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馮世綸先生的信

尊敬的馮世綸先生:

  您好!

  我是一名香港執業中醫,年近七十了。學習和臨床應用經方多年。在漫長的工作實踐當中,了解到經方派醫家中一位重要的代表人物-胡希恕先生,在理論研究和臨床實踐上,取得豐碩成果,他的成就對我們有重要的指導作用。由於胡希恕先生對仲景學說的堅定信心,以及殫精竭慮探索研究,向我們展現了經方的可靠性和實用性,振奮了我們作為後學者的信心,甚至可以說哺育了我們的成長。

  成長的路上,我們之所以能夠吸取到胡老學說的精華,首先要感謝的人,就是馮世綸先生您了。馮先生您多年來在繼承胡希恕先生經驗、闡釋弘揚胡老獨特的理論體系方面,做了大量出色的工作,我對先生發自內心的感激和尊敬。

  多年來,馮先生整理的胡希恕經方學說一系列書籍,我每每帶在身旁,捧讀再三,手不釋卷,深感一本《傷寒論》古樸可珍,由於您們的傳承釋義,使我一步步探得仲景心法,一通百通用傷寒。雖與先生素未謀面,每當掩卷深思,感覺似乎與先生神交已久。

  有緣與馮先生的一位年輕學生鍾衛燕醫師共事一段時間,適逢此次鍾衛燕醫師上北京參加學術交流活動,修書一封,托她親自帶給先生您,表達對先生的感謝和敬意。

                           後學者  趙生 上

                           2016年6月 1 日

PSX_20160701_122155

蘭花叢中的銀絲老人

  一位八十歲左右滿頭銀絲的老人被她的女兒攙扶走進診療室,你一定想不到她曾經十年以前就被三叉神經痛困擾尋求過趙醫生治療,並跟趙醫生成為了朋友。一見面,她的女兒就面露焦急的神情,原來這個看似平靜的老人正飽受著三叉神經痛復發的折磨,這次的疼痛比十年前更嚴重。老人的女兒說:“每次看到媽媽疼痛發作難忍的時候,就抱著媽媽一起哭。真希望自己能代替媽媽痛。”趙醫生被她的孝心所打動,幾次變方,只為了更好的緩解老人的疼痛。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老人滿頭的銀絲從未有一毫紊亂。每次針灸後,女兒都仔細的為老人梳好頭。儘管疼痛常使老人面露難色,但老人在等候中也從未有過任何抱怨,氣定神閒,宛如一株蘭花,風姿素雅。

  經過三個月服用中藥和針灸相結合,老人的病情得到緩解,本以為治療會一如既往的進行,老人女兒的電話打破了原本的寧靜。老人因在家不小心跌倒撞到桌子上的水晶果盒。全身再一次疼痛難忍,尤其是三叉神經痛,痛得坐臥不安。女兒焦急的詢問趙醫生可否出診,親自去老人家中治療。本因工作繁忙的趙醫生早已不再出診,但由於老人女兒的一再懇求與惦念老人的近況。趙醫生同趙太一同前往老人的家中。只見老人坐在灑滿陽光的飄窗下,窗邊種著她精心栽培的數十棵蘭花,粉白、嫩紅、姹紫、鵝黃,錯落有致。怪不得老人有如此嫻靜的性情。如花中君子般高潔,淡雅。在蘭花簇擁中,滿頭銀絲襯托著珠玉內蘊的臉龐。“幽蘭生前庭,含薰待清風”。儘管疼痛如此折磨這個耄耋老人,但坐在花叢中的她仍有如此的光輝。當聽到趙醫生來看她,她轉頭望向趙醫生,喃喃道:“醫生,真的是好痛,快救命啊!”果不其然,她的舌象瘀黑,脈搏細弱,因為疼痛而略快,呼吸也變得急促。昨天已經送入急診打止痛針,西醫說,如果疼痛難忍,只好由腦外科切除第7對面神經。常規方法已經不能緩解老人的疼痛,多味中藥只會加重老人的負擔。這個時候用藥的精準,才能“藥到痛除”趙醫生只選擇三味“麝香、野生人參、延胡索”麝香辛香,具有極強的開竅醒神的功效,活血散結止痛配伍辛溫的延胡索治療一身上下的瘀痛。野生人參,大補元氣。諸藥配合氣行血通,僅僅三味藥確能直中病機。耄耋之年的老人飽受著常人難忍的痛苦,但她猶如蘭花般堅毅的性格著實令人動容。

