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湯證

一、桂枝湯證—胡希恕病案

  外感發燒不退——桂枝湯

熊某,女,56歲,1964年8月20日初診。3個月來,每日下午3-5點發熱,兩臂肘發緊,肩背拘急熱後汗出,舌苔薄白潤,脈緩,給服桂枝湯:桂枝9克,白芍9克,生薑9克,大棗4粒,炙甘草6克。結果:服2劑而解。

資料來自:經方大師胡希恕醫案

2022年1月

感冒發熱一周不退——桂枝湯

賀某,男,8歲,1965年10月23日初診。外感發熱一周不退,每日上午11:30出現發熱(體淂溫38℃左右),汗出,12:00後熱自退,飲食、精神均好,大便隔日一行,他無不適,舌苦白潤,脈虛數。證屬太陽之表虛證,主灰在營衛失調,治以調和營衛,與桂枝湯:桂枝9克,白芍9克,生薑9克,大棗4粒,炙甘草6克。結果:上藥服2劑,上午已無發熱,下午1:00後尚有低熱(37.2℃—37.5℃),舌苔薄黃,脈稍數。繼與桂枝合小柴胡加生石膏湯,服3劑,諸症解。

資料來自:經方大師胡希恕醫案

2022年1月

風寒感冒——桂枝湯

謝某,女,51歲,2004年9;月26日初診。雨淋後,發熱(38.6℃),惡寒,頭劇痛,全身酸脹、疼痛,鼻流清漾。涕,經西醫治療一周後,仍低熱(37.5℃),且汗出惡風,動則汗出明顯,頭隱隱作痛,鼻流清滾涕遇風寒加重,舌苔白,脈浮弱。西醫診斷為上呼吸逃感染,中醫辨證為:證屬太陽表虛中風證,與桂枝湯:桂枝9克,白芍9克,生姜9克,大棗4粒,炙甘草6克。結果:服1劑藥後,體溫降至正常,又繼服2劑,症已。

資料來自:經方大師胡希恕醫案

2022年1月

二、桂枝湯證—趙醫師病案

腕管綜合症——桂枝湯

腕管綜合症,是指人體手腕之管道中的正中神經,控制人體的拇指、食指、中指及半邊無名指的觸覺,經由此通道而傳遞給大腦。病因是經常過度用力而轉動手腕,導致手腕的肌腱和韌帶之間的空間收窄,壓住神經線,神經線被擠壓時手指的肌腱發炎、腫脹,因而拇指、中指或半截無名指便會出現麻痹、疼痛。可以說,也是一種常見的職業病,通常患有此病的人士,多數是長期使用電腦和操作滑鼠,因此又稱為「電腦的滑鼠手」。

病例:練女士,生於1966年,已婚,廣告公司秘書,到診時間:2009年7月某日,自叙出現胸椎、腰椎部位劇痛,右手拇指、食指、中指及半邊無名指麻痹、疼痛,因而影響夜間睡眠,日間無法操縱電腦,經神經科醫生診斷患上腕管綜合症,需要作手術治療,患者對手術缺乏信心,怕有開刀後遺證。故選用中醫藥治療,飲食正常,大便每天2至3次、小便正常,脈細緩,舌淡紅,苔薄白,證屬太陽、太陰經合病,營衛失調,外邪內濕,濕困傷筋損絡,治以調和營衛,溫中袪濕,方藥選用〝桂枝湯〞加茯苓、白朮、熟附子、黨參、守宮飲服,結合針灸,治療十周,病痊癒,至今未見病症覆發。

資料提供:編輯室

2022年1月

陰道、肛門尖銳濕疣—桂枝湯

李女士,生於1990年,文員,已婚。2021年10月某日到診,經西醫診斷患陰道、肛門尖銳濕疣。 中醫辨證:患者陰道、肛門出現尖銳濕疣,陰道壁紅腫、充血、分泌物多、味臭,經期規律,經血量正常,精神疲倦,食慾尚可,睡眠差,二便正常,舌淡紅、苔薄白,脈細緩,證屬太陽、陽明經合病,營衛失調,濕熱下注,治以調和營衛,袪濕解毒,方藥選用〝桂枝湯〞合〝薏苡附子敗醬散〞飲服,每天一劑,連服六天,每三天復診一次,守方加減用藥三十天,針灸治療:取用十二經絡、督脈、任脈、奇經八脈,多經多穴,並用捻轉及提插手法,每三天針炙一次,連針十次。醫囑:均衡飲食,注意個人衛生,治療期間嚴禁性生活。治療後病癒。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2年1月

口腔尖銳濕疣—桂枝湯

何女士,生於1983年,保險從業員,已婚,2021年11月某日到診。經西醫診斷,患口腔尖銳濕疣。中醫辨證:患者口腔壁潰瘍、紅腫、充血、舌體邊長滿尖銳濕疣,自汗,身材偏肥,精神尚可,食慾正常,睡眠差,二便正常,舌淡紅、苔薄黃,脈緩,證屬太陽、陽明經合病,外毒內侵,濕熱內積,治以解外托毒,清利濕熱,方藥選用〝桂枝湯〞合〝薏苡附子敗醬散〞加生北芪飲服,守方加減用藥,治療三十天,結合針灸,病癒。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2年1月

三、 桂枝湯證——曹穎甫醫案

曹穎甫師講授   姜佐景筆記

曹穎甫師曰 我治一湖北人葉君,住霞飛路霞飛坊。大暑之夜,游大世界屋頂花園,披襟當風,兼進冷飲。當時甚為愉快,覺南面王不易也。頃之,覺惡寒頭痛,急急回家,伏枕而睡。適有友人來訪,乃強起坐中—庭,相與周旋。夜闌客去,背益寒,頭痛更甚。自作紫蘇、生薑服之,得微汗,但不解。次早乞診,病者被扶至樓下,即急呼閉戶,且吐綠色痰濁甚多。其身無汗,頭汗不多,兩手臂出汗,撫之潮。

蓋系冰飲釀成也。隨疏方用:

桂枝四錢 白芍三錢 甘草錢半 生薑五片 大棗七枚

浮萍三錢(加浮萍者,因其身無汗、頭汗不多故也)

次日,未請復診。某夕值於途,葉君拱手謝曰:前病承一診而愈,先生之術,可謂神矣!

姜佐景按  一病一證之成,其病因每不一而足。本案示”風”之外,更有”冷飲”是也。外為風襲,內為飲遏,所謂表裡兩病。是猶國家不幸,外有強鄰之侵,內有異黨之擾,兩相牽制,證情雜矣。

本案見證較前多一"吐"字,可見病人之證隨時變化,決不就吾醫書之軌範。而用藥可加減,又豈非吾醫者之權衡?觀本方用生薑五片可知矣。

曹穎甫曰  此公系同鄉高長佑先生之友。予因治其妻神經病,始識之。蓋其妻飲食如故,但終日歌唱,或達旦不寐。診其脈滑疾。

因用丁甘仁先生法,用豬心一枚剖開,內藏辰砂二錢、甘遂二錢,扎住,向炭爐煨枯,將甘遂、朱砂研成細末。一服而大下,下後安眠,不復歌唱矣。後以十全大補湯收膏調之,精神勝於未病時,附錄之,以資談助。後遷古拔路,今則四五年不見矣。

資料來源: 曹穎甫醫案

2022年1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