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硬皮症”見聞錄

我跟在臨床導師身邊,由他言傳身教,為我 “授業,解惑”。有一次他告訴我,如果有病人在求診時,主訴頭痛、三叉神經痛、手腳僵硬不自如,且有胃痛,女病人又說月經不正常……你不能急於頭痛醫頭,務要細心辨症。可不是嗎?診所有一天就遇到這樣一位病人,訴說以上症狀,經過仔細診察之後,發現是一宗硬皮症。藉此病例,我得到一次寶貴的學習機會。
病人很慌惶,坐在醫生面前,流露出哀求的目光。
原來,硬皮症患者,不明原因地出現全身各處皮膚變硬,四肢動作僵硬,臉部也作不出表情,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渾身皮膚越綳越緊,越變越硬,四肢關節不能彎轉自如,病人感覺自己的皮膚變成一件鐵甲衣,就連彎腰綁鞋帶這麼簡單的動作,也做不到。要像正常人眨一下眼,揚一下眉,笑一下,哭一下,都異常艱難。
西醫說這種病的起因是免疫功能失調,皮膚和肌肉的細胞被自己身體的免疫系統錯誤攻擊,急性壞死。如果病情累及呼吸系統,肺的功能喪失,會因呼吸困難而奪命; 如果累及消化系統,食道和胃壁的表面潰爛,無法攝食,後果可想而知。即使純累及皮膚和肌肉,失治之下,喪失工作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又不能排出汗液,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生命逐漸枯萎。
西醫的立場是,藥物姑且讓她一試,療效則未可知。不能向病人作出任何承諾。
中醫也認為這個病是嚴重的,屬於少陰經和厥陰經之病。我的師傅對病人肯定地說:“你的病我能治”。針對病人外邪內虛,氣滯瘀結,我師傅處方時採用了一條時方,叫做 “硬皮症方”,一邊給病人內服,一邊針灸。起初施針的時候,由於患者的皮膚硬得很,每扎一支小銀針,都要運上很強的腕力,甚至腰腿力,有些銀針逼彎了也扎不進皮膚。經過數星期針藥並施,患者的情況開始好轉,醫生見用藥對頭,於是守方不改。患者的皮膚一點一點地變軟,頭痛、胃痛的情況大為減輕,食慾正常了,肢體活動自如了。能夠挽救一位“鐵甲人”,我心寛慰之餘,真是羡慕我的師傅,不知要到何時,我也能信心滿滿地向我的病人說:“你的病我能治。”因為這句話里面,包含著多少個酷暑寒冬的皓首窮經,苦學不倦; 也包括了多少回臨床治病,殫精竭慮,功夫有多深,才能修得到醫術的這一層。

編輯室
2014年8月9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