  後來傳來的是,老人疼痛逐漸減輕的好消息。她就如幽谷中的蘭花,散發著淡雅的馨香。那蘭花叢中的銀絲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資料提供:趙醫生

祁蘅迪寫於2016年6月27日

愛是陪伴,是不離不棄的諾言

  婚禮上那句:“無論貧窮或者富有,疾病或者健康,你都願意照顧她,愛她一生一世?”“我願意” 。

  “我願意”,不僅是一句誓言,更成為了因為愛而相隨的印證。人在面對疾病的時候,自己的力量往往很渺小,愛人的關懷,不離不棄才會煥發出新的生機。一位女士,一個不幸而又幸運的人。自1997年結婚,飽受子宮肌瘤的影響,本就是一個內向的人,變得更沉默寡言。月經期出血量多,令她無法正常生活,至於夫妻方面更多難言之隱,她覺得對不起丈夫。更有一次,在某個公共場所的洗手間,她經歷一次大的崩漏出血。當鮮血染紅地板的時候,她驚慌失措,無助地向外面的丈夫求助。他的丈夫毫無怨言地疏導了洗手間的使用者,親自動手默默地擦乾淨了女洗手間。試問,當你患病的時候又有多少人願意不顧外人的閒語,對你不離不棄。本就沒有給丈夫正常生活,還添亂的她變得更戰戰兢兢。從那以後她更害怕一個人去公共場所。

  但身體不會因為你的恐懼而停止變化。雙親因為癌症手術不效而離世,自己也可能因遺傳變得更嚴重。此時子宮肌瘤已經8-9CM,因為持續出血,血色素只有6,再不治療就到了輸血的程度。西醫已經催促她做手術切除子宮。但父母術後仍不治的情景如同噩夢般縈繞在她的腦海。無論如何不敢接受手術。本就沒有給丈夫留下子女,如果再這樣下去,自己離開豈不是留下丈夫一個人。不能因為恐懼就不去看醫生,手術可以延期,但是治療不能後滯。她鼓起勇氣,跟隨丈夫找到了趙醫生,尋求專業的醫學指導。趙醫生被她患病經過打動,更為站在她身旁的丈夫的“溫情與仁義”所感動。希望通過中醫的方法幫助她解除病痛。兩人不時的對視與言語鼓勵讓每個在現場的人為之動容。這樣一對情比金堅,患難與共的夫妻,用行動詮釋著什麼是真愛。這樣不離不棄的相伴比婚禮上的誓言更美。

  趙醫生採用經典方“黃土湯”治療。重用阿膠,配合止血的仙鶴草,地榆,加入溫中滋液益血的正官莊高麗參。使全方巧妙地暗合四逆加人參湯的方義(去用治寒斂上逆的乾薑),治療後患者面色明顯改善,出血減少。血色素逐漸上升。精神狀態也比初診好很多,克服了內心的恐懼,看起來人也熠熠生輝。

  真愛的諾言需要一生去守候,何其幸。

 

