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黃附子細辛湯應用

麻黃附子細辛湯方:麻黃6克、細辛6克、附子10克。

《傷寒論》第281條:「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欲寐也。」

醫案一:姜佐景醫案—麻黃附子細辛湯治昏睡不醒症

友人周巨中君之二女公子,年三齡。患恙沉迷不醒,手足微厥。余診之,脈微細。承告平日痰多,常有厥意,必劇吐而後快。」

余曰:諾。疏麻黃附子細辛湯加半夏、生薑與之。囑服一劑再商。及次日,周君睹孩精神振作,不覆沉迷。又值大雨滂沱,遂勿覆邀診,仍與原方一劑。

三日往診,手足悉溫,唇口乾燥。

由陰證轉為陽證。余曰:無妨矣。與葛根、花粉、桑葉、菊花輕劑,連服二日,痊愈。

以後余逢小兒患但欲寐者多人,悉以本法加減與之,無不速愈。人見本方藥味之少,竊竊以為怪,是皆未讀經書、未從名師之故也。

醫案二:趙醫師醫案—麻黃附子細辛湯治催乳激素高

催乳激素在人體內的功能很大,包括乳房的發育、骨質密度、性腺激素都跟催乳激素有關,因此在評估男性的造精功能低下、精子少,或者女性月經不來,合併有「乳漏」,則要做催乳激素檢查。催乳激素過高在男性會有精子減少、陽萎、頭痛、骨質疏鬆、視力障礙,在女性會乳房脹大,溢乳,閉經,肥胖等症。

連小姐,生於1978年,未婚,職業文員,初次到診於2018年3月10日,自敘患催乳激素高病,有20年病史,經醫院醫生檢查,無患腦下垂體腫瘤,肥胖,溢奶,心跳快,臉紅,血壓高,血糖高,長期閉經,脈沉弱,舌淡紅,苔少,證屬太陽、少陰合病,外邪裡結,氣滯內飲,治以溫陽解表,疏解氣機,方藥選用〝麻黃附子細辛湯〞合〝苓桂朮甘湯〞加澤瀉、蠶砂。結合針灸治療。處方用藥:炙麻黃錢半、熟附子錢半、細辛根半錢、茯苓四錢、桂枝五錢、白朮五錢、炙甘草錢半、澤瀉五錢、蠶砂四錢,每天飲服一劑結合針灸治療,每隔一周針刺一次。治療至2018年4月28日,來經期,血壓正常,白糖正常,無不舒服臨床證狀,2018年9月1日,血液檢查:CBP(全血計數)正常,Prolactin(催乳激素:3904.19miu/L,(正常值109.82一562.44)。繼續治療至2019年1月5月,血液檢查:Prolactin催乳激素:3183.39miu/L,較上次降低720.80 miu/L,繼續治療,每月經期正常,血壓正常、血糖正常,無不舒服證狀。

醫案三:麻黃附子細辛湯治酣睡症

杭州湯士彥先生作《酣睡篇》曰“稔友林源卿少君,年只四齡。於霉後患症,他無所苦,惟昏迷沉睡,永日不蘇,呼之不應,推之不醒。醫者以積滯挾痰論治,凡三劑,渺效。越日,乃迓彥趨視,曾反覆診察,了無異證。指紋苔色一似常孩,身既不熱,便亦通暢,無痰而不咳,口潤而不飲,呼吸平均,能食知飢。驟視之,蓋與正式之睡眠無以異也。每日惟在侵晨,略有一句鐘短時之清醒,在清醒時,固一毫無疾病之小兒也,呼父呼母,一如平常。遇此,則熟睡如泥,雖簸顛震撼,多方逗引,終無法使之清醒而不睡焉。證象如是,治之奈何?

予意此必濕濁為祟,阻礙機竅所致。蓋濕本陰晦之邪,得穢濁則迷漫散佈,蒙蔽神明,既失清晨于初起,更無形質之可攻,淹綿不去,至為糾纏。法當開上鬱,佐中運,投藿香、木香、蘇葉、薄荷、省頭草、全青蒿、石菖蒲、鬱金、川朴、廣皮、苓塊,送服神香蘇合丸半粒。外更以桂心、附子、淡萸、均姜、白芷、陳艾為末,炒熱,交換以布包熨其腹際上下,取其溫香通調,以助藥勢。

果不須臾,微聞腹中轆轆作鳴,移時,竟漸漸蘇來。家人睹狀,竟欣然色喜。該兒亦咿唔笑語,頓復常態。時方下午,坐伴天明,亦不欲睡,聞街有販賣食物者,且欲購食,因進焦飯煮化之稀粥與之,交午,猶張眸無倦意。詎下午二時後,又頹然入睡鄉去矣。

因再施前法,效稍減。翌日,施之亦然。彼家親友俱竊竊相告,眾口嘵嘵,僉日魅祟。因就卜焉。聆朮者言:鬼凡三,二大一小,小者弱,叱之可去,惟大者悍耳,且皆新市場之梟首鬼也!婦嫗聞之,毛骨悚然,亟焚帛致祭,夜相送,不獲也。乃倩變相羽士數輩(陰陽生),作保福(俗稱拜鬥)而解禳之,鑼鼓喧天,膏粱潑地,鬥室中居然給主事之法師請得杭城所有之土地尊神而來(法師跪念遍城之土地及神名),循序朗誦,鐃鈸相聞,音調別具,亦頗悅耳。最後並以八仙桌高掀,架於二桌之上,作橋形,上更置有預製之紙門一,是為關。法師前導,家人抱病兒隨之,俯首繞桌下凡三匝,卒破其紙門,大呼一切災難盡消滅而去。是役也,所費為十余袁老,歷時可三數小時,而病者矍然起,能言矣,群方詫為神奇。

