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中醫趣談

經方大師胡希恕講《傷寒論》

《傷寒論》第一百八十條原文:

「陽明之為病,胃家實是也。」

胡希恕講解:我們研究陽明病,就是說是裡陽證了,就是研究病邪充斥於胃的這麼一種病。

實與熱都為陽,所以這就屬於陽明病。那麼我們這一章書就是辨陽明病了。根據陽明病有些不同的來歷,太陽陽明,正陽陽明,少陽陽明。我們這一章,什麼叫陽明病?就是胃家實。

太陽陽明也好,少陽陽明也好,都得有胃家實的這麼一種關鍵的症候才能知道太陽陽明並病、少陽陽明並病,正陽陽明那就不用說了。

要是胃家不實呢?這個實要活看,我剛才說那個按之滿,拒按,疼,就症候上來看,這個就是邪實於胃腸,而發生陽明症候者,就叫胃家實,可以這樣理解。

總而言之,所謂陽明病就是邪充斥於胃腸的這麼一種病。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6月

中醫診斷手法之一「舌診」

第三節

舌形:

  • 芒刺與裂紋。如果舌上有芒刺高凸起,是熱邪內結的現象。熱邪越重芒刺越大越多。舌有裂紋是熱盛,或是血虛而陰不足。舌質色淡,質軟而有裂紋,多數是虛證。
  • 舌胖大,有痰飲或濕熱內蘊。若赤色而腫大滿口的,心脾二經有熱。如果舌色紫暗而腫,可能是酒毒上壅。
  • 癟,舌又薄又瘦為癟,若癟而紅絳,是陰虛熱盛,津液大傷。癟而色晦暗,多數為難治之病。
  • 舌質胖而嬌嫩,屬虛證。舌質堅斂蒼老,舌苔不論白色或灰色,都屬實證。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4月

中醫診斷手法之一「舌診」

第二節

舌色:正常人的舌一般呈淡紅色,表面潤澤。如果舌色出現以下幾種,反映身體或輕或重的病:

1)淡白色。舌色比正常淡的是虛寒證。舌淡,光而無苔,是氣、陰兩虧的徵象。

2)紅絳色。紅色再加深就是絳色。熱邪傳入營份,舌呈絳色;若再入血份,呈深絳色。若上有黃苔,是邪氣還未完全入營份。舌色絳而中心乾,是胃火傷津。舌尖絳紅,是心火盛。絳紅而出現大紅點,是熱毒乘心,絳而光亮,是胃陰傷極。上有黏膩似苔非苔,是中焦胃腸挾有穢濁。

3) 絳紫色,是熱盛傷津,氣血壅滯。絳紫深而遍及全舌,是臟腑極熱。紫色僅見於舌和某一部位,就是該部所屬的經絡鬱熱。

4) 青紫色。寒滯血瘀,若有苔還未至最嚴重,若無苔則是氣血虧極。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4月

中醫診斷手法之一「舌診」

第一節

舌診主要觀察舌質與舌苔。舌質反映內臟的虛實,舌苔揭示病邪的深淺,以及消化、吸收功能。按中醫的說法,病在氣份,舌苔會有異常而舌質沒有異常;病在血份,舌質可見異常,而舌苔無明顯變化。又有,舌質如常,舌苔雖然厚膩汚腐,只是胃腸濁腐穢氣影響。舌質若見異常,底色隱隱仍有現出紅色的,只不過是氣血有滯;如果完全變為乾晦枯萎,癟而無津,就屬病勢嚴重。

舌診要掌握:舌色、舌形、舌態,舌苔有無,舌苔的顏色,舌苔的潤、燥、厚、薄。(詳細內容留在下一節介紹)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4月

IMG_4919

中醫有科學性嗎?