資料提供:趙醫生
祁蘅迪寫於2016年5月20日

自信的笑容是最美的弧線

  初見李小姐,你會覺得這是一個羞澀的女子,右邊臉被頭髮遮住,頭略低。1988年出生的女性,正值最美的年齡,本當笑靨如花,為何低著頭,愁眉不展。坐在診療椅上,當她訴說自己的患病經過時,你會隱藏不住驚奇:她的右邊半個臉是向裡凹陷的,嘴角向上提拉的時候,右邊臉彷彿縮成一團,沒有肌肉覆蓋的感覺。怪不得候診的時候她低著頭,沒有一絲笑容。設想如果她笑起來,可能真的會嚇到人吧。臉上現出一個凹陷的黑色漩渦,可能真的會嚇到人吧。她用很輕的聲音訴說她的患病經過,趙醫生靜靜地聽著:2002年6月她發現右側臉部感覺變得有點異常,用手觸摸時有麻痹感,隨著時間推移,患處不斷增大和變硬,本來性格開朗的她變得沉鬱少言。她多次尋求皮膚專科治療沒有好轉,反而近三年病情逐漸加重。表層皮膚變黑變硬,甚至臉肌萎縮,右側臉形成一個小凹窩。四處尋醫,最終在九龍藍田皮膚診所醫生給她取皮膚組織作細胞檢驗,診斷為硬皮症。醫生無奈的告訴她目前沒有理想的方法治愈。經過朋友介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於2016年1月16日尋求趙醫生治療。趙醫生通過四診合參,六經辯證,辨患者為硬皮症,屬少陰經與厥陰經合病,採用中藥配合針灸治療。藥方選擇趙醫生獨創“硬皮症方”,方里的太子參、山茱萸、生鱉甲、生牡蠣等藥軟化皮膚;守宮,牡丹皮,甘肅芪,當歸,川芎活血通絡。配合針灸十二經要穴治療,尤其對臉部患處刺激,使其生肌活膚。

  患者接受治療一個月左右,面部肌肉逐漸生長出來,右側萎縮的面積縮小。有一次患者的姐姐陪伴她來看病,趙醫生說:“我都有點分不出你們姐妹倆了啦!” 這一刻,看到李小姐嘴角重新泛起了笑容 ,那種自信的微笑再次回到了她的臉上。姐妹倆都笑了,或許真正經歷過苦難的人,重新擁有自信才會那麼美。她的笑容化作一道最美的弧線深深地印在我的心裡。

 

資料提供:趙醫生
祁蘅迪寫於2016年4月25日

一個充滿陽光的下午

  一個充滿陽光的午後,門口進來了一個用手捂著臉,面露難色的中年女性,兩邊扶著她進來的一男一女,一進門便詢問:“趙醫生在這裡嗎?預約了看醫生。”我讓他們先坐下來等等。心中劃了無數個問號,究竟什麼病會讓人痛成這樣?竟連說話、走路都要用手捂著臉?帶著這樣的疑惑,我走進了趙醫生的診療室。

  看到坐在診療椅上的患者連說話的力氣彷彿都沒有,旁邊的一男一女自稱是她的一對兒女,訴說著患者的情況:女患者67歲,是慈雲山邨一名清潔工,2014年患上左側三叉神經痛,兩年來反复發作,冬季尤甚,服食止痛藥,效果不理想。近兩週左側三叉神經痛加重,疼痛劇烈到左眼流眼淚,需要用手捂住臉部疼痛才能稍微緩解,夜晚入睡,痛醒數次。近日在伊麗莎白醫院、將軍澳醫院和聯合醫院一共處方5種止痛藥給她,但是仍痛甚。患者自訴,每分每秒都是煎熬,甚至到醫院急診打止痛針也沒有太大的療效。子女說走投無路,在網上找到了“趙生健康網”得知趙醫生曾經治療過三叉神經痛,才重燃希望。

  趙醫生讓患者伸出舌,只見舌苔白厚。說道:“患者吃了太多的止痛藥,腸胃紊亂。”再仔細詢問,確是大便不正常,食慾不振。趙醫生對患者兒子說:“她吃了太多的西藥,胃腸功能已經紊亂,看看針灸結合吃中藥能否緩解一些疼痛,減少吃一些止痛藥,減輕胃腸道負擔。”因為疼痛不適,脈搏稍弦緊数。趙醫生六經辨證為太陰經與少陽經合病,氣滯血阻。選用“甘麥大棗湯”為主方,人的痛覺為中樞神經控制,用甘麥大棗湯減輕大腦對疼痛的反饋,並加入生石決明,生牡蠣,珍珠母,生龍骨抗痙安神。浙貝母,延胡索,肉桂粉消腫止痛。尤其加入趙醫生治療三叉神經痛的特色藥僵蠶,白附子,守宮,通經走窜,牽正面部神經。神經疼痛針灸治療是效果縣著的,趙醫生採用“通行十二經絡”的治療方法。尤其在三叉神經的神經分區,著重疼痛點的刺激。神奇的是,在患者接受針灸的20分鐘內,不會像剛進入診室那樣急躁,反而顯得面色平靜,呼吸平穩。按照醫囑,首次服藥,每天飲兩劑,三天針灸一次。服用中藥兩週,結合針灸治療,疼痛緩解顯著。