詎不旋踵,復如故,蓋小兒亦因方才之驚擾使然也,豈真驗乎?時予固在旁,方默籌愈之之道,對於此等胡鬧,只一笑置之,蓋勢然也,習然也,亦無可如何也。翌日,病猶是,復墾設法,乃重聚其家人,更商治策。予曰:迷信種種,殆試遍矣,今請為約,嗣而後惟藥餌為是。

在證象測之,實無大害,當可挽救,且鬱久蒸發,漸見佳象,有由募原中道彌漫及至中下之勢,濕甚生熱,氣窒不宣,脈滯苔黃,更衣不行,煙霧繚繞,可望展舒,無形變為有形。因輕宣以開鬱,芳香而神通,溫運中樞,滲導穢濁,用蘇葉、薄荷、佩蘭、連翹心、石菖蒲、鬱金、木香、枳殼炒黃、川貝、元明粉、栝簍子、六一散。一劑,而大小解瀉如醬色狀,再劑,而睡兼旬之證豁然矣。後以六君加減,調治半月康復。

綜計孩病凡二旬,自六月三十日起,迄七月二十日止,計清醒時平均每日一時半,合計約三十小時,以小兒睡眠十時為衡,每日越睡時凡十二時半,二十日共計越睡時凡二百五十小時,誠一有趣之睡眠病也。”(錄《醫界春秋》五十九期)

讀有趣之醫案,每令人樂而忘倦,余讀本案至“而病者矍然起”能言矣,群方詫為神奇,詎不旋踵,復如故,蓋小兒因方才之驚擾使然也”句,不禁為之捧腹者竟日。

按:本案初起,確屬麻黃附子細辛湯證,故湯熨交施,漸得蘇醒。惜其藥力嫌薄,故醒而又睡。最後苔黃便閉,寒證漸轉熱證,佳象也。湯先生主輕宣以開鬱,是麻黃之任也,主芳香而通神,是細辛之職也,主溫運中樞,是附子之能也,更主滲導穢濁,是臨證所宜加減也。故雖不用經方之藥,確盡合大論之法,退病魔,勝術士,湯先生可謂匠心獨運者矣。

曹穎甫曰  手足厥,但欲寐,全是少陰寒證,以太陽寒水陷入少陰,故宜麻黃附子細辛湯,而於水腫一證尤宜。

編輯室的話:

湯士彥先生的《酣睡篇》,錄下一個病案,是一個有趣的故事。林源卿,四歲,在梅雨季節患下昏迷沉睡之病,「永日不蘇,呼之不應,推之不醒」,醫者以積滯挾痰論治,三劑藥不見效。經反覆診察,無發熱,大小便暢通,無痰咳,不渴,能飲食,驟看就是一位正在睡眠的孩子,可是每日黎明時份他能有一小時的短時間清醒,其他時候全是熟睡如泥,即使顛簸震搖他,多方逗他,也無法使他醒來。

醫師處方開鬱、疏通機竅的內服藥,又加上溫香藥炒熱,以布包好熨其腹部上下,蘇醒了不到一日,又頹然入睡。再試,效又減。親人請來占卜的,作福的,相士法師,鑼鼓喧天,膏粱潑地,小小房子裡竟然請得杭州城所有的土地尊神,誦經作法,鐃鈸齊響,術士大呼小叫,作法「破紙門關」,數小時就花去十幾個銀元。小孩受了驚擾,曾經突然醒了一陣,不久又昏睡過去了。

最後,湯士彥先生獨運匠心地將傷寒大論之心法,化為不是經方卻合符經方內涵的方劑,用於病孩身上,他就是以「麻黃附子細辛湯」的辨證思路,輕宣開鬱,芳香通神,溫運中樞,更加上滲導穢濁,退病魔,勝術士,治好了病孩。

資料提供:編輯室
 2021年12月

糖尿病引起的眼病

很多糖尿病老病友關心的「糖尿上眼」,究竟是怎麼回事?一般來說,高血糖會令視網膜的微血管受到破壞,當微血管滲漏液體至眼睛的黃斑區,便會造成「黃斑水腫」,破壞感光細胞,使視力受損。此外常見還有青光眼、白內障、視神經水腫甚至壞死。雖然少見但是時不時發生的一種「周圍神經病變」,我們在這裡向大家介紹一下,以便發現病情及早治療。

有某些眼病是起源於腦神經的,解剖學上,「動眼神經」與「滑車神經」與眼睛有關。

醫案一、糖尿病性動眼神經醫案

邱xx,男,58歲,雙眼複視近3月。曾在多家醫院診治。頭部CT、核磁共振未見異常。糖尿病史12年。診為:糖尿病周圍神經病變。中西醫治療2月餘無效。視力右:0.8,左:1.0。右眼球內轉受限,眼底未見血管瘤。舌紅無苔,脈稍弦。處以養陰平肝正容湯:制女真子12g,枸杞子15g,石斛10g,煅石決明15g,白蒺藜10克,菊花10克,防風10克,蠶蛻6克,丹參15克。10劑。複診時複視基本消失,視力雙眼均為1.0,藥已奏效,仍以原方10劑鞏固療效。

(摘自《中醫眼科名家十講·李傳課》. 人民衛生出版社. 2011年7月第一版. P

242)

《諸病源候論·目病諸侯》:“人臟腑虛而風邪入於目,而瞳子被風所射,睛不正則偏視。”

肝開竅於目,主風;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

醫案二、糖尿病上眼(斜視、動眼神經症)

糖尿病上眼是因血糖高引起眼疾的說法,但這宗新近的個案,是因血糖高引致動眼神經痙攣、斜視症。是比較罕見,在這裡報導一下,如果能對業界豐富資料數據有些幫助,誠為所願。也歡迎關注健康的人士了解一下。

