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7, 2022

桂枝湯證

一、桂枝湯證—胡希恕病案

  外感發燒不退——桂枝湯

熊某,女,56歲,1964年8月20日初診。3個月來,每日下午3-5點發熱,兩臂肘發緊,肩背拘急熱後汗出,舌苔薄白潤,脈緩,給服桂枝湯:桂枝9克,白芍9克,生薑9克,大棗4粒,炙甘草6克。結果:服2劑而解。

資料來自:經方大師胡希恕醫案

2022年1月

感冒發熱一周不退——桂枝湯

賀某,男,8歲,1965年10月23日初診。外感發熱一周不退,每日上午11:30出現發熱(體淂溫38℃左右),汗出,12:00後熱自退,飲食、精神均好,大便隔日一行,他無不適,舌苦白潤,脈虛數。證屬太陽之表虛證,主灰在營衛失調,治以調和營衛,與桂枝湯:桂枝9克,白芍9克,生薑9克,大棗4粒,炙甘草6克。結果:上藥服2劑,上午已無發熱,下午1:00後尚有低熱(37.2℃—37.5℃),舌苔薄黃,脈稍數。繼與桂枝合小柴胡加生石膏湯,服3劑,諸症解。

資料來自:經方大師胡希恕醫案

2022年1月

風寒感冒——桂枝湯

謝某,女,51歲,2004年9;月26日初診。雨淋後,發熱(38.6℃),惡寒,頭劇痛,全身酸脹、疼痛,鼻流清漾。涕,經西醫治療一周後,仍低熱(37.5℃),且汗出惡風,動則汗出明顯,頭隱隱作痛,鼻流清滾涕遇風寒加重,舌苔白,脈浮弱。西醫診斷為上呼吸逃感染,中醫辨證為:證屬太陽表虛中風證,與桂枝湯:桂枝9克,白芍9克,生姜9克,大棗4粒,炙甘草6克。結果:服1劑藥後,體溫降至正常,又繼服2劑,症已。

資料來自:經方大師胡希恕醫案

2022年1月

二、桂枝湯證—趙醫師病案

腕管綜合症——桂枝湯

腕管綜合症,是指人體手腕之管道中的正中神經,控制人體的拇指、食指、中指及半邊無名指的觸覺,經由此通道而傳遞給大腦。病因是經常過度用力而轉動手腕,導致手腕的肌腱和韌帶之間的空間收窄,壓住神經線,神經線被擠壓時手指的肌腱發炎、腫脹,因而拇指、中指或半截無名指便會出現麻痹、疼痛。可以說,也是一種常見的職業病,通常患有此病的人士,多數是長期使用電腦和操作滑鼠,因此又稱為「電腦的滑鼠手」。

病例:練女士,生於1966年,已婚,廣告公司秘書,到診時間:2009年7月某日,自叙出現胸椎、腰椎部位劇痛,右手拇指、食指、中指及半邊無名指麻痹、疼痛,因而影響夜間睡眠,日間無法操縱電腦,經神經科醫生診斷患上腕管綜合症,需要作手術治療,患者對手術缺乏信心,怕有開刀後遺證。故選用中醫藥治療,飲食正常,大便每天2至3次、小便正常,脈細緩,舌淡紅,苔薄白,證屬太陽、太陰經合病,營衛失調,外邪內濕,濕困傷筋損絡,治以調和營衛,溫中袪濕,方藥選用〝桂枝湯〞加茯苓、白朮、熟附子、黨參、守宮飲服,結合針灸,治療十周,病痊癒,至今未見病症覆發。

資料提供:編輯室

2022年1月

陰道、肛門尖銳濕疣—桂枝湯

李女士,生於1990年,文員,已婚。2021年10月某日到診,經西醫診斷患陰道、肛門尖銳濕疣。 中醫辨證:患者陰道、肛門出現尖銳濕疣,陰道壁紅腫、充血、分泌物多、味臭,經期規律,經血量正常,精神疲倦,食慾尚可,睡眠差,二便正常,舌淡紅、苔薄白,脈細緩,證屬太陽、陽明經合病,營衛失調,濕熱下注,治以調和營衛,袪濕解毒,方藥選用〝桂枝湯〞合〝薏苡附子敗醬散〞飲服,每天一劑,連服六天,每三天復診一次,守方加減用藥三十天,針灸治療:取用十二經絡、督脈、任脈、奇經八脈,多經多穴,並用捻轉及提插手法,每三天針炙一次,連針十次。醫囑:均衡飲食,注意個人衛生,治療期間嚴禁性生活。治療後病癒。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2年1月