最近從事金融行業的青年才俊,在談論中醫經典《傷寒論》,一百多條治療方劑竟然能倒背如流,六經辨證大綱也熟記於心。又有在大醫院工作的西醫,近期業餘修讀完成大學的中醫課程;也有本身是醫護人員的朋友,感謝中醫用純天然草本藥材為他治好了一些棘手雜症。他們紛紛評價中醫是一套更高級的科學。有感於此,想談一下中醫的科學性。

現代自然科學有物理、化學、生物、天文、氣象、海洋、數碼科技、醫學、甚至天體物理學等等,可是這些和中醫幾乎都不相關聯。中醫作為東方古代的一種半哲學半技術的東西,以它的療效為人熟悉,為百姓支持,一直傳承至今。

今天的人怎樣理解它呢?

以中醫經典著作《傷寒論》舉例,六經八綱辨證這一套獨有的病理生理學大綱,來源於至少逾千年、愈百萬乃至數千萬、不知多少人的親身醫療體驗,由張仲景經過醫療實踐,驗證、提升並創造出一套可行性很高的臨床指南式的理論,當中的數據量可以說大得驚人,是一個海量數據的產物。

六經八綱是指什麼?八綱是陰、陽、表、裏、虛、實、寒、熱。

六經是太陽經、陽明經、少陽經、太陰經、少陰經、厥陰經。

這套治病大綱是經過浩大的資料搜集篩選過程建立的。

一,症狀反應——由原始臨床實驗收集信息,每一次診病的實況記錄,對病狀的詳實描述。

二,效驗方劑——大量診病數據處理後,提取出來的標準治療方法。(古代在造紙技術發明之前,為病人診病用竹簡作記錄,每次用之有效的藥方,該支竹簡會被放入一個竹筐,留下用作研究、使用。不效的藥方則放入另一個筐中,適時丟棄。久而久之,由一筐一筐竹簡積累起來的效驗方劑,為後世醫家使用提供了方便。歷時千年、無數次重覆使用之後,累積的數據量可以說大得驚人。)

在以上兩項進行綜合處理之後,得出大量的方劑與病證互相對應的規律,歸納而產生六經八綱辨證。

六經,借助表、裏、半表半裏的劃分法,分為陽經三組,陰經三組,陽又反映身體機能的旺盛,陰則反映身體機能的沉衰,如此作出定性之下,中醫可以用抽象的維度,為病證作出分層定位。

《傷寒論》也為書中每一條制定的中藥方劑,標明清楚的用量,並指出人的身型體重、體質強弱有別,須因人而異調整用藥份量,但方劑比例不應改變。

這一套綜合集成法,為無數病症制定了可用性很高的治療方法。從定性到定量,一套綜合集成法,經過一千多年的使用,仍然效果顯著,充分體現出它的科學性。值得一提的是,這套理論裡面已經剔除了五行、八卦、運氣等推測與假說。

你怎樣看呢?

資料提供:編輯室

2021年4月

 

星塵系

針灸

針灸,是針法和灸法的總稱。

針法是用金屬製成的針刺入人體的穴位,運用手法調整人體的氣血、新陳代謝、免疫力。灸法是用艾絨搓成艾柱,點燃以溫灼穴位的表面,溫通經脈,調和氣血。針灸是一種「內病外治」的醫術,使陰陽歸於平衡,臟腑功能調和,從而達到防病治病的目的。肥胖症、骨傷痛症、痹症、亞健康調理等,甚至可以通過針灸不藥而癒。

人的身體本身有一套防御和自我恢復系統,平常它正常運作我們就健康活著。當身體患上疾病,你身上的穴位就是驅趕病邪,重建健康之門的鎖,銀針和醫者的手就是開門的鈅匙。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4月21日

Scan03

 

找香港中醫治病有什麼好處?