患者是位醫務工作者,臨床工作超過50年,有30年糖尿病史。2021年5月1日,早上起床後,出現頭痛、頸痛、作悶作噦、左眼向右斜視,視野朦朧模糊不清,未能順暢執行日常工作,走出街時對路況,車輛行駛有錯覺,感覺有車向自身撞來。自己不能出街,第二天到醫院做MRI(磁核共震)檢查,排除腦血管病,眼科專科醫生做了詳細檢查,確診左眼視神經病變,左眼球外轉受限,斜視症。當時做視野檢查,左外側視物的範圍比正常缺失30%~40%。第一次中醫診治,2021年5月3日,脈緩、舌淡紅、苔少,太陽、太陰合病,營衛失調,中虛裡飲,治以調和營衛,溫中祛飲,方藥選用“苓桂朮甘湯”合“甘麥大棗湯”加澤瀉、天麻、穀精草、生石決明。處方用藥如下:茯苓四錢、桂枝四錢、白朮五錢、炙甘草一錢、澤瀉五錢、天麻一錢、浮小麥一兩、哈密紅棗一枚、生石決明一兩、穀精草二錢。每天一劑,連續飲30天,針灸治療,每隔三天針一次,連續針10次,結合眼球肌訓練、早晨體操運動半小時。第二個月開始調整處方。2021年6月3日,脈緩、舌淡紅、苔薄白,太陽、太陰合病,營衛失調,中虛裡飲,治以調和營衛,溫中祛飲,方藥選用“苓桂朮甘湯”合“甘麦大枣汤”加莎苑子、菟絲子、穀精草、生石决明。處方用藥如下:茯苓四錢、桂枝四錢、白朮五錢、炙甘草一錢、莎苑子四錢、菟絲子四錢、浮小麥一兩、哈密紅棗一枚、生石決明一兩、穀精草二錢。每天一劑,連續飲30天,針灸治療,每隔三天針一次,連續針10次。經過60天治癒病愈。

編者的話:糖尿病患者要注意控制血糖。尤其是「老病友」一旦患上「糖尿上眼」,治療不及時的話,視力損害可以是永久性的。

資料提供:編輯室

2021年12月

聖誕快樂

4f986879-172a-4a00-8216-2a98ecf1133a

遙距醫療服務

1217_1 (1)

濕疹醫案

一、趙醫師醫案

説起濕疹, 香港人再熟悉不過了。香港溫暖濕潤的海洋性氣候,平均氣溫偏高,濕度較大, 日常喜歡食用魚蝦蟹、蟶子、蜆等海鮮, 體質會偏濕。女孩子們大多皮膚幼白, 一不小心患上濕疹, 臉部和頸脖起了一片片紅疹,瘙癢難忍, 忍不住用手去撓,它就會滲出一點點黏液, 長出小水泡, 急哭了女患者, 擔心破壞了臉部儀容。小孩子生濕疹, 臉部、頭部紅腫,被同學取笑排擠。夜晚皮膚患處痕癢的時候, 睡不着覺,變得脾氣暴躁, 影響白天的工作和學習。濕疹患者還容易患上鼻敏感、哮喘和食物敏感。這個惱人的皮膚病起因,是由於患者的皮膚表層細胞比較容易失去天然保護功能,易受細菌感染,而且皮膚較為乾燥,有時候一些化學物質、致敏原會滲入皮膚,刺激皮膚的免疫細胞,形成過敏反應。

濕疹是名符其實的香港風土病。中醫治療方面並沒有「千人一方」的捷徑,還是按照辨證論治原則,經方派弟子就用六經辨證框架,對病人逐一進行切脈問診,針對具體的病情構思治療方法,例如利濕,透表,溫陽等等,給予方劑治療的過程中,顧及治標與治本,所用的藥物都是天然植物和礦物,安全性方面可以更加放心,由於這樣,中醫在濕疹治療上有它的優勢。

有人說,這不過是皮膚上的小毛病,無須大驚小怪,我提醒大家切勿「大意失荊州」啊。患上濕疹治療宜早不宜遲。常常見到濕疹病程長的患者,同時有鼻敏感,氣管敏感,哮喘,另一批患者則有食物敏感、腸敏感,甚至結腸炎。這當中存在必然的聯繫嗎?回答是有的。皮膚的免疫細胞長時間受到刺激,會引起身體更廣泛的免疫反應,這類病人有一些會告訴我,做過一組免疫學檢測, IgA,IgG,lgM,有一些數值是不正常的,所以治療越及時越好。

最近接到過一宗濕疹特別煎熬的病例,某女士,職業是文員,未婚,年齡45 歲,三年前診斷出乳癌,一側乳房切除手術後,接受化療,因化療不耐受引致胰腺炎,隨後又發生骨質退化,左手前臂骨折需植入鋼片。病人多年前已經患上濕疹和風疹,身體植入鋼片更加引起免疫反應,加上癌症雙重打擊下,苦不堪言,當時全身性濕疹正在滲液,非常痕癢,夜難入寐,脾氣暴躁,直言生不如死。平時易餓多食,便秘,肥胖,體內毒素排出不理想,繼而關節疼痛。察其脈,脈細緊,觀其脈,舌色淡紅,苔薄白,證屬太陽、太陰合病,營衛失調,中虛裡濕,治以調和營衛,溫中袪濕,方藥選用「桂枝二麻黃一湯」加生地黃,千里光,地膚子,防風,每日一劑,煎服。另外再處方外洗劑:蛇床子、地膚子、白癬皮、桂枝、生麻黃、寒水石、生石膏、滑石、千里光、一枝黃花、冰片(後下),煲水外洗,每日一次。結合針灸,三日針一次。一週後,內服改處方為「苓桂朮甘湯」合「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炙麻黃、生地黃、防風、白癬皮、生大黃(後下),日服一劑。外洗方如前,針灸治療如前。治療至第四週,內服藥改用祝諶予先生的「過敏煎」:防風,銀柴胡,烏梅,五味子,甘草,加荊芥,大黃,合「苓桂朮甘湯」,每日服一劑,外洗方如前,再進五週。然後,苓朮類方劑加甘麥大棗湯,輪流與「過敏煎」交替使用,並將針灸改為七日針一次。治療四個月,濕疹痊愈。