口腔尖銳濕疣—桂枝湯

何女士,生於1983年,保險從業員,已婚,2021年11月某日到診。經西醫診斷,患口腔尖銳濕疣。中醫辨證:患者口腔壁潰瘍、紅腫、充血、舌體邊長滿尖銳濕疣,自汗,身材偏肥,精神尚可,食慾正常,睡眠差,二便正常,舌淡紅、苔薄黃,脈緩,證屬太陽、陽明經合病,外毒內侵,濕熱內積,治以解外托毒,清利濕熱,方藥選用〝桂枝湯〞合〝薏苡附子敗醬散〞加生北芪飲服,守方加減用藥,治療三十天,結合針灸,病癒。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2年1月

三、 桂枝湯證——曹穎甫醫案

曹穎甫師講授   姜佐景筆記

曹穎甫師曰 我治一湖北人葉君,住霞飛路霞飛坊。大暑之夜,游大世界屋頂花園,披襟當風,兼進冷飲。當時甚為愉快,覺南面王不易也。頃之,覺惡寒頭痛,急急回家,伏枕而睡。適有友人來訪,乃強起坐中—庭,相與周旋。夜闌客去,背益寒,頭痛更甚。自作紫蘇、生薑服之,得微汗,但不解。次早乞診,病者被扶至樓下,即急呼閉戶,且吐綠色痰濁甚多。其身無汗,頭汗不多,兩手臂出汗,撫之潮。

蓋系冰飲釀成也。隨疏方用:

桂枝四錢 白芍三錢 甘草錢半 生薑五片 大棗七枚

浮萍三錢(加浮萍者,因其身無汗、頭汗不多故也)

次日,未請復診。某夕值於途,葉君拱手謝曰:前病承一診而愈,先生之術,可謂神矣!

姜佐景按  一病一證之成,其病因每不一而足。本案示”風”之外,更有”冷飲”是也。外為風襲,內為飲遏,所謂表裡兩病。是猶國家不幸,外有強鄰之侵,內有異黨之擾,兩相牽制,證情雜矣。

本案見證較前多一"吐"字,可見病人之證隨時變化,決不就吾醫書之軌範。而用藥可加減,又豈非吾醫者之權衡?觀本方用生薑五片可知矣。

曹穎甫曰  此公系同鄉高長佑先生之友。予因治其妻神經病,始識之。蓋其妻飲食如故,但終日歌唱,或達旦不寐。診其脈滑疾。

因用丁甘仁先生法,用豬心一枚剖開,內藏辰砂二錢、甘遂二錢,扎住,向炭爐煨枯,將甘遂、朱砂研成細末。一服而大下,下後安眠,不復歌唱矣。後以十全大補湯收膏調之,精神勝於未病時,附錄之,以資談助。後遷古拔路,今則四五年不見矣。

資料來源: 曹穎甫醫案

2022年1月

葛根湯證

一、曹穎甫醫案

(1) 葛根湯證其一

曹穎甫師曰 「封姓縫匠,病惡寒,遍身無汗,循背脊之筋骨疼痛,不能轉側,脈浮緊。」

余診之曰:此外邪襲於皮毛,故惡寒無汗;況脈浮緊,證屬麻黃;而項背強痛,因邪氣已侵及背輸經絡,比之麻黃證更進一層。宜治以葛根湯。

    葛根五錢   麻黃三錢   桂枝二錢   白芍三錢   甘草二錢   生薑四片   紅棗四枚

方意系借葛根之升提,達水液至皮膚,更佐麻黃之力推運至毛孔之外。兩解肌表,雖與桂枝二麻黃一湯同意,而用卻不同。服後頃刻,覺背內微熱。再服,背汗遂出,次及周身。安睡一宵,病遂告差。

