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1, 2012

回憶早年醫案-膽管蛔蟲〝烏梅丸〞治癒

一九七二年秋天,我在廣東省惠來縣華湖衛生院駐診時,有一位留醫農婦、年約50歲、右上腹劇痛,每隔4至5分鐘劇烈嘔吐一次,嘔吐物為胃內容物及黃水,西醫給她肌肉注射止痛藥無效,經超音波檢查後,確診患〝膽道蛔蟲症〞,準備給她手術治療。她拒絕做手術,而要求中醫藥診治,當時她的證狀:口苦咽乾,不思飲水,自覺往來寒熱,大便溏稀,右上腹壓痛明顯,舌質淡無光澤,舌苔白潤,雙手脈沉細。症屬太陰經、厥陰經、少陰經合病,上熱下寒的半表半里陰寒證,引致蛔蟲蠕動爬進膽管,治以安蛔止痛,調整陰陽,方藥取用《傷寒論》之〝烏梅丸〞治理。藥物如下:烏梅三枚、細辛根一錢、乾薑二錢、黃連片一錢、當歸片二錢、熟附子二錢、蜀椒一錢、桂枝五錢、黨參三錢、黃柏二錢。結果:中午12時服藥,下午2時患者腹痛、噦吐減少,顯得疲倦欲睡,直至夜晚醒來,她的腹痛、噦吐等症狀完全消失,並欲進食。日後繼續飲服上方5劑,每天一劑,病癒出院。

當時病者及其家人非常感謝我,不需剖腹手術治療,而只需服用6劑中藥能治癒。那時候,我深刻的認識到治病需要中西醫結合,這病靠西醫的超音波檢查,能準確地知道蛔蟲爬進膽管,也要靠中醫《傷寒論》之〝烏梅丸〞全面精細的辨症施治,蛔蟲才能爬出膽管,讓患者痛、吐等症狀消失而病癒。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2年12月20日

器官移植——換肺

2012年10月,香港瑪麗醫院成功地為一位女士做肺移植手術。這位女士術後情況穩定期間,發了一封電郵給我,告知我她術後的身體狀況,現時無需呼吸機協助呼吸,可以慢步行走,自由飲食。醫生說:再留醫觀察幾週,便可回家生活。

這病人於2011年6月3日晚,在友人的陪同下來到我診所求診。當時證狀:呼吸困難、咳嗽、痰白、飲食尚可、大小便正常、經期不正常,口唇指甲紫暗顯示缺氧,脈沉緊、右寸沉細,舌質紅降、苔白膩。她所患的病是屬於太陽經表虛證,太陰經、少陰經失調。證屬寒邪內飲,寒氣迫肺,治以解表散寒,內袪水飲。方藥選用《傷寒論》之〝小青龍湯〞加葶藶子、竹瀝黃、海浮石。加針刺治療。第二次到診:2011年6月6日晚,證狀未見好轉,繼續按上方治療。第三次到診:2011年6月9日晚,證狀還未見緩解,我給她診脈,脈出現沉細,帶結、代之象,我再仔細檢查,發現心律不整,肺音微弱。我不給她作任何中醫治療,並立刻囑咐她到候診處靜坐,等待救護車送到醫院留醫診治。

她在留醫期間,經香港律敦治醫院、瑪麗醫院心肺專科證實她,患的是先天性免疫功能缺乏引至肺淋巴管平滑肌瘤。在西醫方面現時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治療此症,唯一的處理方案便是給予氧氣,等待換肺。之後她來電給我,要求給她做中醫治療,於是我每三天指定診所醫師上門給她針刺一次,並每天飲服中藥一劑。我選用《金匱要略》之〝葶藶大棗瀉肺湯〞合〝麻黃附子細辛湯〞加正官庄高麗人參、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斛、黑鑒蓍、紫河車、百合、非洲海底椰。針刺穴位:百會、四神聰、頭維、印堂、迎香、上迎香、地倉、頰車、曲池、尺澤、外關、合穀、血海、足三里、陰陵泉、三陰交、關元、氣海、中脘。她經過十六個月的中西醫治療,然後能夠保持著良好的體質,把握這次難得的機遇接受換肺手術。終於讓她的生命得到延續。當然,在這裡我們對器官捐贈者也表示由衷的敬意。

肺移植治療在疾病國際指南資料得知:1946年俄羅斯著名生理學家里梅沃夫開始做肺移植的動物試驗,開創了肺移植的先河。1983年11月7日加拿大多倫多總醫院的Cooper教授為一名58歲男性作未期肺纖維化者的右肺移植,術後病人出院恢复正常生活,6年半後不幸死於腎功能衰竭。6年半中他的生活質量非常好,恢复全日工作,參加旅遊,行山、游水等活動。

我寫完這篇日誌(1/12/2012)時,患者再發電郵給我,告知她剛剛出院回家,感謝我們給她的中醫藥治療。我們也祝賀她肺移植成功,更祝願她日後的生活質量美好。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2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