在國內中醫院裡往往同時提供中醫及西醫服務,或者中醫師可以使用西醫療法。但是香港現時的醫療法規與國內不同,對中醫實行嚴格的監管,不允許中醫使用西醫醫療儀器、藥物、以及化驗檢測手法。中醫師的權限與內地也有所不同。因為這些法規的限制,反而保持了中醫純粹的專業價值、傳統的治療方法。所以香港的中醫有其獨特的價值。依靠望、聞、問、切四診臨床診症,以純粹的中醫技能,例如內服中藥、針灸、骨傷復位,為了保證療效,執業醫師在處方用藥,針灸方面往往下了大力氣,專業水平因而提升。選擇香港中醫服務是無毒、無副作用、非常安全的治療方法,是獲得市場認同的。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4月12日

Scan02

中醫藥快訊

萬物互聯互通的趨勢下,中醫發展將迎來新機遇。

網絡為遠程醫療、遙距診症提供了多種途徑,特別是5G的應用,加大了醫療服務所需要的即時通訊和精準性,待法律和技術問題得到完善之後,網絡上活躍的遙距診療會成為醫療服務的新模式。

目前而言,通過軟件視頻面對面會診已經沒有問題,中醫經典學說「以方類證」的診斷手法,也可以將視像診治過程中,無法進行脈診的局限性減到最低,可應用於遠程辨證。展望未來,如果有一日大數據分析技術將脈象變成可以端對端傳送的信息,就可以遙距診脈了。

一個時代的轉變,將使中醫走得更遠。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於2021年3月

《經方傳真:胡希恕經方理論與實踐》序言

劉渡舟 序

胡希恕先生為全國名醫之一,系經方學派的大師。先生生前與陳慎吾先生為摯友,棋酒吟詠之餘,則以研究仲景之學而共相勸勉。
每當在病房會診,群賢齊集,高手如雲,惟先生能獨排眾議,不但辨證準確無誤,而且立方遣藥,雖寥寥幾味,看之無奇,但效果非凡,常出人意外,此皆得力於仲景之學也。
先生雖年屆八旬,然對來診群眾,無不熱情接待,在為人民服務上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
為了繼承先生的醫績、傳播先生的經驗,其門人馮世綸、張長恩、胡躍、李惠治等整理了先生的醫軼。幾經寒暑,幾經周折,終於寫成了《經方傳真》一書。
全書分析方證特點,並且有例有案,結合實踐,使治病的思想方法,深入淺出躍於紙上,這不但為學習仲景學說開擴了眼界,同時也發展了經方治療的經驗,為研究胡老醫學提供了有利條件。
余不敏,與先生為忘年交,在醫學遇有疑難之處,每向先生請教,而先生必侃侃而談,毫無保留,令我深感難忘。
胡老雖然離開了人世,然此書能風行於世,則胡老之學術思想因青春常在而永傳人間也。
劉渡舟 寫於丁卯年

謝海洲 序

胡希恕老大夫於新中國成立初期曾與陳慎吾老大夫共同約我參與辦學,傳授中醫學術,1952年市衛生局批准作為中醫教育試點,直至1956年北京中醫學院成立,先後培養學員近千人,填補了中醫教育這一階段的空白。
我在此期間與胡、陳二老朝夕與共,耳濡目染,受益良多,堪稱良師益友。
胡老理論基礎堅深,臨床經驗豐富,對仲景之學研究有素,有個人獨到見解。擅用經方,尤其對桂枝湯、小柴胡湯等的臨床運用更有獨到之處,除應用於傷寒、溫病外,尚有內、外、婦、兒各科雜病,每用必效,人所公認,堪稱一絕。
馮世綸醫師等於胡老親炙襄診多年,深得其三昧,可謂胡老之傳人,使胡老多年積累的經驗與臨床心得體會得以發揮傳播,亦仲景之功臣也。
胡老一生「含辛茹苦,潛心育才;喜得春風,桃李飄香」。胡老夙願以償,可以瞑目,含笑九泉矣。
謝海洲 寫於丁卯年

