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與百合

  百合請了病假,去了瑪麗醫院見專科醫生,回家就不停地哭,哭得雙眼紅腫,媽咪心碎,哭到維多利亞港都愁雲慘霧。
她不能接受這個晴天霹靂:一則患乳癌,專家建議手術切除病變乳房,並做化療、放射治療。在寫字樓做文員,38歲的百合覺得,女人做了這種手術就殘缺不全,不堪自顧;想像到嚼舌婦人的指手畫腳,背後奚落,更是沒有勇氣面對術後生涯。
她來到中醫沈醫師的診所,諮詢中醫的意見。
這時沈醫師正在為丁香小姐診脈,工作人員安排百合下一位見醫師。丁香是一位金融從業員,40歲,未婚,沈醫師問病情的時候,她伶牙俐齒,對答如流,可是細聽之下,能夠感覺到聲音不對勁。假如把一個人發聲吐字,每吐一字形容為一條直線,那麼丁香說的每一字,就像一筆顫筆。沈醫師已經看到丁香臉色蒼白,嘴唇發紫,聲音一串串的顫音,脈象散、結,主訴是氣喘,最近連走平路都困難。沈醫師眉頭越皺越緊,輕輕叩診和腹診之後,果斷地說:“丁香小姐,你現在病情已經很嚴重,不能耽誤了,否則生命危在旦夕。”邊說邊示意工作人員打電話找救護車。
接丁香的救護車在淒鳴聲中遠去。診所裡面,輪到百合又淒切地流著淚,將西醫給她的診斷告訴沈醫師。沈醫師聽完百合的訴說,替她切脈,然後,很明確地表示,百合應該接受手術以及放、化療,同時在術後接受中醫的調治,她的痊癒機會很高。百合不願相信:西醫和中醫的見解幾乎不謀而合。
丁香的哥哥來電話,聽得出話音中的焦慮不安,但言詞懇切,“沈醫師,您真是神了!您怎麼判斷出丁香的病情這麼危急?醫院的西醫說,再遲一會兒到醫院,我妹妹就難救了。多虧了您。”沉吟了一下,他接著說,“可是,醫院檢查出丁香患了罕有的惡性病〝肺平滑肌淋巴細胞增生症〞。今天性命是保住了,但是制止不了惡性細胞肆虐。西醫說,她只有六個星期的生存時間,除非能夠進行肺器官移植。”等到一個活肺!多麼罕有,幾近渺茫。
沈醫師的心裡,只裝着病人,職業使他早就習慣這樣了。每日早早晚晚念叨的就是這類人。那幾天,他搜集病人等到肺移植的機會率是多少。那邊廂,百合像一隻受傷的孔雀,把頭鑽進羽毛裡,不肯面對現實。她在別處選擇了一些外敷草藥、內服中藥的治療,但不見效,再來找沈醫師複診時,病情已經嚴重了。
丁香的病榻旁,電話鈴響。
“對方還價五百萬,放不放?”
丁香的經紀在電話裡問。
丁香說:“這是不是出價最高的一個?”
經紀答:“到目前為止是的。”
丁香說:“賣。”房子出手了。
她把半生積蓄變賣,決定與死神賭一把。
從醫院出來,再次見沈醫師時,她已經蒼白瘦弱,風都能將她吹起。
她的問題是:西醫預計她有六個星期的命。如果請中醫加入治療,能否有效延長生命?
沈醫師說:減少因呼吸困難而積存在肺內的痰(粘液)和積水,可以保存一部分肺功能,雖然不能痊癒,但可延長生命。舉例說,葶苈大棗瀉肺湯就有療效。
丁香說:“沈醫師,請你為我治療。我已經作好了相關的準備。” 果然,她找了一處整潔而空氣流通良好的住所搬進去了,家裡安裝了她需要的氧氣設備,在醫院簽妥了器官移植的法律文件。剩下來,輪到沈醫師披掛上陣了。   機會就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沈醫師針灸和中藥並施,為丁香爭取了17個月的存活時間。這期間的治療,以吉林人參、石斛、紫河車、百合、百部等等中藥和針灸,力保肺臟能排出體內二氧化碳的能力,活化心臟、腎臟的功能。
等了17個月,捐肺的善心人出現,丁香的肺臟移植手術成功!生命的奇蹟
露出生機。香港開埠以來,第3宗肺移植手術,存活時間最長的首例,屬於丁香。丁香,勇者無畏,病魔敗退了。   沈醫師,仁者無敵,患者得救了。
可是,和這則令人振奮的消息同來的,是一條噩耗,百合因乳癌擴散至肺癌,兩邊肺積水,宣告不治。奈河橋的一邊,百合走了。被宣佈也會走上奈河橋的丁香,硬是抗爭,留下來了。編輯室
2013年6月20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