  3月19日,患者感覺頭暈,偏頭痛。複診時,舌象已有明顯改善,舌質淡紅,苔略白膩,三叉神經以疼痛難忍為主,趙醫生考慮是高血壓引起。BP:162/106,174/105。故在原方的基礎上加夏枯草,益母草,豨簽草三味降血壓的中藥。另外加入野天麻,熄風止痉,止痛定暈。患者繼續服藥。

  3月29日,三診。BP139/83,血壓已經恢復正常,頭暈頭痛得到改善。西醫止痛藥也減量服用。患者及子女都很欣喜療效之快。三診時,趙醫生選用“四逆湯”合“甘麥大棗湯”宣通氣血,鎮靜安神。去僵蠶。留用白附子,守宮,另外加夜交藤,改善患者由於長期疼痛而帶來的睡眠不佳的情況。

  或許這就是醫生的使命,能幫助患者及家人減輕痛苦,望著一家人遠去的背影,心中的責任也感油然而生。

 

資料提供:趙醫生

祁蘅迪寫於2016年4月2日

適症用之  應手奏效

  —————甘麥大棗湯與甲亢方合用辯治氣癭(甲狀腺亢進)

  筆者最近將會參加一個專業進修課程“化驗診斷學”,內容屬於西醫範疇,授課講師是西醫專家教授。我頗期待這次機會,對我來說,這是一次中西醫學共融一體的淬煉,讓自己回回爐,敲打敲打,醫療技術更精益求精。

  開課之前,思緒浮想到西方醫學,他們提倡循證醫學,屢屢向中醫界發出呼聲,震聾發聵,這與中醫的辯證施治,以療效佐證其科學性,有沒有矛盾呢?依我看,沒有矛盾,甚至還見異曲同工之妙。

  我踐行中醫經方多年,它的特點主要是依據症狀反應,找出治療規律。經方大師胡希恕指出:“於患者機體的症候反應上,探索治病的方法。”這是中醫科學性的一面。在這裡我樂意將自己的臨床探索與大家分享一下。不久之前曾經先後接手三宗氣癭症,用大家耳熟能詳的說法,叫做“甲狀腺功能亢進”。此為西醫專業病名,中醫叫做氣癭。第一宗,病例編號8084XX,姓名:周XX,性別:男,年齡60歲。病人初診時,甲狀腺腫大明顯(俗稱大頸泡),右眼眼球突出,血液檢查T3(游離亞甲狀腺素)高於正常值;T4(游離甲狀腺素)高於正常值,TSH(促甲狀腺激素)低於正常值;心律不整,自覺心慌心悸,多汗,煩躁易怒,睡眠差,血壓偏高。舌淡紅,苔薄白,脈細緊。六經辯證屬太陰經病,以方類症,用“甘麥大棗湯”合“甲亢方”配合針灸進行治療。“甲亢方”是一條時方,為何經方配時方共用呢?因為治病要知常達變。“甲亢方”乃當今中醫泰斗鄧鐵濤老教授的驗方,對甲狀腺亢進有良好療效。服用上方兩週後,患者甲狀腺腫脹明顯消減,仍覺心悸多汗,上方加一味黃芪,固表益氣斂汗,調整心律,六劑之後心悸減輕;守方再服,半個月後心率恢復正常。治療三個半月,甲狀腺腫全消,T3,T4,TSH恢復正常,諸症癒,右眼球凸出獲得五成改善,唯右眼視物仍見輕微重影。

