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Uncategorized

濕疹醫案

一、趙醫師醫案

説起濕疹, 香港人再熟悉不過了。香港溫暖濕潤的海洋性氣候,平均氣溫偏高,濕度較大, 日常喜歡食用魚蝦蟹、蟶子、蜆等海鮮, 體質會偏濕。女孩子們大多皮膚幼白, 一不小心患上濕疹, 臉部和頸脖起了一片片紅疹,瘙癢難忍, 忍不住用手去撓,它就會滲出一點點黏液, 長出小水泡, 急哭了女患者, 擔心破壞了臉部儀容。小孩子生濕疹, 臉部、頭部紅腫,被同學取笑排擠。夜晚皮膚患處痕癢的時候, 睡不着覺,變得脾氣暴躁, 影響白天的工作和學習。濕疹患者還容易患上鼻敏感、哮喘和食物敏感。這個惱人的皮膚病起因,是由於患者的皮膚表層細胞比較容易失去天然保護功能,易受細菌感染,而且皮膚較為乾燥,有時候一些化學物質、致敏原會滲入皮膚,刺激皮膚的免疫細胞,形成過敏反應。

濕疹是名符其實的香港風土病。中醫治療方面並沒有「千人一方」的捷徑,還是按照辨證論治原則,經方派弟子就用六經辨證框架,對病人逐一進行切脈問診,針對具體的病情構思治療方法,例如利濕,透表,溫陽等等,給予方劑治療的過程中,顧及治標與治本,所用的藥物都是天然植物和礦物,安全性方面可以更加放心,由於這樣,中醫在濕疹治療上有它的優勢。

有人說,這不過是皮膚上的小毛病,無須大驚小怪,我提醒大家切勿「大意失荊州」啊。患上濕疹治療宜早不宜遲。常常見到濕疹病程長的患者,同時有鼻敏感,氣管敏感,哮喘,另一批患者則有食物敏感、腸敏感,甚至結腸炎。這當中存在必然的聯繫嗎?回答是有的。皮膚的免疫細胞長時間受到刺激,會引起身體更廣泛的免疫反應,這類病人有一些會告訴我,做過一組免疫學檢測, IgA,IgG,lgM,有一些數值是不正常的,所以治療越及時越好。

最近接到過一宗濕疹特別煎熬的病例,某女士,職業是文員,未婚,年齡45 歲,三年前診斷出乳癌,一側乳房切除手術後,接受化療,因化療不耐受引致胰腺炎,隨後又發生骨質退化,左手前臂骨折需植入鋼片。病人多年前已經患上濕疹和風疹,身體植入鋼片更加引起免疫反應,加上癌症雙重打擊下,苦不堪言,當時全身性濕疹正在滲液,非常痕癢,夜難入寐,脾氣暴躁,直言生不如死。平時易餓多食,便秘,肥胖,體內毒素排出不理想,繼而關節疼痛。察其脈,脈細緊,觀其脈,舌色淡紅,苔薄白,證屬太陽、太陰合病,營衛失調,中虛裡濕,治以調和營衛,溫中袪濕,方藥選用「桂枝二麻黃一湯」加生地黃,千里光,地膚子,防風,每日一劑,煎服。另外再處方外洗劑:蛇床子、地膚子、白癬皮、桂枝、生麻黃、寒水石、生石膏、滑石、千里光、一枝黃花、冰片(後下),煲水外洗,每日一次。結合針灸,三日針一次。一週後,內服改處方為「苓桂朮甘湯」合「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炙麻黃、生地黃、防風、白癬皮、生大黃(後下),日服一劑。外洗方如前,針灸治療如前。治療至第四週,內服藥改用祝諶予先生的「過敏煎」:防風,銀柴胡,烏梅,五味子,甘草,加荊芥,大黃,合「苓桂朮甘湯」,每日服一劑,外洗方如前,再進五週。然後,苓朮類方劑加甘麥大棗湯,輪流與「過敏煎」交替使用,並將針灸改為七日針一次。治療四個月,濕疹痊愈。

