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希恕治療冠心病常用方劑

(1)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

《金匱要略‧胸痹心痛短氣病》第2條:「平人無寒熱,短氣不足以息者,實也。」胡希恕認為冠心病(胸痹心痛)多是邪實之證。以六經辨證原則,常用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治療。

引用一例:李某,男,67歲,病案號xxx790。初診,氣短,胸痛,胸悶一月餘。經某醫院診斷為「心肌梗塞」(愈合期),曾服西藥復方硝酸甘油、氨茶碱等無效。又找中醫治療,以活血化痰通絡(白人參、黃芪、瓜蔞、赤芍、降香、桃仁、薤白、郁金)治療近月,未見明顯療效。近症以左胸灼熱痛,氣短,動則明顯,時寒時熱,心下堵,口苦,時頭脹,失眠,大便微乾,舌苔黃,脈弦滑。胡希恕處方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加味:

柴胡12g、半夏9g、黃芩9g、白芍9g、枳實9g、大棗4枚、桂枝9g、茯苓12g、桃仁9g、大黃6g、生石膏30g、炙甘草3g。

二診,上藥服三劑,各症均已,唯感夜間憋氣,食後燒心,大便乾,舌苔黃,脈弦滑略數。上方增大黃為9g。

三診,上藥服二劑夜間憋氣已,外出活動仍感氣短,但休息後症狀漸漸消失,未再來診。今咳一周而來診,與半夏厚朴湯加味。

按:本例在前後治療過程中,都用了活血理氣藥,但前醫無效,而胡老治療療效明顯,其關鍵是:前醫未注意患者的寒熱虛實,而胡老首先認清是實熱,並定位在半表半裡,再進一步辨出是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方證,故效如桴鼓。類似這一治驗是不勝枚舉的,這裡僅再看胡老回憶的一個病例,更可了解胡老治冠心病的特點和辨方證的準確。

 

(2)大柴胡湯合桃仁承氣湯

1950年冬,一個叫做齊興華的東北人,時年50歲,平時有心臟病,常心悸,胸悶,兩手膚色不同,一紫一白。一日起床時突然發作胸悶心痛,其痛如刀割,並大汗淋漓,不敢挪動,時時哀叫,其妻給服鴉片而不見效。請西醫馬大夫急診,注射強心劑不效。胡老至,診脈細弱而有神,因謂不要緊。馬大夫聞言提起診包欲走,被家屬挽留,謂:“不是外人,不要見怪”。馬大夫仍問道:“君何以言不要緊?”胡老答曰:“中醫看脈象尚有神。”馬大夫請胡老診治,胡老處方與大柴胡湯合桃仁承氣湯一劑,立即煎服,不久痛已。續服前方兩劑,兩手膚色變為一樣,心絞痛未再作。本例因是回憶病例,當時無心電圖可證,但據患者心區痛甚,並伴見大汗淋漓,很難排除心肌梗塞。但無論是否,胡老把這些症辨為實證、大柴胡湯合桃仁承氣湯方證,是獨具慧眼的。

冠心病常有血液循環不好,而出現四肢發涼、胸悶氣短、面色蒼白、疲乏無力等,中醫辨證當屬陽虛,這種陽虛是標,而痰飲瘀血阻滯是本,胸陽被阻使陽氣失運,也是邪實之證。

 

(3)瓜蔞薤白半夏湯

安某,女,74歲,病案號162346。

初診日期1965年6月14日:患心絞痛一年多,常胸前劇痛,每發作則不能平臥,呼吸困難,經常服用硝酸甘油、氨茶碱等,大汗出,口乾不思飲,大便乾,舌苔白厚,脈弦細。證屬痰飲阻胸,瘀血阻絡,治以化痰通陽,祛瘀通脈,與瓜蔞薤白半夏湯加味:

瓜蔞45g,薤白27g,半夏75g,白酒2兩,桂枝9g,枳實9g,桃仁9g,陳皮30g,白芍12g。

結果:上藥服三劑,痛減,但小勞則發心區痛。上方加茯苓2g,繼服六劑,胸痛時作時休,仍以上方加減,服一月後,胸痛不再發作。

胡老在瓜蔞薤白半夏湯方解中講到:瓜蔞開胸逐痰止嗽,薤白散結止通,合以為方,故治胸痹痛而喘息咳唾者。煎以白酒,更使藥力暢行無阻也。

而用大量半夏,是因飲逆較甚之故。祛除痰飲是治療冠心病的重要之法。《金匱要略‧胸痹心痛短氣病》第1條「陽微陰弦即胸痹而痛。」就是說上焦陽虛,下焦的寒飲盛,寒飲上逆,故使胸痹而心痛也。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6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