(2) 葛根湯證其二

曹穎甫師曰 「予近日在陜州治夏姓一婦。見之,其證太陽穴劇痛,微惡寒,脈浮緊,口燥。」

予用:

葛根六錢   麻黃二錢   桂枝三錢   白芍三錢   生草一錢   天花粉四錢   棗七枚

按:診病時,已在南歸之前晚,亦未暇問其效否。及明日,其夫送至車站,謂夜得微汗,證已痊愈矣。予蓋因其燥渴,參用栝蔞桂枝湯意。吾願讀經方者,皆當臨證化裁也。

葛根湯方治取效之速,與麻黃湯略同。且此證兼有渴飲者。

【姜佐景按】:本案為吾師所親撰者,竊謹敬照錄,未敢損益毫厘。拜讀再四,乃恍然悟曰:“夏姓婦所病者,即太陽溫病也。”向使吾師用葛根湯原方,未使不可優治之。今更以花粉易生薑,則所謂“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其技之神,嘆觀止矣!

(3) 葛根湯證其三

曹穎甫師曰 「予昔在西門內中醫專校授課,無暇為人治病,故出診之日常少。光華眼鏡公司有袁姓少年,其歲八月,臥病四五日,昏不知人。其兄欲送之歸,延予診視以決之。余往診,日將暮。病者臥榻在樓上,悄無聲息。余就病榻詢之,形無寒熱,項背痛,不能自轉側。診其脈,右三部弦緊而浮,左三部不見浮象,按之則緊。」 

心雖知為太陽傷寒,而左脈不類。時其兄赴樓下取火,少頃至。予曰:“乃弟沉溺於酒色者乎?”其兄曰:“否。惟春間在汕頭一月,聞頗荒唐,宿某妓家,揮金且甚巨。”予曰:“此其是矣。今按其左脈不浮,是陰分不足,不能外應太陽也。然其舌苔必抽心。”視之果然。予用:

葛根二錢   桂枝一錢   麻黃八分   白芍二錢   炙草一錢   紅棗五枚   生薑三片

予微語其兄曰:“服後,微汗出,則愈。若不汗,則非予所敢知也。臨行,予又恐其陰液不足,不能達汗於表,令其藥中加粳米一酒杯,遂返寓。明早,其兄來求複診。予往應之,六脈俱和。詢之,病者曰:“五日不曾熟睡,昨服藥得微汗,不覺睡去。比醒時體,甚舒展,亦不知病於何時去也。”隨請開調理方。予曰:“不須也,靜養二三日足矣。”闻其人七日後,即往漢口經商。

資料來自:《經方實驗錄》曹穎甫著

2022年1月

二、趙醫師醫案

(1) 葛根湯治肩周炎

肩周炎是年齡較大的人之常見病,它是由於圍繞肩關節的軟組織發炎而形成,多發生於五十歲以上的人士,故又名「五十肩」或「凝肩」。真正引發肩周炎的病因不明確,但可能是因肩關節部位退化,或受傷、或勞損引起,亦有些情況與肩部正常活動減少,骨質退化有關。

病案:楊先生,生於1962年,已婚,建築經理,到診日期:2018年7月12日,患高血壓多年,日常需要服食降低血壓藥,近來,右側肩部劇痛,痛至夜間影響睡眠,舉手困難,飲食正常,大小便正常,脈緩,舌紅,苔白,證屬太陽、太陰經合病,營衛失調,外邪內飲,治以調和營衛,溫中袪飲,方藥選用〝葛根湯〞加茯苓、白朮、熟附子,結合針灸治療,處方用藥:

野葛根五錢   炙麻黃二錢   桂枝五錢   白芍三錢   乾姜錢半   哈蜜紅棗一牧   炙甘草錢半   茯苓四錢   白朮五錢   熟附子二錢

每天飲服一劑,結合針灸治療,每周針刺一次,治療十周病癒,至今未見病症覆發。

(2) 葛根湯治強直性脊椎炎

強直性脊椎炎是一種慢性炎症,西醫分科屬風濕科疾病,是由於自身免疫系統失調,影響病人的脊椎關節及骶髂關節。骶髂關節即盆骨與尾龍骨之間的關節,這往往是病人最初發病的地方。發病時,骶髂關節因發炎而被侵蝕,當發炎減退時,骨骼外圍會出現增生,經多次發炎後,新生骨骼形成,神經受壓迫,骨質遭破壞,可因疼痛和行動不便,而嚴重影響生活。

病案:陳先生,生於1992年,未婚,學生,到診日期2017年2月12日,近來出現胸椎部、腰椎部劇痛,影響夜間睡眠,日間課室上課,飲食正常,大小便也正常,脈細緩,舌淡紅,苔薄白,證屬太陽、太陰經合病,營衛失調,外邪內濕,治以調和營衛,溫中袪濕,方藥選用〝葛根湯〞加茯苓、白朮、熟附子,結合針灸治療,處方用藥:

野葛根五錢   炙麻黃二錢   桂枝五錢   白芍三錢   乾姜錢半   哈蜜紅棗一枚   炙甘草錢半   茯苓四錢   白朮五錢   熟附子二錢

每天服一劑,結合針灸治療,每周針刺一次,治療十周後,病症大大減少,睡覺尚可,正常上課。為了鞏固病情,繼續治療十周,處方如下:

正官庄高麗人參半錢   吉林鹿茸片半錢   野葛根五錢   炙麻黃二錢   桂枝五錢   白芍三錢   乾姜錢半   哈蜜紅棗一枚   炙甘草錢半   茯苓四錢   白朮五錢   熟附子二錢

每天服一劑,每周針灸一次,病癒,至今未見病症覆發。

資料提供:編輯室

2022年1月

三、胡希恕醫案

葛根湯治腰痛、腿疼

劉某,男性,49歲,病歷編號5294,1967年7月26日初診。背痛一年,胸椎2至5有壓痛。經拍片證實胸椎8、9、11骨質增生。曾經理療不但無效,而且症狀逐漸加重,出現腰痛、腿疼,無奈找中醫治療。近症:腰背疼痛,不能翻身,頸項發緊、疼痛,不能向右轉頭,不能俯仰,苔白,脈沉。此病表有寒濕,久則陷於陰,為葛根湯加苓朮附證:

葛根12克   麻黃10克   桂枝10克   生薑10克   白芍10克   大棗4粒   炙甘草6克   茯苓10克   蒼朮10克   川附子10克

結果:上藥服3劑疼即大減,增附子為12克、又服3劑,頭左右轉動自如,可以俯仰,深低頭時僅作痛,晨起可以翻身。

資料來自:《經方大師胡希恕醫案》

2022年1月

抗疫湯方

麻黃附子細辛湯應用

麻黃附子細辛湯方:麻黃6克、細辛6克、附子10克。

《傷寒論》第281條:「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欲寐也。」

醫案一:姜佐景醫案—麻黃附子細辛湯治昏睡不醒症

友人周巨中君之二女公子,年三齡。患恙沉迷不醒,手足微厥。余診之,脈微細。承告平日痰多,常有厥意,必劇吐而後快。」

余曰:諾。疏麻黃附子細辛湯加半夏、生薑與之。囑服一劑再商。及次日,周君睹孩精神振作,不覆沉迷。又值大雨滂沱,遂勿覆邀診,仍與原方一劑。

三日往診,手足悉溫,唇口乾燥。

由陰證轉為陽證。余曰:無妨矣。與葛根、花粉、桑葉、菊花輕劑,連服二日,痊愈。

以後余逢小兒患但欲寐者多人,悉以本法加減與之,無不速愈。人見本方藥味之少,竊竊以為怪,是皆未讀經書、未從名師之故也。

醫案二:趙醫師醫案—麻黃附子細辛湯治催乳激素高

催乳激素在人體內的功能很大,包括乳房的發育、骨質密度、性腺激素都跟催乳激素有關,因此在評估男性的造精功能低下、精子少,或者女性月經不來,合併有「乳漏」,則要做催乳激素檢查。催乳激素過高在男性會有精子減少、陽萎、頭痛、骨質疏鬆、視力障礙,在女性會乳房脹大,溢乳,閉經,肥胖等症。