治療小兒濕疹比成人療效要好。一名九歲女孩,起病兩個月左右,處方內服中藥「苓桂朮甘湯」合「⽢甘麥大棗湯」,加黨參、麥芽,內服七劑,之後改予「黃芪桂枝湯」加麻黃、生地黃、白癬皮,調營、涼血、止癢,又加外洗地膚 子、蛇床子、銀花藤、桂枝、千里光、蒲公英、生麻黃、冰片(後下),七日,療效顯著,一旦方證對應,如入坦途。

另一個5歲患兒,有濕疹和自汗,兼有鼻敏感鼻炎。這是一個三病同時發生的例子。給予苓桂朮甘,甘麥大棗,玉屏風散三條方相合,加太子參,石決明, 生地黃,兩週見效,正在鞏固治療。

資料來源:編輯室

 

二、李可醫案

過敏性濕疹

白改素,女,35歲,南王中煤礦家屬,1983年9月7日初診:患過敏性濕疹52天。初病右頭維穴處起紅疹,瘙癢極重,搔破後流黃水,浸淫成片。繼而背部及少腹起大片風團,搔破後流黃水。日輕夜重,奇癢不能入睡。近1周來繼發感染,泛發性膿皰瘡佈滿少腹及背部。腹股溝及耳後淋巴結腫硬劇痛。脈細數,舌尖部有瘀點。經抗菌、抗過敏治療20日不能控制,濕熱化毒深伏血分,擬方清透:

基本方加二花90克,連翹、木鱉子各30克,苡仁45克,蒼朮、黃柏各15克,“全蟲12只,蜈蚣2條”(研末沖服)土伏苓120克,煎湯代水煎藥,3劑,日3夜1服,因劑量大,共服5日,痊愈。(大劑量土伏苓對重症濕疹,確有覆杯而愈之效)

《李可老中醫急危重症疑難病經驗專輯》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10月

罕見病醫案

曹穎甫醫案—神志恍惚

姜佐景按:友人施君,崇明人也,服務上海電報局。甲戌孟秋某晚。匆匆邀診乃弟病。入其室,見病者仰榻上。叩其所苦,絕不應。余心異之,私謂施君曰:乃弟病久聾,無所聞乎,抑舌蹇不能言乎?則皆曰:否。余益驚異。按其脈,一手洪大,一手沉細,孰左孰右,今已莫能記憶。因詢家人以致病之由曰:渠前任某軍電職,因事受驚,遂覺神志恍惚,每客來恆默然相對,客去則歌唱無序,飲食二便悉如常人,唯食時闕上時有熱氣蒸騰,輕則如出岫朝雲,甚則如窖中,狀頗怪特。前曾將渠送往本市某著名醫院診治,經二十余日,醫者終不識其為何病,既無朮以療,故於昨日遷出,請先生一斷。余細按其腹,絕不脹滿,更不拒按。沉思良久,竟莫洞其癥結。於是遂謝不敏,然告辭。越日,施君告余曰:舍弟之病,昨已延曹潁甫先生診治。服藥後,大泄,闕上熱氣減。余聞 而愕然,遂急訪之,并視所服方。憶其案尾略曰:此張仲景所謂陽明病也,宜下之,主以大承氣湯。方為:生大黃三錢、枳實三錢、芒硝三錢(沖)、厚樸一錢。

又越數日,余再晤施君,悉其弟服藥後,已能起床,且不歌唱。唯二肋脹痛,經曹師診治,頃又愈矣。審其方,乃小柴胡湯也。柴胡三錢、黃芩三錢、黨參三錢、半夏三錢、生薑三片、大棗十二牧、甘草二錢。

嗣是施君之弟似可告無恙矣,顧尚苦自汗,精神不振,又經曹師投以桂枝加龍牡湯,一劑而愈。川桂枝三錢、大白芍三錢、生甘草二錢、生薑三片、大棗十二牧、花龍骨五錢(先煎)、牡蠣五錢(先煎)。

自此以後健康逾常人。一日與兄俱出,值余於途,各微笑領首以過。翌日過施君,問其弟昨日途間係作何語。施曰:無他。固詰之,乃笑曰:彼說吾兄脈理欠精耳。余不禁重為赧然。於是深服吾師醫朮之神,遂執贄而列門牆焉。