劉觀濤 序

如何「一通百通」用傷寒?
中國中醫藥出版社
無數中醫學習者、臨床者都會發出這樣的感慨:對於《傷寒論》,所閱之書既多,但臨床水準難以提高。那麼,到底該如何「一通百通用傷寒」、親身驗證經方效如鼓之呢?
畢生研習、應用《傷寒論》的胡希恕先生,給後人留下了學傷寒、用傷寒的高效捷徑:先辨六經(八綱),後辨方證,方證是辨證的尖端!
胡希恕先生研究《傷寒論》,所以能取世人注目成就,是因重視原文分析、重視前後條文聯繫分析,「始終理會仲景書」,同時重視密切聯繫臨床並重視文獻考證及各注家見解,從而總結出:《傷寒論》的基本理論基於:由八綱發展成六經辨證。因而果斷提出:《傷寒論》的六經與《內經》本無關係。認為經方臨床的核心,是「六經八綱」以及由此細化的「方證對應」。
病位(表、裡、半表半裡)和病情(陰陽)的結合,則構成了「萬病的總綱」—六經。
病位/病情 表 裡 半表半裡
陽 表陽/太陽病 裡陽/陽明病 半表半裡陽/少陽病
陰 表陰/少陰病 裡陰/太陰病 半表半裡陰/厥陰病
胡希恕先生告訴我們:「六經八綱雖然是辨證的基礎,但實際應用遠遠不夠。例如表陽證/太陽病,依法當發汗,但發汗的方劑為數很多,是否任取一種發汗藥即可用之有效呢?我們的答覆是不行,絕對不行。必須具體落實到某方,如桂枝湯、或麻黃湯、或桂枝加桂湯等才可以,而這就要從「六經八綱」繼續辨證,直到辨到具體方藥,即方證對應。」
馮世綸教授最初跟隨胡希恕先生抄方時,常聽胡老說:「這個哮喘病人是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證,這個肝炎患者是柴胡桂枝乾薑湯合當歸芍藥散證」,並見其方總是《傷寒論》上原方、原劑量,很少加減,療效卻很好,感到很奇怪,於是請教胡老,胡老笑曰:「方證是六經八綱辨證的繼續,亦即證的尖端。中醫治病有無療效,其主要關鍵就是在於方證是否辨得正確。」
限於當時的學術環境,胡希恕先生獨立發現的「《傷寒論》源自《湯液經法》而非《黃帝內經》,而經方學派主要運用六經辨證(而不用臟腑辨證)和方證辨證」的學術體系很難得到當時學界的公認,先生不得不以日本「古方派」(代表人物湯本求真等)的相近理論和實踐作為自己學術的「佐證」,於是當時學界乃至劉渡舟先生如此「看待胡希恕先生:後得《皇漢醫學》,對湯本求真氏之論,則大相讚賞而有相見恨晚之情。於是朝夕研讀,竟豁然開悟,而臨床療效從此則大為提高」—實則胡希恕先生秉承其師王祥徵傷寒思想,通過大量臨床和深度思考,而獨立發現「方證是辨證的尖端」的學術體系。雖然對日本古方派學說也有借鑒,但更多則是不同於日古方派的獨創性思想。
胡希恕先生晚年曾指導日本留學生考察團,精於「古方派」的日本學者認為胡希恕的學術體系雖與日本古方派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更多則是胡老的獨創內容。因此,日本漢方醫學界評價胡希恕先生是「中國具有獨特理論體系的、著名的《傷寒論》研究者、經方家」。筆者曾組織重新出版了湯本求真的《皇漢醫學》以及包含日本「古方派」醫學經典著作的《皇漢醫學》叢書(精編增補版),讀者不妨將之與胡希恕先生的學術進行參閱和對比。