  第二宗,病例編號:8082XX,姓名:柯XX,性別:男,年齡:40歲。患者甲狀腺腫大,已接受西藥治療十多年,目前兩眼球明顯前凸,自覺心跳不適,視物重影,血液T3,T4高於正常值。西醫建議飲服放射性碘治療,病人因害怕副作用,轉而尋求中醫治理。病人脈細緊,舌淡紅,苔薄白,六經辨證屬於少陽經和太陰經合病。處方“甘麥大棗湯”合“甲亢方”,加一味生石決明。服藥後症狀開始改善,可惜病人未能按時前來複診,治療斷斷續續,再因眼球凸出而淚水滲出不受控,在前方中加一味“路路通”,以通絡利水,除濕明目。如是者隨症加減,前後共治療7個月時間,所有症狀基本消失,不再需要服西藥。視力亦無異常,外觀上眼球凸出改善三分之二。

  第三宗,病例編號:8026XX,姓名:李XX,性別:女,年齡:14歲。病者是一名學生。甲狀腺腫大,致令穿校服繫領扣都有困難。經西醫治療,T3,T4高,TSH低,訴說呼吸不暢順,吞咽困難。當時西醫已經建議以外科手術將甲狀腺全部切除。由於病人是14歲的女孩子,擔心手術後可能終生服用甲狀腺素補充劑,影響生育、心血管等等副作用,故前來看中醫。經過詳細詢問之後,知其呼吸困難是指有時趕時間上學,跑步或急步趕路,感覺透不過氣,吃飯感覺吞不下飯,以喝粥代替。抽絲剝繭,仔細觀察,似乎兼有情緒不穩的因素,而甲狀腺功能尚不至於糟糕到全部切除的情況。臨床見汗多,雙手震顫,心跳偏快(130次/每分鐘)舌紅,苔白,六經辨證屬太陰經與少陽經合病,處方“甘麥大棗湯”合“甲亢方”加夏枯草、桔梗,宣散消腫,並配合針灸治療。歷經三個月,甲狀腺腫消退,心跳恢復正常,呼吸,吃飯吞咽正常。不需要手術切除甲狀腺。

  綜合上述三例,皆用“甘麥大棗湯”配合“甲亢方”。藥材:炙甘草、浮小麥、紅棗、太子參、玄參、麥冬、五味子、浙貝母、生牡蠣、山慈菇。方解:炙甘草、浮小麥、紅棗和中緩急,寧神安躁;太子參、麥冬、玄參益氣和陰;浙貝母、生牡蠣消腫散結,化痰瘀;五味子與甘草配伍,滋陰收斂,調整免疫功能之效;山慈菇散腫消癰。臨床上活用經方、時方,適症用之,每每應手奏效。西醫與中醫治病,異曲同工也。

 

資料來源:趙醫師

整理於:2016年3月25日

女不孕男不育

  2015年4月,一對適齡生育的夫婦前來求診。丈夫陳先生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做零售小生意;妻子原籍廣東台山,聽口音為新來港人士。婚後一直共同生活。於2013年1月第一次妊娠,經香港養和醫院婦產科醫生檢查,得出一個失望的結果:他們所懷上的並非一個正常的胚胎,子宮腔內只有胎盤而沒有生命存在。診斷書上只說:不明原因的懷孕不成功。醫生用手術將胎盤刮出。2014年6月,經養和醫院婦產科醫生診斷再次懷孕,已經七周,但是與頭一次相同,只有胎盤,沒有胎兒在內,再次刮宮。經過親人介紹前來求診。

  對於這類患者,我安排男女雙方均接受服藥和針灸治療,分流同步進行。在這個病例中,女的症屬沖任失調,脈細緩,舌淡紅,苔薄白,少陽經與少陰經合病。倘若女性體虛,沖任失調,導致其某種生殖激素水平升高,妊娠機會就會下降,如果該生殖激素大於某一個數值,妊娠率可以為零。對於這種情況,西醫可以測得數據。

  對於女性患者,分兩階段調治。準備懷孕階段,用四逆散宣通氣血;重用人參和鹿胎益氣養血,補益培本。(鹿胎入心、肺、腎三經,有激素樣作用,還有抗感染作用,治療卵巢功能不足所致不孕症有良效。)又佐以菟絲子、莎苑子、茺蔚子、覆盆子、枸杞子諸藥協調沖任。同時施以多經絡多穴位針灸,以任督二脈,帶脈為主要施針經穴。