姜佐景又按:本案病者所患似系所謂精神病,或神經病。顧西醫用神經藥治之,絕不見效。中醫用經方治之,反奏膚功。其理深奧,莫可究詰,殆所謂治病必求其本歟?按:初方系陽明方,次方系少陽方,末方系太陽方。以三方疏其三經阻滯,諸恙乃痊,殆當日受驚之時,周身筋絡器官,即因驚而所滯乎?顧飲食二便如常,腹不痛,又不拒按,誰复有膽,敢用承氣?乃吾師獨以闕上熱氣之故,遂爾放膽用之,殆所謂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之意乎?

曹穎甫曰:此證予亦不能識,唯診其脈,則右極洪大,左極微細,陰不足而陽有餘,意其為少陰負趺陽之脈,而初非逆證。加以熱氣出於闕上,病情正屬陽明,與右脈之洪大正合。故決為大承氣湯的證,而不料其應乃如響也。

【按】治病取得佳效,但曹穎甫承認不識其證,屬實事求是的態度。但為什麼敢用藥呢?因為中醫靠的是辨證論治。用六經辨證,用三陽的處方,結果出人意外。這就是中醫的特色。

資料來源:編輯室錄自《曹穎甫醫案》

2021年9月

 

 

趙醫師醫案一:右側搖頭症(妥瑞症Tourette Syndrome

 妥瑞症(英語:Tourette SyndromeTS),又稱妥瑞氏症抽動症托雷氏症杜雷氏症,是一種抽動綜合症(Tics)。也有可能是一種遺傳性的神經內科疾病。

妥瑞氏症的症狀包含聲音型和運動型抽動綜合症,會不受自主控制地發出清喉嚨的聲音或聳肩、搖頭晃腦等。患者本身並非故意或習慣性做出這些動作,其症狀乃肇因於腦內多巴胺不平衡。治療方式西方醫藥一般採取抗精神病藥抑制症狀,或行為治療,中醫藥取用飲服中藥結合針灸治療。症狀通常時好時壞,與患者所處環境造成的心理壓力有一定的相關性,家庭、學校與社會對此疾病的不認識或多或少會加深正常人與妥瑞症患者間的誤解,進而誘發更強烈的症狀。

抽動症在單一妥瑞氏症患者身上亦非一成不變,聲音型抽動症患者有可能轉變或合併成為運動型抽動症。

某小朋友,病歷編號9033XX號,出生日期:2000年X月,職業:學生。2011年7月X日到診。

西醫診斷右側搖頭症(妥瑞症Tourette Syndrome

中醫辨證患者向來不喜歡讀書,對做功課有抗拒心理,但性格溫和,服從,守規矩,飲食正常,大小便正常,臨床證狀就是日間不斷將頭向右擺動,有三個月病史,到處求醫未見療效,學校校長約見家長說:為了不影響其他小朋友的學習情緒,在他未治療好之前,不准返學校上課。當時脈細緊、舌紅、苔薄白,證屬少陽、太陰合病,熱壅氣結,中寒裡虛,治以疏解氣機,溫中補虛,方藥選用〝四逆散〞合〝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紫石英、磁石、合歡皮、太子參飲服,結合針灸治療。

處方用藥:(中藥飲片)北柴胡錢半、白芍二錢、枳實三錢、炙甘草一錢、浮小麥五錢、紅棗一粒、生石決明五錢、紫石英五錢、磁石五錢、合歡皮二錢、太子參錢半,每天飲服一劑,連服六天,每三天復診一次,守方加減用藥治療三十天。

針灸治療取用十二經絡、任脈、督脈、奇經八脈,多經多穴治療,對本病有效,採用捻轉、提插手法進行補瀉,每三天針灸一次,治療三十天。 治療後病癒。

醫話小朋友治療一個月病癒,重返學校上課,這樣快捷見效,因為他的病因是熱鬱氣結,心脈失養,治以益氣和陰,調暢心脈,用現代的話來解釋,兒童心理脆弱,遇到壓力不能舒解,給予解鬱治療,效果很好。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於2021年9月

 

 