治療小兒濕疹比成人療效要好。一名九歲女孩,起病兩個月左右,處方內服中藥「苓桂朮甘湯」合「⽢甘麥大棗湯」,加黨參、麥芽,內服七劑,之後改予「黃芪桂枝湯」加麻黃、生地黃、白癬皮,調營、涼血、止癢,又加外洗地膚 子、蛇床子、銀花藤、桂枝、千里光、蒲公英、生麻黃、冰片(後下),七日,療效顯著,一旦方證對應,如入坦途。

另一個5歲患兒,有濕疹和自汗,兼有鼻敏感鼻炎。這是一個三病同時發生的例子。給予苓桂朮甘,甘麥大棗,玉屏風散三條方相合,加太子參,石決明, 生地黃,兩週見效,正在鞏固治療。

資料來源:編輯室

 

二、李可醫案

過敏性濕疹

白改素,女,35歲,南王中煤礦家屬,1983年9月7日初診:患過敏性濕疹52天。初病右頭維穴處起紅疹,瘙癢極重,搔破後流黃水,浸淫成片。繼而背部及少腹起大片風團,搔破後流黃水。日輕夜重,奇癢不能入睡。近1周來繼發感染,泛發性膿皰瘡佈滿少腹及背部。腹股溝及耳後淋巴結腫硬劇痛。脈細數,舌尖部有瘀點。經抗菌、抗過敏治療20日不能控制,濕熱化毒深伏血分,擬方清透:

基本方加二花90克,連翹、木鱉子各30克,苡仁45克,蒼朮、黃柏各15克,“全蟲12只,蜈蚣2條”(研末沖服)土伏苓120克,煎湯代水煎藥,3劑,日3夜1服,因劑量大,共服5日,痊愈。(大劑量土伏苓對重症濕疹,確有覆杯而愈之效)

《李可老中醫急危重症疑難病經驗專輯》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10月

秋冬手足冰涼怎樣調

秋分之後,白晝越來越短,天氣越來越涼。女士們如果有手腳冰涼的,要注意調理氣血了。在這裡我介紹一條養血通脈、改善體寒的要方「當歸四逆湯」。方劑組成:當歸,桂枝,芍藥,細辛,炙甘草,通草,大棗。

傷寒大家胡希恕先生說,手足厥寒是血虛血少的表現,這種寒又並非裏寒,它是寒之在外,血脈不通。這條「當歸四逆湯」,是張仲景的方,內補氣血,外和營衛,不但治手足冰涼,還治凍瘡,脈管炎。一旦寒邪得除,氣血足了,女士們手足冰冷、痛經等問題就順勢解決了。

錄原文:《傷寒論》第351條:手足厥寒,脈細欲絕者,當歸四逆湯主之。

 

編輯室

2021年9月

罕見病醫案

曹穎甫醫案—神志恍惚

姜佐景按:友人施君,崇明人也,服務上海電報局。甲戌孟秋某晚。匆匆邀診乃弟病。入其室,見病者仰榻上。叩其所苦,絕不應。余心異之,私謂施君曰:乃弟病久聾,無所聞乎,抑舌蹇不能言乎?則皆曰:否。余益驚異。按其脈,一手洪大,一手沉細,孰左孰右,今已莫能記憶。因詢家人以致病之由曰:渠前任某軍電職,因事受驚,遂覺神志恍惚,每客來恆默然相對,客去則歌唱無序,飲食二便悉如常人,唯食時闕上時有熱氣蒸騰,輕則如出岫朝雲,甚則如窖中,狀頗怪特。前曾將渠送往本市某著名醫院診治,經二十余日,醫者終不識其為何病,既無朮以療,故於昨日遷出,請先生一斷。余細按其腹,絕不脹滿,更不拒按。沉思良久,竟莫洞其癥結。於是遂謝不敏,然告辭。越日,施君告余曰:舍弟之病,昨已延曹潁甫先生診治。服藥後,大泄,闕上熱氣減。余聞 而愕然,遂急訪之,并視所服方。憶其案尾略曰:此張仲景所謂陽明病也,宜下之,主以大承氣湯。方為:生大黃三錢、枳實三錢、芒硝三錢(沖)、厚樸一錢。

又越數日,余再晤施君,悉其弟服藥後,已能起床,且不歌唱。唯二肋脹痛,經曹師診治,頃又愈矣。審其方,乃小柴胡湯也。柴胡三錢、黃芩三錢、黨參三錢、半夏三錢、生薑三片、大棗十二牧、甘草二錢。

嗣是施君之弟似可告無恙矣,顧尚苦自汗,精神不振,又經曹師投以桂枝加龍牡湯,一劑而愈。川桂枝三錢、大白芍三錢、生甘草二錢、生薑三片、大棗十二牧、花龍骨五錢(先煎)、牡蠣五錢(先煎)。

自此以後健康逾常人。一日與兄俱出,值余於途,各微笑領首以過。翌日過施君,問其弟昨日途間係作何語。施曰:無他。固詰之,乃笑曰:彼說吾兄脈理欠精耳。余不禁重為赧然。於是深服吾師醫朮之神,遂執贄而列門牆焉。

姜佐景又按:本案病者所患似系所謂精神病,或神經病。顧西醫用神經藥治之,絕不見效。中醫用經方治之,反奏膚功。其理深奧,莫可究詰,殆所謂治病必求其本歟?按:初方系陽明方,次方系少陽方,末方系太陽方。以三方疏其三經阻滯,諸恙乃痊,殆當日受驚之時,周身筋絡器官,即因驚而所滯乎?顧飲食二便如常,腹不痛,又不拒按,誰复有膽,敢用承氣?乃吾師獨以闕上熱氣之故,遂爾放膽用之,殆所謂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之意乎?