  兩個多月後,有孕。在妊娠早期,仍處以前方為主,偶見輕微出血,以前方加仙鶴草、地榆,復以黃芩安胎。妊娠嘔吐,予以乾姜人參半夏湯、橘皮竹茹湯、旋覆代赭湯。孕婦有時出現宮縮加快,這時有導致流產的危險,處以甘麥大棗湯加紫石英,減慢宮縮。

  經過調治,孕婦終能順利分娩。

  對男士的治則,是壯陽益腎,生精補髓。其人略顯羸弱,神疲,觀其坐姿,見筋骨痿軟。初診脈細緩、略緊,舌淡紅,苔薄白,予甘草附子湯(少陰經方)伍鎖陽,枸杞子,淫羊藿,首烏,黃精,補益培本,6劑,配合多經絡多穴位針灸。

  再診,延用上方。前後四次,守方未改,均予6劑。針灸配合。又見脈細緩,舌淡紅,苔薄白,改用人參,鹿尾巴。佐以巴戟,韭子,葫蘆巴,淫羊藿,枸杞子,莎苑子,菟絲子,鎖陽,黃精,添精固腎,6劑。如此守方五次,妻子有孕。

 

資料來源:趙醫師

整理於:2016年3月12日

支氣管癌—葶藶大棗瀉肺湯

支氣管癌—葶藶大棗瀉肺湯 

杜先生,病歷編號80828X,出生日期:1944年6月,住址:九龍觀塘麗港城,職業:退休,婚姻狀況:已婚。2015年8月3日到診。

病癥杜先生,病歷編號80828X,出生日期:1944年6月,住址:九龍觀塘麗港城,職業:退休,婚姻狀況:已婚。2015年8月3日到診。

治則證屬太陽經、少陰經合病,外邪內結,痰飲停滯,瘀阻肺臟脈絡,治以溫陽化飲,袪瘀通絡,方藥選用〝五苓散〞合〝葶藶大棗瀉肺湯〞加蛇莓、守宮、山葡萄根、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石斛飲服,結合針灸治療。

處方(中藥治療):(藥材)豬苓一錢半、澤瀉五錢、桂枝五錢、茯苓四錢、白朮四錢、葶藶子四錢、哈蜜紅棗一粒、蛇莓五錢、守宮半錢、山葡萄根二錢、吉林長白山人參二錢、霍山金釵石斛二錢,每天飲服一劑,連服三十劑。(針灸治療):(穴位)百會、四神聰、上星、印堂、廉泉、承漿、迎香、地倉、頰車、聽宮、曲池、尺澤、外關、合谷、關元、氣海、上脘、血海、足三里、陰陵泉、三陰交,每隔三天針刺一次,共三十次。

療效跟進治療後胸腔積水消失,臨床症狀減輕,繼續治療。

醫話杜先生患支氣管癌,辨經屬太陽經、少陰經合病,外邪內結,瘀積成癌,以方類證,選用〝五苓散〞合〝葶藶大棗瀉肺湯〞溫陽化飲,清肺強心;蛇莓、守宮、山葡萄根清解癌毒;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石斛,提高自身免疫功能,阻止癌細胞擴散,結合針灸治療,功效顯著。

醫囑均衡飲食,多吃蔬果,戒煙戒酒,戒食辛辣、肥膩食物,原方予三十劑,每天飲服一劑,一個月後復診。

(醫案中病人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住址均非真實)

文字整理於2016年 2月
資料提供:趙醫師

 

河北姑娘來港尋醫問藥,重拾希望

  高小姐,年齡29歲,北方人(河北任丘市人)跟隨丈夫居住在海南。於2015年6月因持續兩個月下腹部脹痛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海南分院檢查,患者10余年前曾做過闌尾炎切除術,經檢查盆腔內可見多房性包塊,大小為17.9cmx11.0cmx14.9cm。送檢至北京協和醫院病理確診為(左卵巢)交界性粘液性囊腺瘤。交界性黏液性囊腺瘤 治療以手術為主,術後輔以化療。由於患者年齡尚輕,未孕產。建議接受腫瘤切除術。術後腫瘤再生,左下腹部疼痛嚴重。患者拒絕化療,多次去北京探訪名醫,均無效。經親人介紹尋求趙醫生治療。趙醫生熟讀經方,重視六經辨證理論。認為患者為太陽經與少陽經合病,選擇宣通氣血的名方“四逆散”合《金匱要略》主治婦人腹痛的“桂枝茯苓丸”治療患者左側的卵巢瘤。加守宮,蛇莓,淮牛膝。守宮治療腫塊粘連性疾病,蟲類藥,祛瘀走竄。蛇莓有活血散瘀、治腫抗癌作用。淮牛膝引藥下行,使惡血有路可排。