趙醫師醫案二:右側頭頸、手臂抽搐症

何先生,病歷編號8051XX號,出生日期:1973年X月,職業:公務員。婚姻狀況:已婚,2009年4月X日到診。

公立醫院診斷右側頭頸、手臂抽搐症

中醫辨證患者日常工作壓力大,睡眠時間不充足,胃口雖正常,但平日大便不暢,自訴手足麻痹,當時見到他不由自主地頭頸向右側擺動,晃動的頻率每分鐘有二十多次,右側的眼、鼻、口亦不斷抽搐,病史半年,到處求醫未見療效,以致無法正常履行公職,被上司調派做勤雜工。

刻下脈細弦、舌淡紅、苔薄白,證屬少陽、太陰合病,熱壅氣鬱,中寒裡虛,治以疏解氣機,溫中補虛,方藥選用〝四逆散〞合〝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生牡蠣、守宮、野葛根,每日飲服,結合針灸治療。半年,頸部抽搐停止,眼鼻口仍有輕微抽搐,治療改為每週針灸一次,日服中藥一劑。10週後基本痊癒,恢復了正常工作。

11年後,再次來覆診,自述多年來身體狀況基本穩定,除右側頸肩輕微抽搐,餘無所苦。這次參加晉升職級考試,希望在考試中有更好表現,故前來調治。雖然相隔十餘年,但取脈、望舌,其脈舌大致如前。脈由細弦脈改變為細緊脈,相信並非其脈底,應是考試在即,心情緊張,兼有肌肉疼痛所致,而肌肉疼痛與其舊病有關。故六經辨證仍屬少陽、太陰合病,治則與前次相同,處方亦為「四逆散」合「甘麥大棗湯」,加石決明、牡蠣、守宮、野葛根。至此,此例病患的處方用藥主要為:北柴胡錢半、白芍三錢、枳實四錢、炙甘草錢半、浮小麥一兩、哈蜜紅棗一粒、生石決明一兩、生牡蠣一兩、守宮半錢、野葛根五錢,每天飲服一劑,

針灸治療:取用十二經絡、任脈、督脈、奇經八脈,多經多穴治療,採用捻轉、提插手法進行補瀉,每三天針灸一次。

至2020年6月23日,覆診,感覺右側神經性抽搐,大便不暢,每二日行一次,脈緩,舌淡紅、苔白,證屬少陽、陽明合病,熱結瘀阻,經絡不暢,以致痙攣,治以疏解氣機,通經活絡,方藥選用「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處方為:北柴胡錢半、黃芩三錢、法半夏四錢、生大黃半錢(後下)、枳實四錢、白芍三錢、乾薑錢半、哈蜜紅棗一粒、桂枝五錢、茯苓四錢、牡丹皮三錢、桃仁三錢,每天服一劑,每週覆診,守方加減,結合針灸,治療至2020年10月某日病癒。

資料提供:編輯室

2021年9月

 

 

趙醫師醫案三:眼瞼抽搐、磨牙聲嘎嘎不斷症

某先生,病歷編號8103XX,出生日期:1953年X月,職業:商人。婚姻狀況:已婚。初次到診日期:2019年9月X日。

患者是一位白手興家的創業型人物,抓準機會,運籌帷幄,生意做到較大規模,生活富足。但他被一個病困擾20多年,寢食不安。病徵是不自覺地不停眨眼,或者閉眼不睜開,臉部表情亦隨之抽搐,磨牙磨到發出嘎嘎響聲,自巳不能控制。這種證狀使人精神疲勞,他每每訴說自已周身病,不停地四出尋醫問藥,醫生、專家見過無數,也無計可施。由朋友介紹到診,當時他精神疲憊,閉目不慾視物,問他飲食起居等項,均為正常,睡眠充足,胃口正常,但面色黃暗無華,自訴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習慣性便秘、帶狀皰疹、濕疹,等等,林林總總,數之不盡,感覺自已渾身上下無一處自在。脈細緊、舌淡無澤,苔白厚,證屬少陽、陽明合病,此病由來已久,究其原因,可能在市場競爭的大風浪中,過度緊張,疲勞,身體失養,血氣鬱滯,中寒裡飲,治以疏通氣血,溫中袪飲,方藥選用「大柴胡湯」合「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飲服,結合針灸治療。

