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方類證治足痛

  以方類證是中醫辨證施治的尖端,臨床治病、辨證施治最終要落實在方證上。方證是高度概括經方治病的方式方法,經方治病不是依據致病的具體病邪、病因,而主要依據證狀反應。這一科學論斷,在臨床得到驗證,經方大師胡希恕運用此方法屢奏奇效。我舉一個以方類證治足痛病案如下:

  2015年1月某日,居於廣州市的何小姐來電求醫,她出生於1963年,職業中山大學教授,未婚,原籍廣東中山。病況:她自述任職講師、教授25年,工作時間大部份是站立講課。近三年出現兩膝關節、兩足板蹠骨關節紅腫疼痛、難以走動。最近半年在宿舍休息,由於足痛,行走困難,日常以輪椅代步。飲食正常,大小便正常,睡眠正常,血壓高,身體肥胖。病人行動不便而未能親身到診,但是她能夠運用現代科技很輕易就將其職業、居住環境、臨床證狀表現一一詳述,我就按傷寒大師胡希恕老師以方類證的方法,根據她的證候反應,辨她患少陰經病,外患寒邪,內有虛衰,治以強壯解表,活血通絡,選取〝麻黃附子細辛湯〞加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石斛、淮牛膝、乳香、沒藥、當歸片,組方如下:炙麻黃6g、熟附子10g、細辛根2g、吉林長白山人參6g、霍山金釵石斛6g、淮牛膝10g、乳香2g、沒藥2g、當歸片6g,每日服一劑,連續服五天。醫囑:不適宜長時間站立、跑步,坐姿休息時以矮櫈承足,平時均衡飲食,多吃蔬果和新鮮魚、肉,服完五劑藥按時與我聯繫,講述病情。

  7日後,再接何小姐電話,服藥第一天晚上證狀減輕,疼痛減少,第二天起床後,兩足膝關節、蹠骨關節明顯消腫,服至第五劑,兩足消腫,站立、行走未出現疼痛。我再按傷寒大師胡希恕以方類證的原則,斷症其為少陰經證,處方〝桂枝芍藥知母湯〞合〝附子薏米湯〞加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石斛,藥物如下:桂枝15g、白芍12g、乾薑5g、炙甘草5g、炒知母6g、炙麻黃4g、防風5g、白朮15g、熟附子6g、生薏米15g、吉林長白山人參6g、霍山金釵石斛6g,每天服一劑,連續飲服十五天。服藥十五天後,來電告知病癒,恢覆工作。隨訪三個月未見病證復發。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5年5月20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