曹穎甫曰:此證予亦不能識,唯診其脈,則右極洪大,左極微細,陰不足而陽有餘,意其為少陰負趺陽之脈,而初非逆證。加以熱氣出於闕上,病情正屬陽明,與右脈之洪大正合。故決為大承氣湯的證,而不料其應乃如響也。

【按】治病取得佳效,但曹穎甫承認不識其證,屬實事求是的態度。但為什麼敢用藥呢?因為中醫靠的是辨證論治。用六經辨證,用三陽的處方,結果出人意外。這就是中醫的特色。

資料來源:編輯室錄自《曹穎甫醫案》

2021年9月

 

 

趙醫師醫案一:右側搖頭症(妥瑞症Tourette Syndrome

 妥瑞症(英語:Tourette SyndromeTS),又稱妥瑞氏症抽動症托雷氏症杜雷氏症,是一種抽動綜合症(Tics)。也有可能是一種遺傳性的神經內科疾病。

妥瑞氏症的症狀包含聲音型和運動型抽動綜合症,會不受自主控制地發出清喉嚨的聲音或聳肩、搖頭晃腦等。患者本身並非故意或習慣性做出這些動作,其症狀乃肇因於腦內多巴胺不平衡。治療方式西方醫藥一般採取抗精神病藥抑制症狀,或行為治療,中醫藥取用飲服中藥結合針灸治療。症狀通常時好時壞,與患者所處環境造成的心理壓力有一定的相關性,家庭、學校與社會對此疾病的不認識或多或少會加深正常人與妥瑞症患者間的誤解,進而誘發更強烈的症狀。

抽動症在單一妥瑞氏症患者身上亦非一成不變,聲音型抽動症患者有可能轉變或合併成為運動型抽動症。

某小朋友,病歷編號9033XX號,出生日期:2000年X月,職業:學生。2011年7月X日到診。

西醫診斷右側搖頭症(妥瑞症Tourette Syndrome

中醫辨證患者向來不喜歡讀書,對做功課有抗拒心理,但性格溫和,服從,守規矩,飲食正常,大小便正常,臨床證狀就是日間不斷將頭向右擺動,有三個月病史,到處求醫未見療效,學校校長約見家長說:為了不影響其他小朋友的學習情緒,在他未治療好之前,不准返學校上課。當時脈細緊、舌紅、苔薄白,證屬少陽、太陰合病,熱壅氣結,中寒裡虛,治以疏解氣機,溫中補虛,方藥選用〝四逆散〞合〝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紫石英、磁石、合歡皮、太子參飲服,結合針灸治療。

處方用藥:(中藥飲片)北柴胡錢半、白芍二錢、枳實三錢、炙甘草一錢、浮小麥五錢、紅棗一粒、生石決明五錢、紫石英五錢、磁石五錢、合歡皮二錢、太子參錢半,每天飲服一劑,連服六天,每三天復診一次,守方加減用藥治療三十天。

針灸治療取用十二經絡、任脈、督脈、奇經八脈,多經多穴治療,對本病有效,採用捻轉、提插手法進行補瀉,每三天針灸一次,治療三十天。 治療後病癒。

醫話小朋友治療一個月病癒,重返學校上課,這樣快捷見效,因為他的病因是熱鬱氣結,心脈失養,治以益氣和陰,調暢心脈,用現代的話來解釋,兒童心理脆弱,遇到壓力不能舒解,給予解鬱治療,效果很好。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於2021年9月

 

 

趙醫師醫案二:右側頭頸、手臂抽搐症

何先生,病歷編號8051XX號,出生日期:1973年X月,職業:公務員。婚姻狀況:已婚,2009年4月X日到診。

公立醫院診斷右側頭頸、手臂抽搐症

中醫辨證患者日常工作壓力大,睡眠時間不充足,胃口雖正常,但平日大便不暢,自訴手足麻痹,當時見到他不由自主地頭頸向右側擺動,晃動的頻率每分鐘有二十多次,右側的眼、鼻、口亦不斷抽搐,病史半年,到處求醫未見療效,以致無法正常履行公職,被上司調派做勤雜工。

刻下脈細弦、舌淡紅、苔薄白,證屬少陽、太陰合病,熱壅氣鬱,中寒裡虛,治以疏解氣機,溫中補虛,方藥選用〝四逆散〞合〝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生牡蠣、守宮、野葛根,每日飲服,結合針灸治療。半年,頸部抽搐停止,眼鼻口仍有輕微抽搐,治療改為每週針灸一次,日服中藥一劑。10週後基本痊癒,恢復了正常工作。

11年後,再次來覆診,自述多年來身體狀況基本穩定,除右側頸肩輕微抽搐,餘無所苦。這次參加晉升職級考試,希望在考試中有更好表現,故前來調治。雖然相隔十餘年,但取脈、望舌,其脈舌大致如前。脈由細弦脈改變為細緊脈,相信並非其脈底,應是考試在即,心情緊張,兼有肌肉疼痛所致,而肌肉疼痛與其舊病有關。故六經辨證仍屬少陽、太陰合病,治則與前次相同,處方亦為「四逆散」合「甘麥大棗湯」,加石決明、牡蠣、守宮、野葛根。至此,此例病患的處方用藥主要為:北柴胡錢半、白芍三錢、枳實四錢、炙甘草錢半、浮小麥一兩、哈蜜紅棗一粒、生石決明一兩、生牡蠣一兩、守宮半錢、野葛根五錢,每天飲服一劑,