處方用藥:北柴胡二錢、黃芩三錢、法半夏四錢、生大黃一錢(後下)、枳實四錢、白芍三錢、乾薑二錢、紅棗二粒、浮小麥一兩、炙甘草錢半、生石決明一兩、 每日服一劑。每三天復診一次,守方加減用藥治療一個月。期間每三天針灸一次。經過此治療,大便暢通,精神好轉,眼瞼抽搐消失,不過仍有磨牙,次數減少;時不時仍閉目不願睜開。

2019年10月25日,次此覆診,脈細緩、舌淡紅、苔白,證屬太陰病,病情由陽入陰,但證狀減輕,此亦無雖多慮,陽證得解,餘少量病邪轉為陰證,是中虛內飲,當隨證治之。治以溫中袪飲,疏解氣機,方藥選用〝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生牡蠣、玫瑰花、茉莉花、人參花、合歡花、珍珠母、莎苑子飲服。

處方用藥:浮小麥一兩、炙甘草錢半、紅棗二粒、生石決明一兩、生牡蠣、一兩、玫瑰花一錢、茉莉花一錢、人參花半錢、合歡花半錢、珍珠母一兩、莎苑子四錢,每天飲服一劑,連服六天,每三天復診一次,守方加減用藥治療五個月。結合針灸治療。

五個月後,處方改為:吉林長白山人參錢半、霍山金釵石斛二錢、梧州蛤蚧半隻、肉蓯蓉錢半、黑枸杞子半錢、浮小麥一兩、哈蜜紅棗一粒、炙甘草錢半、生石決明一兩、生牡蠣一兩,每週飲服一劑,連服二十劑。

療效跟進治療後精神佳,眼瞼抽搐、磨牙證狀消失,隨訪數月未見病情覆發。

醫囑多食蔬果,戒食辛辣,戒煙戒酒。

附「大柴胡湯」方解:藥味為:北柴胡、黃芩、法半夏、大黃、枳實、白芍、生薑、紅棗。「大柴胡湯」是小柴胡湯去人參、甘草,加大黃,枳實、芍藥而成。以和解為主。而兼瀉下并用的方劑。使少陽、陽明之邪得以雙解。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於2021年9月

人體新器官—經絡

中醫經絡的存在與否,已經由美國的國家科研團隊攻關突破,在2021年4月,國際醫學期刊《循證補充和替代醫學》刊登論文、哈佛大學科學家使用新的顯微技術,首次清晰觀察到沿人體經絡穴位遷移的連續熒光線,認為與中醫的經絡學說高度相似,研究人員據此判定:中醫經絡的確是存在的。正式宣布:〝我們已經證實華夏中醫學的人體經絡學說理論是正確的!〞。美國的科學研究人員在文章中說道:〝長久以來,中醫的經絡系統是否合理,一直是現代醫學質疑的主要對象,我們的研究發現證明,中醫經絡的確是存在的。這將會為未來人類醫學的融合性發展提供必要的理論支撐,將促進中國醫學與世界醫學的結合,產生一個新的醫學紀元!〞

根據美國科研人員論文提供的信息,這個新器官—經絡具有以下5個特性:

第一、充滿液體,其液體在人體內含量極高。

第二、這個新器官可以触及體內的所有組織,也就說可以和全身所有的器 官發生聯系。

第三、此器官非常微小,不易被發現,所以被現代解剖學忽略了近150年,是  由於科學不斷的進步,才被意外發現的。

第四、這個器官有助推動癌症等疑難雜症的治療能力。

第五、這個新器官有緩沖功能,可以保護其它器官。

事實證明,美國科學家新發現的這個新器官的特點,和我們中醫中的經絡學說高度相似,基本符合了傳統經絡學說理論的內容。因此關於經絡到底是什麼,中國的老祖宗早就說了,它是組織液的循環通道。

中醫的經絡學說也具有5大特點:

第一、經絡運轉人體氣血。

第二、經絡聯絡人體臟腑。

第三、經絡無法肉眼直接看見。

第四、經絡傳導人體病情。

第五、經絡保護人體臟腑。

長久以來,西醫否定中醫科學性的重要依據,就是經絡不存在的觀點,今天這觀點被科學證實了。這無疑是2021年醫學界最為重大的理論實證,也將帶來極為重大的意義。

趙生健康網編輯室整理

2021年9月

經方大師胡希恕講《傷寒論》

《傷寒論》第一百七十七條原文:

「傷寒脈結代,心動悸,炙甘草湯主之。」

炙甘草湯方

甘草 四兩(炙) 生薑 三兩(切) 人參二兩  生地黃 一斤  桂枝 三兩(去皮)  阿膠 二兩  麥門冬 半升(去心) 麻仁 半升  大棗 三十枚(擘)

上九味,以清酒七升,水八升,先煮八味,取三升,去滓,內膠,烊消盡,溫服一升,日三服。

胡希恕講解:這個「脈結代」,不一定要用炙甘草湯,但是「心動悸」,血不足以養心,則心動悸,真正由於虛,由於陰虛了,可以用炙甘草湯。有些結代脈,如抵當湯,脈沉結,沉脈中見結,沉脈有時停下下,實證裡頭有很多是瘀血證,反倒用下劑。

可是實證沒有心動悸,如果心動悸相當厲害,動悸是驚恐的意思,這時炙甘草湯是有作用的。

此方是桂枝湯去芍藥,裡面有桂枝、生薑、大棗、甘草,另加些滋陰藥阿膠、麥冬、麻仁、地黃,同時加人參健胃。所以生血生津液,胃要是壞了是不行的。而且方名也給我們個啓示。生地用一斤,麥冬半升,都是大量,不說生地麥冬湯而說炙甘草湯,炙草不過四兩,為什麼?甘能養脾,古人認為是甘藥都是健胃的,這裡滋陰藥皆為甘藥,尤其麥冬,麥冬湯有健胃作用。

這(個)方主要是健其胃氣為本的,尤其陰分太虛了,當然也給滋陰藥,桂枝外調營衛,此方主要內滋陰津液,然後健其胃氣,這是一種治血虛、脈結代的正法,不健胃是不行的。

後世又稱復脈湯,是錯的,真正脈要是絕,只能用通脈四逆湯,此方復不了脈。此方是治脈結代,出現間歇(指脈象),復間歇可以,不是脈沒有了。真正到了心臟衰了,此方寒性藥用不得。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7月

胃痛-幽門螺旋桿菌

  幽門螺旋桿菌,是一種生長在胃黏膜表面的細菌,它甚至能夠穿透胃黏膜,藏身深處躲避胃酸的殺傷力,在胃部引起發炎胃痛。

  中醫有很好的治療方法,並且完全使用草本植物,具有安全和療效長久的優點。常用方劑:半夏瀉心湯。方中七味藥:法半夏,乾薑,人參,大棗,甘草,黃芩,黃連。可按臨床症候加蒼朮,木香,不要看簡簡單單一個方劑,妙用無窮呢。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10月

動物越大,心跳越慢

  通常動物越大,心跳越慢。鯨魚同人類一樣以心跳和血管共振的方式傳送血液,牠們心跳每分鐘大約20多下,大象是每分鐘30多下。人類每分鐘心跳60~100,大部分在60~80之間。這裡出現一種叫做循環共振頻率,通常動物越大,頻率越低。好比大提琴發出低音,中提琴發出中頻率的樂音,小提琴發出高頻尖細的樂音。

  由於動物生理結構的奧妙,鯨魚心跳得比較慢,它的聽力就可以聽到更低的聲音,只有能聽到低音,動物才會發出低音,聽不見就無法用低音溝通,所以鯨魚溝通是用很低的頻率,它們同類之間聽得很清楚,人類卻無法聽到。大象也有類似的特徵。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9月

