼屎的,其病多能康復。

眼中無淚無眼屎,眼白呈現藍色,眼球色滯無彩,浮光外露者,多數是凶兆,不能康復。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6月

經方大師胡希恕講《傷寒論》

《傷寒論》第一百九十六條原文:

「陽明病,法多汗,反無汗,其身如蟲行皮中狀者,此以久虛故也。」

胡希恕講解:陽明病裡熱蒸汗外出,依法當多汗,如果反無汗,其原因有很多的,這條說的是虛,甚麼虛呀?津氣虛。

(指病人)他也要出汗,沒有汗,就像蟲子爬似的,外邊不見甚麼汗,「其身如蟲行皮中狀」。熱往外蒸,但沒有津液,津液少他不出多少汗,這甚麼道理呢?就(是)人津液虛。這津液虛,胃也不太強,這是肯定的,津液來自於胃,胃為水榖之海、津液之源嘛,它不能消化水穀,津液就虛。

他(病人)是很久就這樣,所以現在他得陽明病他也反無汗,這樣就不能吃承氣湯。如果是大便硬,只是根據脾約那種治法,吃點麻仁治脾。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6月

經方大師胡希恕講《傷寒論》

《傷寒論》第一百八十條原文:

「陽明之為病,胃家實是也。」

胡希恕講解:我們研究陽明病,就是說是裡陽證了,就是研究病邪充斥於胃的這麼一種病。

實與熱都為陽,所以這就屬於陽明病。那麼我們這一章書就是辨陽明病了。根據陽明病有些不同的來歷,太陽陽明,正陽陽明,少陽陽明。我們這一章,什麼叫陽明病?就是胃家實。

太陽陽明也好,少陽陽明也好,都得有胃家實的這麼一種關鍵的症候才能知道太陽陽明並病、少陽陽明並病,正陽陽明那就不用說了。

要是胃家不實呢?這個實要活看,我剛才說那個按之滿,拒按,疼,就症候上來看,這個就是邪實於胃腸,而發生陽明症候者,就叫胃家實,可以這樣理解。

總而言之,所謂陽明病就是邪充斥於胃腸的這麼一種病。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6月

右腦中風系列的三個病案

右腦中風引致的左側癱瘓(二)

第二位右腦中風的病人是一位久咳患者,睡眠情況亦較差。

她在2021年2月2日因在家中昏厥,随即被送往醫院,診斷為右腦缺血性中風,住院治療至2021年3月20日出院。出院後10日,她來到我們診所求醫。

初診時,她的左側肢體比右側有明顯的功能差異,左臂雖然能抬起,但是左手抓力只有兩成左右,左足輕微跛行,中風後的偏癱病情尚算是輕微的。

她血壓血脂血糖水平都不高,為什麼中風呢?問診得知她素有咳嗽、痰多、氣促的症狀,是肺氣頗為虛弱的患者。

據病人描述,她已有五、六年的咳嗽病史,有時夜咳發作嚴重,她便不能安臥,而必須整個人坐起來。因此,她晚上的睡眠質素也變得越來越差。

她的血氧濃度在初診時只有92-93%左右,心率指數57次/分,不是一位運動員,這樣的心率稍微偏慢;結合脈診,病人脈緩,這正正就是其心臟搏動較緩慢的外在表現。而脈緩亦主濕病,反映病人為濕邪所困(特別是肺部的痰飲)。

雖然造成病人久咳的原因是否支氣管炎還不確定,但是咳嗽數年, 造成肺氣積弱,(肺內部氣體交換功能不好,即類似現代醫學說的肺氣腫情況),再加上病人每晚得不到充分休息,所以心臟功能也受到影響。

病人舌淡紅、苔薄白,這樣的舌象也可能是常人的舌色,不過其舌更淡一些,反映的是病人氣血較虛、體內能量不足,即中醫所謂虛寒體質,故需要溫陽袪寒。

除上述症狀外,病人的大小便、飲食均正常。

在初診後,醫師診斷病人為太陽、太陰合病,並開出「小青龍湯」合「甘麥大棗湯」,加桔梗、白前。

小青龍湯是一道治肺部寒飲而致咳喘的藥方,僅適用於無汗、怕冷等症狀的人。藥方中的麻黃能打開皮膚的毛孔,加以桂枝、芍藥、炙甘草則可發汗解表。乾薑、細辛、半夏溫燥肺部內的寒飲,並結合上述的藥材發汗、驅逐之,而五味子則可斂肺、護肺氣。