  在飲中藥同時配合針灸治療,趙醫生采用十二經、任脈、督脈多穴位治療,疏通氣機,活血通絡。並在病灶局部施針,破惡血,消腫塊。

  患者2月6日首診,過年帶藥服用10劑,2月15日復診。患者口述左下腹部的疼痛明顯減輕,醫生手觸診,摸到包塊變小。患者稱自己在海南,河北,北京尋訪名醫,吃藥後都沒有在趙醫生治療後效果明顯。對於未來的治療很有信心。再次帶藥45劑。趙醫生醫囑第一個月每日一劑,第二個月隔日一劑。2個月後帶影像檢查報告,復診。看著患者臉上重燃治療的喜悅,對未來的憧憬。唯有祝她身體早日康復!

 

  

資料提供:趙醫師

資料整理:JUDY

2016年2月26日

醫師手記——中風病案一則

  2015年,秋天。一個微雨的夜晚,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走到街口轉角處,見雨停了,抖一抖雨傘上的水珠,把傘收起,一抬頭,有張依稀相識的臉孔正好和我打了個照面,對方是個年輕人,他見到我,一抹巧遇的欣喜從臉上掠過,急忙喊了一聲:「醫生,還記得我嗎?」我回答:「記得。」不久前,我曾經給他治病。他駐足在街旁,指著前面一家私立醫院,用詢問的語氣說:「我母親最近中風了,就住在這家醫院,所幸目前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住私家醫院,醫療費用負擔挺重的。想請教您,治中風病,中醫治療效果好不好?」經過瞭解,那位病人目前神智清醒,腦溢血情況穩定下來,但是半身不遂,言語不清,能夠食流質,能夠大小便。當時我回答他,中醫治療效果會很好,我能治好這個病。他聽了之后表情喜出望外。

  三天後,年輕人推着輪椅將母親送到我的診所來。那天是2015年10月25日。

  他們帶來私家醫院檢查結果,CT顯示:左腦腦血管溢血,形成一個2.6cm X 1.4cm x 2.5cm 的瘀塊;右腦有舊的腦溢血在基底中樞神經;腦前頁也有細小的慢性缺血性斑點。

  臨床體徵:右側上下肢無力,半身不遂,右臉肌肉萎縮,右臉和右手感覺差。

  中醫四診(望聞問切):患者表情呆滯,言語遲頓,舌淡紅,苔薄白,脈細緩。

  首診辨證:用六經辯證法,屬太陽經、陽明經、少陰經合病。外邪內風所致。

  處方:小續命湯加大黃,僵蠶。六劑,每日服一劑。

  同時每三天施以一次多經絡多穴位針灸。

  二診:脈像、舌像基本如前,病情穩定,但是大便不暢。

  處方:桂枝加黃芪湯合甘麥大棗湯加石決明,生牡蠣,大黃,僵蠶。六劑,日服一劑。

  多經絡多穴位針灸如前。

  三診:患者語言能力開始改善,扶著拐杖可以自己行動,睡眠可。延用上方,六劑。

  繼續針灸。

  第四診:仍見外邪內虛,處方延用上方加地龍乾。繼續針灸治療。囑每星期來復診。

  以後陰經病逐漸轉向陽經,病情明顯好轉。處方用上方去石決明、牡蠣,加穿山龍,守宮。以此法治療三個月,病人半身不遂基本上痊癒,不用拐杖行走,面部感覺恢復,左右臉基本對稱,語言流利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病人和家屬滿意療效。

  可喜的是,病人選擇了中醫,實屬明智,享用到私家醫生服務的方便貼心,醫療費用也得以節省。

  趙醫師

  2016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