連小姐,生於1978年,未婚,職業文員,初次到診於2018年3月10日,自敘患催乳激素高病,有20年病史,經醫院醫生檢查,無患腦下垂體腫瘤,肥胖,溢奶,心跳快,臉紅,血壓高,血糖高,長期閉經,脈沉弱,舌淡紅,苔少,證屬太陽、少陰合病,外邪裡結,氣滯內飲,治以溫陽解表,疏解氣機,方藥選用〝麻黃附子細辛湯〞合〝苓桂朮甘湯〞加澤瀉、蠶砂。結合針灸治療。處方用藥:炙麻黃錢半、熟附子錢半、細辛根半錢、茯苓四錢、桂枝五錢、白朮五錢、炙甘草錢半、澤瀉五錢、蠶砂四錢,每天飲服一劑結合針灸治療,每隔一周針刺一次。治療至2018年4月28日,來經期,血壓正常,白糖正常,無不舒服臨床證狀,2018年9月1日,血液檢查:CBP(全血計數)正常,Prolactin(催乳激素:3904.19miu/L,(正常值109.82一562.44)。繼續治療至2019年1月5月,血液檢查:Prolactin催乳激素:3183.39miu/L,較上次降低720.80 miu/L,繼續治療,每月經期正常,血壓正常、血糖正常,無不舒服證狀。

醫案三:麻黃附子細辛湯治酣睡症

杭州湯士彥先生作《酣睡篇》曰“稔友林源卿少君,年只四齡。於霉後患症,他無所苦,惟昏迷沉睡,永日不蘇,呼之不應,推之不醒。醫者以積滯挾痰論治,凡三劑,渺效。越日,乃迓彥趨視,曾反覆診察,了無異證。指紋苔色一似常孩,身既不熱,便亦通暢,無痰而不咳,口潤而不飲,呼吸平均,能食知飢。驟視之,蓋與正式之睡眠無以異也。每日惟在侵晨,略有一句鐘短時之清醒,在清醒時,固一毫無疾病之小兒也,呼父呼母,一如平常。遇此,則熟睡如泥,雖簸顛震撼,多方逗引,終無法使之清醒而不睡焉。證象如是,治之奈何?

予意此必濕濁為祟,阻礙機竅所致。蓋濕本陰晦之邪,得穢濁則迷漫散佈,蒙蔽神明,既失清晨于初起,更無形質之可攻,淹綿不去,至為糾纏。法當開上鬱,佐中運,投藿香、木香、蘇葉、薄荷、省頭草、全青蒿、石菖蒲、鬱金、川朴、廣皮、苓塊,送服神香蘇合丸半粒。外更以桂心、附子、淡萸、均姜、白芷、陳艾為末,炒熱,交換以布包熨其腹際上下,取其溫香通調,以助藥勢。

果不須臾,微聞腹中轆轆作鳴,移時,竟漸漸蘇來。家人睹狀,竟欣然色喜。該兒亦咿唔笑語,頓復常態。時方下午,坐伴天明,亦不欲睡,聞街有販賣食物者,且欲購食,因進焦飯煮化之稀粥與之,交午,猶張眸無倦意。詎下午二時後,又頹然入睡鄉去矣。

因再施前法,效稍減。翌日,施之亦然。彼家親友俱竊竊相告,眾口嘵嘵,僉日魅祟。因就卜焉。聆朮者言:鬼凡三,二大一小,小者弱,叱之可去,惟大者悍耳,且皆新市場之梟首鬼也!婦嫗聞之,毛骨悚然,亟焚帛致祭,夜相送,不獲也。乃倩變相羽士數輩(陰陽生),作保福(俗稱拜鬥)而解禳之,鑼鼓喧天,膏粱潑地,鬥室中居然給主事之法師請得杭城所有之土地尊神而來(法師跪念遍城之土地及神名),循序朗誦,鐃鈸相聞,音調別具,亦頗悅耳。最後並以八仙桌高掀,架於二桌之上,作橋形,上更置有預製之紙門一,是為關。法師前導,家人抱病兒隨之,俯首繞桌下凡三匝,卒破其紙門,大呼一切災難盡消滅而去。是役也,所費為十余袁老,歷時可三數小時,而病者矍然起,能言矣,群方詫為神奇。