針灸治療:取用十二經絡、任脈、督脈、奇經八脈,多經多穴治療,採用捻轉、提插手法進行補瀉,每三天針灸一次。

至2020年6月23日,覆診,感覺右側神經性抽搐,大便不暢,每二日行一次,脈緩,舌淡紅、苔白,證屬少陽、陽明合病,熱結瘀阻,經絡不暢,以致痙攣,治以疏解氣機,通經活絡,方藥選用「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處方為:北柴胡錢半、黃芩三錢、法半夏四錢、生大黃半錢(後下)、枳實四錢、白芍三錢、乾薑錢半、哈蜜紅棗一粒、桂枝五錢、茯苓四錢、牡丹皮三錢、桃仁三錢,每天服一劑,每週覆診,守方加減,結合針灸,治療至2020年10月某日病癒。

資料提供:編輯室

2021年9月

 

 

趙醫師醫案三:眼瞼抽搐、磨牙聲嘎嘎不斷症

某先生,病歷編號8103XX,出生日期:1953年X月,職業:商人。婚姻狀況:已婚。初次到診日期:2019年9月X日。

患者是一位白手興家的創業型人物,抓準機會,運籌帷幄,生意做到較大規模,生活富足。但他被一個病困擾20多年,寢食不安。病徵是不自覺地不停眨眼,或者閉眼不睜開,臉部表情亦隨之抽搐,磨牙磨到發出嘎嘎響聲,自巳不能控制。這種證狀使人精神疲勞,他每每訴說自已周身病,不停地四出尋醫問藥,醫生、專家見過無數,也無計可施。由朋友介紹到診,當時他精神疲憊,閉目不慾視物,問他飲食起居等項,均為正常,睡眠充足,胃口正常,但面色黃暗無華,自訴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習慣性便秘、帶狀皰疹、濕疹,等等,林林總總,數之不盡,感覺自已渾身上下無一處自在。脈細緊、舌淡無澤,苔白厚,證屬少陽、陽明合病,此病由來已久,究其原因,可能在市場競爭的大風浪中,過度緊張,疲勞,身體失養,血氣鬱滯,中寒裡飲,治以疏通氣血,溫中袪飲,方藥選用「大柴胡湯」合「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飲服,結合針灸治療。

處方用藥:北柴胡二錢、黃芩三錢、法半夏四錢、生大黃一錢(後下)、枳實四錢、白芍三錢、乾薑二錢、紅棗二粒、浮小麥一兩、炙甘草錢半、生石決明一兩、 每日服一劑。每三天復診一次,守方加減用藥治療一個月。期間每三天針灸一次。經過此治療,大便暢通,精神好轉,眼瞼抽搐消失,不過仍有磨牙,次數減少;時不時仍閉目不願睜開。

2019年10月25日,次此覆診,脈細緩、舌淡紅、苔白,證屬太陰病,病情由陽入陰,但證狀減輕,此亦無雖多慮,陽證得解,餘少量病邪轉為陰證,是中虛內飲,當隨證治之。治以溫中袪飲,疏解氣機,方藥選用〝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生牡蠣、玫瑰花、茉莉花、人參花、合歡花、珍珠母、莎苑子飲服。

處方用藥:浮小麥一兩、炙甘草錢半、紅棗二粒、生石決明一兩、生牡蠣、一兩、玫瑰花一錢、茉莉花一錢、人參花半錢、合歡花半錢、珍珠母一兩、莎苑子四錢,每天飲服一劑,連服六天,每三天復診一次,守方加減用藥治療五個月。結合針灸治療。

五個月後,處方改為:吉林長白山人參錢半、霍山金釵石斛二錢、梧州蛤蚧半隻、肉蓯蓉錢半、黑枸杞子半錢、浮小麥一兩、哈蜜紅棗一粒、炙甘草錢半、生石決明一兩、生牡蠣一兩,每週飲服一劑,連服二十劑。

療效跟進治療後精神佳,眼瞼抽搐、磨牙證狀消失,隨訪數月未見病情覆發。

醫囑多食蔬果,戒食辛辣,戒煙戒酒。

附「大柴胡湯」方解:藥味為:北柴胡、黃芩、法半夏、大黃、枳實、白芍、生薑、紅棗。「大柴胡湯」是小柴胡湯去人參、甘草,加大黃,枳實、芍藥而成。以和解為主。而兼瀉下并用的方劑。使少陽、陽明之邪得以雙解。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於2021年9月

人體新器官—經絡

中醫經絡的存在與否,已經由美國的國家科研團隊攻關突破,在2021年4月,國際醫學期刊《循證補充和替代醫學》刊登論文、哈佛大學科學家使用新的顯微技術,首次清晰觀察到沿人體經絡穴位遷移的連續熒光線,認為與中醫的經絡學說高度相似,研究人員據此判定:中醫經絡的確是存在的。正式宣布:〝我們已經證實華夏中醫學的人體經絡學說理論是正確的!〞。美國的科學研究人員在文章中說道:〝長久以來,中醫的經絡系統是否合理,一直是現代醫學質疑的主要對象,我們的研究發現證明,中醫經絡的確是存在的。這將會為未來人類醫學的融合性發展提供必要的理論支撐,將促進中國醫學與世界醫學的結合,產生一個新的醫學紀元!〞

根據美國科研人員論文提供的信息,這個新器官—經絡具有以下5個特性:

第一、充滿液體,其液體在人體內含量極高。

第二、這個新器官可以触及體內的所有組織,也就說可以和全身所有的器 官發生聯系。

第三、此器官非常微小,不易被發現,所以被現代解剖學忽略了近150年,是  由於科學不斷的進步,才被意外發現的。

第四、這個器官有助推動癌症等疑難雜症的治療能力。

第五、這個新器官有緩沖功能,可以保護其它器官。

事實證明,美國科學家新發現的這個新器官的特點,和我們中醫中的經絡學說高度相似,基本符合了傳統經絡學說理論的內容。因此關於經絡到底是什麼,中國的老祖宗早就說了,它是組織液的循環通道。

中醫的經絡學說也具有5大特點:

第一、經絡運轉人體氣血。

第二、經絡聯絡人體臟腑。

第三、經絡無法肉眼直接看見。

第四、經絡傳導人體病情。

第五、經絡保護人體臟腑。

長久以來,西醫否定中醫科學性的重要依據,就是經絡不存在的觀點,今天這觀點被科學證實了。這無疑是2021年醫學界最為重大的理論實證,也將帶來極為重大的意義。

趙生健康網編輯室整理

2021年9月

大柴胡湯怎樣治哮喘?治多囊卵巢症?

經方大師胡希恕曾經用「大柴胡湯」治愈哮喘病,很多人都嘖嘖稱奇,舉一個病案:康某,男性,36歲,病歷號143153,1964年4月29日初診。3年前因食青辣椒而發哮喘,在東北久治不效,而來京求治。冬夏皆作,始終未離氨茶碱(止喘西藥)。半年來多服補肺益腎之劑,證反有增無減。近日哮喘發作,晝輕夜重,倚息不得臥,大汗淋漓。伴胸悶腹滿,口乾便秘,心悸眠差,苔薄白,脈沉緩。

證屬少陽陽明合病,兼挾瘀血而現大柴胡湯合桂枝茯苓丸加生石膏湯證:

柴胡12克,黃芩10克,生薑10克,半夏12克,枳實10克,炙甘草6克,白芍10克,大棗4枚,大黃6克,桂枝10克,桃仁10克,茯苓10克,丹皮10克,生石膏45克。

結果:上藥服2劑,諸症減輕。3劑後大便通暢,哮喘未作,停用氨茶碱等。但因仍有口乾,原方再服3劑遂愈。1966年9月25日出差來京,告知:2年來曾數次感冒咳嗽,但未發哮喘。(稿自《經方傳真》)

胡師對「大柴胡湯」這條方的解釋,指出「病已並於陽明,則須大黃兼攻裡,……加枳實以治心下堅,加芍藥以治腹滿痛,故此治少陽陽明並病……。」

胡師為「大柴胡湯」編的方歌歌訣,也很明快很易懂,「大柴胡湯用大黃,夏芩枳芍棗生薑,病傳少陽兼陽明,胸脅滿痛不用慌。」

那麼這就很明確了,大柴胡湯治少陽經兼陽明經的病。只要辨證認準了少陽陽明並病,就有用上它的機會。

中醫強調辨證論治。多囊卵巢綜合症,有沒有一套一概而論的固定治法呢?我們認為還是要先辨證。常見同一個西醫的病名,會有多種中醫的治法,(同病異治特色)。這個病通常是女性因為雄性激素過度上升所導致的,有一種說法,不一定最精確,或者能幫助我們理解,因雄性激素分泌過多,女性的卵巢內出現多量不成熟的卵子,正因為它不成熟,卵泡未能像正常排卵一樣排出,它又沒有破裂,留在卵巢內堆積成一個個小囊,便成為卵巢囊腫。「多囊卵巢綜合症」,西醫稱作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症狀包括月經不規則、無月經、經量過多、多毛症、粉刺、盆腔疼痛、難以受孕。多數醫學研究認為是受遺傳因素影響。中醫亦認為,先天正氣不足是內在原因。一個女孩子在成長發育階段,如果腎氣充盛,可以為正常卵泡的排出提供原始動力,於是就正常行經,容易受孕。如果腎氣虧虛(現代醫學語言說激素比例失調,黃體酮不足,雄性激素過多),冲任不暢達,則不能促進卵泡成熟,不觸發排卵。

2020年3月,接診一位這樣的病人,已經知悉自己多囊卵巢綜合症10年,亦知道避孕藥治療只屬治標,且有副作用,所以不選擇服食。到診時,年齡27歲,已經閉經近10年,身高1.5米,體重180磅,粉刺,脫髮,便秘,易餓,多食,膝痛,性情易怒。此病與先天有很大關係,屬腎氣虧虛,又兼肝失疏泄,氣機失調,按一般中醫分型論治屬腎虛肝鬱型。我們用《傷寒》六經辨證,刻下脈細緊,舌淡紅,苔薄白,認為證屬少陽陽明並病,氣鬱裡結,致冲任失調。如果不及時作出適切治療,有可能繼發血糖、血壓、心臟等疾病,或阻塞性睡眠呼吸問題。治療思路:和解清裡。方藥選用「大柴胡湯」加減,宣通氣血,疏解病人的氣鬱裡結,「大柴胡湯」的方解已經在上面提到過了,運用時加牡丹皮、蒲公英、有時加桔梗,活血散瘀通經,散癥積。

治療後,患者大便漸漸通暢,不再暴食,暗瘡粉刺消失,停止脫髮,體重由180磅減至130磅。治療5個多月經期終於復來,此後40天左右行經一次,至最近月經週期大約32天一次。整體情況有了很大的改善,現在仍接受湯藥及針灸治療,以期達到正常女孩子的生活質量。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8月

 