支氣管癌—葶藶大棗瀉肺湯

支氣管癌—葶藶大棗瀉肺湯 

杜先生,病歷編號80828X,出生日期:1944年6月,住址:九龍觀塘麗港城,職業:退休,婚姻狀況:已婚。2015年8月3日到診。

病癥杜先生,病歷編號80828X,出生日期:1944年6月,住址:九龍觀塘麗港城,職業:退休,婚姻狀況:已婚。2015年8月3日到診。

治則證屬太陽經、少陰經合病,外邪內結,痰飲停滯,瘀阻肺臟脈絡,治以溫陽化飲,袪瘀通絡,方藥選用〝五苓散〞合〝葶藶大棗瀉肺湯〞加蛇莓、守宮、山葡萄根、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石斛飲服,結合針灸治療。

處方(中藥治療):(藥材)豬苓一錢半、澤瀉五錢、桂枝五錢、茯苓四錢、白朮四錢、葶藶子四錢、哈蜜紅棗一粒、蛇莓五錢、守宮半錢、山葡萄根二錢、吉林長白山人參二錢、霍山金釵石斛二錢,每天飲服一劑,連服三十劑。(針灸治療):(穴位)百會、四神聰、上星、印堂、廉泉、承漿、迎香、地倉、頰車、聽宮、曲池、尺澤、外關、合谷、關元、氣海、上脘、血海、足三里、陰陵泉、三陰交,每隔三天針刺一次,共三十次。

療效跟進治療後胸腔積水消失,臨床症狀減輕,繼續治療。

醫話杜先生患支氣管癌,辨經屬太陽經、少陰經合病,外邪內結,瘀積成癌,以方類證,選用〝五苓散〞合〝葶藶大棗瀉肺湯〞溫陽化飲,清肺強心;蛇莓、守宮、山葡萄根清解癌毒;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石斛,提高自身免疫功能,阻止癌細胞擴散,結合針灸治療,功效顯著。

醫囑均衡飲食,多吃蔬果,戒煙戒酒,戒食辛辣、肥膩食物,原方予三十劑,每天飲服一劑,一個月後復診。

(醫案中病人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住址均非真實)

文字整理於2016年 2月
資料提供:趙醫師

 

脊骨癌—腰腿痛方

  甄先生,病歷編號80843x,出生日期:1936年x月,住址:九龍啟業村啟泰樓xx室,職業:退休,婚姻狀況:已婚。2015年11月10日到診。

病癥求診者十幾年前已患糖尿病、高血壓,2012年1月經伊利沙伯醫院診斷患晚期前列腺癌,已擴散至脊椎骨,2012年4月,血液檢查前列腺特異抗原(PSA)400ng/ml(正常0–4),經醫院醫生行手術切除兩側睪丸、化療後、口服藥物治療後,經朋友介紹而來求診。當時症狀:右側下背腫脹、劇痛、日常無法彎腰、轉身、躺著睡覺,小便頻數、不暢,精神差,食慾佳,血糖19.8mm0l/L。舌淡紅、苔白,脈細緩。

治則經屬少陰經、太陰經合病,外邪內虛,瘀結成癌,治以化濕驅寒,祛瘀消腫,方藥選用〝腰腿痛方〞合〝甘麥大棗湯〞加正官庄高麗人參、馬鞭草、劉寄奴,結合針灸治療。

處方:(中藥治療):(藥材)當歸片二錢、生地黃三錢、赤芍三錢、丹參三錢、淮牛膝三錢、乳香半錢、沒藥一錢、浮小麥一兩、哈蜜紅棗一粒、炙甘草錢半、正官庄高麗人參半錢、馬鞭草五錢、劉寄奴五錢,每天飲服一劑,連服六十天。(針灸治療):(穴位)百會、四神聰、上星、印堂、迎香、地倉、頰車、聽宮、曲池、尺澤、外關、合谷、關元、氣海、上脘、血海、足三里、陰陵泉、三陰交,每隔二天針刺一次,共針三十次。

療效跟進調治後腰背腫痛消失,血糖8.3mm0l/L,繼續治療。

醫話甄先生患晚期前列腺癌,經手術、化療、口服藥物治療後,症狀未能控制,取用飲服中藥、針灸治療,功效明顯。

醫囑休息,均衡注意飲食,多吃蔬果,戒食辛辣,戒煙戒酒,定時治療。

(醫案中病人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住址均非真實)

文字整理於2016年2月
資料提供:趙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