甘麥大棗湯對穩定神經系統有良效。這裡用於針對失眠,可以治療因津血不足而精神失常的情況。浮小麥這味藥材可以斂汗、養心除煩,而炙甘草、大棗是常用於鞏固脾胃的甘味藥,三者合起來可達到溫中養胃以生津血的效果。

桔梗、白前都是止咳袪痰的藥,協助肺部排走痰飲。

病人在覆診時多次主訴睡眠情況欠佳,故此醫師中途曾改用「酸棗仁湯、苓桂朮甘湯、甘麥大棗湯」的合方作了多次加減。不過,最後由於發現初診時的處方思路,其實就最貼合病人的久咳、肺虛寒體質,所以結果還是回到了原來的處方。

病人現在睡眠仍少許欠佳,偶有咳嗽,但因無其他大礙,故囑咐自行調養即可。

 

 

右腦中風引致的左側癱瘓(三)

第三位病人今年已八十歲,是三位病者年紀最大的一位。

他在2020年8月25日因右腦出血中風而在家昏厥,隨即送往醫院,至2021年3月20日出院,留院時間接近7個月。

出院後4日,他隨即來到我們診所求醫。

初診時,他是由輪椅推進來,他的左手活動差、左足頗為跛行,四肢(左右手腳)皆表現無力,反映中風後的癱瘓情況仍相當嚴重。

另外,他有咳嗽、痰多、氣促等症狀,血氧濃度只有91%,這些都反映了病人肺部功能的問題。

今次這位病人肺部內的痰飲十分嚴重,估計胸腔內已有少量積液,若由西醫檢查的話,相信還能夠聽出病人肺中的鑼音。

據病人自述,他本身血壓正常,平日亦無病或不適(如咳嗽等問題),能打理一般家務無礙,故右腦出血中風是突發的。

透過脈診發現,病人也有心律不整,即脈搏跳動不均勻的情況。他脈象的呈現為濡脈(細軟而浮),反映出病人氣血不足,而且為濕邪所困。

這位病人最特別的地方是其舌頭大幅度縮小,而且舌面光滑、無苔。

舌頭縮短或縮小一般都是危候(舌白濕潤為寒凝筋脈、舌紅而乾為熱病傷津)。而病人舌紅但未至於乾,舌面仍是光滑的,情況算傷津程度略輕微些的熱證。舌頭無苔則反映了病人胃氣不佳的情形。

另外,病人也有小便失禁、大便不通(需要使用外塞藥放便)等問題,而且飲食極差。而病人的睡眠情况亦差,以致精神欠佳。

面對眾多的症狀,醫師估計,病人或許是因為中風後的心臟機能較弱,加上卧床太久等因素,身體器官因某種原因發炎, 如果肺部曾經有炎症,所產生的滲出物滯留在胸腔內,導致肺部的下方範圍積液,便造成了刻下所見的肺功能問題(這亦成為病人初診時的主要問題)。

綜合以上症狀,醫師診斷病人為太陽、陽明合病,並開出「小青龍湯」合「葶藶大棗瀉肺湯」加生大黃。

跟第二位病人一樣,由於這位病人有肺部水飲的問題,而且無汗,以方類證屬於麻黃湯類,所以首先選用了解表化飲的小青龍湯。

「小青龍湯」雖然解表散寒之力較大,但仍需借助「葶藶大棗瀉肺湯」消除積液,所以兩方相合,加大黃一味,疏陽明之熱(通便)。

至於葶藶大棗瀉肺湯,則為特別針對、處理病人當時頗危重的肺部積液問題。當中,葶藶子是一味峻藥,味辛而寒,即使是配合了溫和的大棗,它仍具有強力的瀉肺作用,能夠驅走長期鬱滯、黏稠於肺腔內的積液。

後下(在煎煮過程最後的十數分鐘才加入)的生大黃則常用於解決大便秘結、因腸道堵塞而熱結於身體裡面的情況。它的主要功能為通便、清熱,還可袪瘀生新。

此例的療效十分顯著,現在病人的肢體活動已恢復8-9成,不再有咳喘、氣促等症狀,大小便也正常,沒有失禁。另外,病人的舌頭變得飽滿,已回復原來大小,現在舌質紅,並有少量白苔。

治療過程當中曾經因病人喘咳而改用「射干麻黃湯」,不效。始終要「小青龍湯」與「葶藶大棗瀉肺湯」合用方能顯效。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