胡希怒先生生前曾經撰寫《傷寒約言錄》、《金匱約言錄》、《溫病條辨評注》等大量傷寒臨床的油印講稿和筆記手稿,並留下《傷寒論》、《金匱要略》的講課完整錄音,許多人勸他發表,但胡老總是笑答:「我還沒考慮成熟。」或說:「輕易發表文章,易有謬誤,害己害人,殃及後人,罪莫大矣!」當有人整理好他的臨床經驗,讓他過目修改,他便會說:「寫得不錯,我看一看再說吧!」但一放幾個月、幾年仍不拿出,示意不要發表。故胡老一生,教出了很多學生,僅發表了一篇文章,也是因一再懇求不得已寫的。
對於未經千錘百煉、嚴謹無誤的文章,胡老寧肯親手毀棄也不願流傳後世。故胡老去世後,僅留下一篇公開發表的文章和《傷寒約言錄》這部他親自審定的完整手稿,其他絕大多數都已毀佚,讓諸多中醫人士扼腕憾兮!
對胡老生前親筆撰寫、留存至今的部分散亂的筆記手稿,雖然極具實用價值,但胡老思路靈活,筆記屢屢改動,觀點前後有顯著變化(比如:對個條文的解釋,有時會前後有五六種不同的觀點),而且胡老明言:「沒考慮成熟,不要發表」。所以,對於胡希恕的經方思想與實踐的系統整理與總結,更多要借助於親自聆聽胡老教誨的弟子們的聽課筆記和抄方記錄。
馮世綸教授等胡老弟子們,為了讓胡希恕先生的經方體系能指導更多醫生提高臨床療效,幾十年如一日,擴充聽課筆記,加入臨床體驗,陸續整理、出版《經方傳真:胡希恕經方理論與實踐》、《胡希恕傷寒論通俗講話》(本書包含糊希恕先生生前親自審定的文章和講稿、《傷寒約言錄》,並附有弟子們抄錄、整理的胡希恕臨床各科醫案)、《中國湯液經方》等代表性專著。馮世綸教授私下向筆者坦言:「專著寫作和聯繫出版的過程充滿酸甜苦辣:比如,書稿投稿後,曾經壓在某出版社長達十年而音訊皆無;再比如,某編輯為了銷量考慮,要求把書稿全稿刪減一半之多;有的編輯要對書稿內容根據個人喜好進行「組裝」……但經過十多年的風風雨雨,胡希恕先生的經方體系終於得以出版。如果中醫讀者能夠從中大受其益,那是胡希恕先師經方體系的精華所在;而如果書中個別內容有所失誤,那我個人要背負全部指責。」
胡希恕先生雖提出「先辨六經,後辨方證」的經方臨床應用方法,但生前尚未對《傷寒雜病論》中的每個方劑都進行明晰地「辨六經,辨方證」。馮世綸等弟子根據胡希恕老師的學術思想,在本書(《經方傳真》修訂版)中,探索性地對全部經方都進行六經類證,為實現「方證是辨證的尖端」鋪設了條快捷通道!
具體而言,臨床中碰到的病情,往往和《傷寒論》所敘述的條文不能嚴格對應,這就需要「觀其脈證」,先進行辨證:從「六經」到「方證」,然後選擇相對應的「方藥」。如此則不管病情千變萬化,都不會逃離「六經、方證」的組合了!「執簡馭繁,以應無窮之變」祝味菊先生在其代表作《傷寒質難》中所說的這句名言,我認為完全可以作為本書的評語。
2008年4月11日
於北京

0425_1

資料整理:編輯室
整理於2020年4月

胡希恕氣化淺說(後記)

  胡希恕先生對中醫、傷寒論的學術貢獻毋庸置疑,指出《傷寒論》之「六經」有別於《內經》之經絡學說更是研究《傷寒論》的一大突破。與此同時,從本文胡老對氣化學說的闡釋,更顯出胡老不單止精通《傷寒論》,更對《內經》有深入的研究及理解。難得的是,胡老對中醫古籍的解讀總不脫離唯物認知, 絕不流於玄乎,或牽強附會,致力與現實生理相通,務求古今相接。他又引用多條原文,證實古中醫對陰、陽、氣、血、營、衛的記載與現代生理有高度的吻合,結合胡老的剖釋,幫助現今中醫學人以及平民百姓對古中醫理論有更清晰透切的理解,對中醫學有着承先啟後之功。

下載連結:胡希恕氣化淺說
節錄自《胡希恕.伤寒论方证辨证》

資料整理:編輯室
整理於2020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