學習《傷寒論》針灸取穴心得

循經取穴

針灸如何取穴,如何形成一套成熟的取穴經驗,是需要長期學習和反覆實踐的,臨床上因病人身材的高矮肥瘦各有不同,要做到精確取穴每每需作出適當的調整,偏差亦是有可能出現的。但是我們針灸的目的是治病,一定有些原則是不可偏離的,是甚麼呢?經脈的循行不可偏離。《傷寒論》第8條「欲作再經者針足陽明,使經不傳則愈」,第292條「脈不至者灸少陰七壯」,第343條「脈微,手足厥冷,煩躁,灸厥陰」。我們可以看到,針足陽明,灸少陰,灸厥陰,都沒有明確指出取哪個穴位針刺哪個穴位艾灸,只是指出了經脈,學中醫的人就應該心中有數,這是給了我們一個方法,指出循經取穴的路線,在循經取穴的原則下,選穴首先「勿失其經」,具體在這條經脈上選取哪一個穴位,或者哪幾個穴位,醫師就應該根據病情而定了。

 

由局部入手,內外合治

《傷寒論》原文117條,「燒針令其汗,針處被寒,核起而赤者,必發奔豚。氣從少腹上衝心者,灸其核上各一壯,與桂枝加桂湯,更加桂二兩也。」這是說一個人得了表證,醫者用燒針刺他以使他出汗,本想治表證,但是被針灸的地方腫起來了,這就是發生了局部感染。由此又再發生一個奔豚證,是一種神經症候,病人感覺有股氣從少腹上衝胸心。從局部的病到並發症,怎麼治呢?張仲景告訴我們先用灸,「灸其核上各一壯」,疏散局部寒邪,治療針處感染,(就是腫起那一處) 然後第二步再用藥,用「桂枝加桂湯」,以泄奔豚之氣。這就是先從局部入手,再進行內外合治。

第171條,「太陽少陽並病,心下硬,頸項強而眩者,當刺大椎、肺俞、肝俞,慎勿下之。」這裡是說,病人先得了太陽病,病又傳入半表半裡,發生少陽病,而太陽病還不罷,叫做太陽少陽並病。仲景說,可以用針刺之法。刺大椎穴,意思是取督脈上的穴,大椎,它是手足三陽與督脈之會,再配膀胱經肺俞穴,少陽肝俞穴,袪除胸腹間的邪熱之氣,疏解太陽表邪導致的頸項不適和眩暈,還有少陽經證的「心下硬」。

 

利用經脈開闔轉樞關係阻止病傳

《傷寒論》第8條「太陽病頭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經盡故也。若欲作再經者,針足陽明,使經不傳則愈。」太陽經病,得之七八天,太陽本經行盡,應當自解而愈,如果不愈呢,病不見好就有傳變至陽明經的可能。這時候用針,就不能只顧太陽經或督脈穴,而應該針刺足陽明經,比如足三里,截斷這個病的傳變。這裡可以看到,想阻止病的傳變,怎樣去選經用穴,仲景給了很重要的提示,我們用心揣摩一下,把三陰三陽轉經的關係牢記、活用,截斷扭轉病傳是有可能的。

 

隨證之虛實而取穴

《傷寒論》143條,「婦人中風,發熱惡寒,適經水來,得之七八日,熱除而脈遲身涼,胸脇下滿,如結胸狀,譫語者,此為熱入血室也,當刺期門,隨其實而取之。」

這段是說,婦女正在感冒時來月經,此時血虛子宮虛,外表邪熱乘虛而入血室,人得病往往都會這樣,身上哪個地方虛了,客邪之氣就往哪裡去。熱入血室常常出現柴胡證,所以「胸脇下滿,如結胸狀」;而同時有「譫語」,胡言亂語了,這就提示有陽明證,但又不絕對是陽明,也可以是熱入血室造成的,它影響到腦系。仲景説,這時刺期門。胡希恕說,就是解這個地方的實熱。在針灸治療上刺期門是祛胸中邪熱。這樣取穴,就是隨證之實而取穴。

《傷寒論》142條,「太陽與少陽並病,頭項強痛,或眩冒,時如結胸,心下痞硬者,當刺大椎第一間、肺俞、肝俞,慎不可發汗,發汗則譫語,脈弦,五日譫語不止,當刺期門。」這裡面說的「頭項強痛」,辨證是屬太陽證;「或眩冒,時如結胸,心下痞硬」,是涉及少陽證,不過,注意到「或」「時如」這些字眼,它不是很肯定,提醒讀者少陽證不明顯,時有時無。仲景說可以用針刺,「當刺大椎第一間」,就是在第七頸椎與第一胸椎脊突之間進行針刺,同時還取肺俞穴和肝俞穴。刺大椎第一間的作用,是瀉胸中熱氣,解上焦表證。少陽病只可和解不可發汗,所以「慎不可發汗」。到第五日的時候,病人譫語,還不止,變成少陽和陽明並病了,成實證了,此時「當刺期門」,刺期門穴袪胸中邪熱。

可見,根據病的虛實表裡,再取穴治療,也是一種方法。

 

辨證取穴

《傷寒論》第24條:「太陽病,初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先刺風池、風府,卻與桂枝湯則愈。」這段說的是,病人太陽中風桂枝湯證,服藥不但病沒好,反而煩躁不解。這種表現是屬於經腧不利,因邪犯清陽,邪盛氣滯,肌不和,肌肉呈現太過緊實甚至充血狀態,(拔罐、刮痧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服中藥後藥力受阻,這時可用針灸,取穴在頭,取風池穴疏風清熱通絡,取風府穴打通督脈陽氣,扶正氣。然後再給予桂枝湯內服,病就得好了。

這裡告訴我們,針灸治療和藥物治療要靈活配合。

 

資料來源:編輯室

202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