詎不旋踵,復如故,蓋小兒亦因方才之驚擾使然也,豈真驗乎?時予固在旁,方默籌愈之之道,對於此等胡鬧,只一笑置之,蓋勢然也,習然也,亦無可如何也。翌日,病猶是,復墾設法,乃重聚其家人,更商治策。予曰:迷信種種,殆試遍矣,今請為約,嗣而後惟藥餌為是。

在證象測之,實無大害,當可挽救,且鬱久蒸發,漸見佳象,有由募原中道彌漫及至中下之勢,濕甚生熱,氣窒不宣,脈滯苔黃,更衣不行,煙霧繚繞,可望展舒,無形變為有形。因輕宣以開鬱,芳香而神通,溫運中樞,滲導穢濁,用蘇葉、薄荷、佩蘭、連翹心、石菖蒲、鬱金、木香、枳殼炒黃、川貝、元明粉、栝簍子、六一散。一劑,而大小解瀉如醬色狀,再劑,而睡兼旬之證豁然矣。後以六君加減,調治半月康復。

綜計孩病凡二旬,自六月三十日起,迄七月二十日止,計清醒時平均每日一時半,合計約三十小時,以小兒睡眠十時為衡,每日越睡時凡十二時半,二十日共計越睡時凡二百五十小時,誠一有趣之睡眠病也。”(錄《醫界春秋》五十九期)

讀有趣之醫案,每令人樂而忘倦,余讀本案至“而病者矍然起”能言矣,群方詫為神奇,詎不旋踵,復如故,蓋小兒因方才之驚擾使然也”句,不禁為之捧腹者竟日。

按:本案初起,確屬麻黃附子細辛湯證,故湯熨交施,漸得蘇醒。惜其藥力嫌薄,故醒而又睡。最後苔黃便閉,寒證漸轉熱證,佳象也。湯先生主輕宣以開鬱,是麻黃之任也,主芳香而通神,是細辛之職也,主溫運中樞,是附子之能也,更主滲導穢濁,是臨證所宜加減也。故雖不用經方之藥,確盡合大論之法,退病魔,勝術士,湯先生可謂匠心獨運者矣。

曹穎甫曰  手足厥,但欲寐,全是少陰寒證,以太陽寒水陷入少陰,故宜麻黃附子細辛湯,而於水腫一證尤宜。

編輯室的話:

湯士彥先生的《酣睡篇》,錄下一個病案,是一個有趣的故事。林源卿,四歲,在梅雨季節患下昏迷沉睡之病,「永日不蘇,呼之不應,推之不醒」,醫者以積滯挾痰論治,三劑藥不見效。經反覆診察,無發熱,大小便暢通,無痰咳,不渴,能飲食,驟看就是一位正在睡眠的孩子,可是每日黎明時份他能有一小時的短時間清醒,其他時候全是熟睡如泥,即使顛簸震搖他,多方逗他,也無法使他醒來。

醫師處方開鬱、疏通機竅的內服藥,又加上溫香藥炒熱,以布包好熨其腹部上下,蘇醒了不到一日,又頹然入睡。再試,效又減。親人請來占卜的,作福的,相士法師,鑼鼓喧天,膏粱潑地,小小房子裡竟然請得杭州城所有的土地尊神,誦經作法,鐃鈸齊響,術士大呼小叫,作法「破紙門關」,數小時就花去十幾個銀元。小孩受了驚擾,曾經突然醒了一陣,不久又昏睡過去了。

最後,湯士彥先生獨運匠心地將傷寒大論之心法,化為不是經方卻合符經方內涵的方劑,用於病孩身上,他就是以「麻黃附子細辛湯」的辨證思路,輕宣開鬱,芳香通神,溫運中樞,更加上滲導穢濁,退病魔,勝術士,治好了病孩。

資料提供:編輯室
 2021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