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8, 2016

支氣管癌—葶藶大棗瀉肺湯

支氣管癌—葶藶大棗瀉肺湯 

杜先生,病歷編號80828X,出生日期:1944年6月,住址:九龍觀塘麗港城,職業:退休,婚姻狀況:已婚。2015年8月3日到診。

病癥杜先生,病歷編號80828X,出生日期:1944年6月,住址:九龍觀塘麗港城,職業:退休,婚姻狀況:已婚。2015年8月3日到診。

治則證屬太陽經、少陰經合病,外邪內結,痰飲停滯,瘀阻肺臟脈絡,治以溫陽化飲,袪瘀通絡,方藥選用〝五苓散〞合〝葶藶大棗瀉肺湯〞加蛇莓、守宮、山葡萄根、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石斛飲服,結合針灸治療。

處方(中藥治療):(藥材)豬苓一錢半、澤瀉五錢、桂枝五錢、茯苓四錢、白朮四錢、葶藶子四錢、哈蜜紅棗一粒、蛇莓五錢、守宮半錢、山葡萄根二錢、吉林長白山人參二錢、霍山金釵石斛二錢,每天飲服一劑,連服三十劑。(針灸治療):(穴位)百會、四神聰、上星、印堂、廉泉、承漿、迎香、地倉、頰車、聽宮、曲池、尺澤、外關、合谷、關元、氣海、上脘、血海、足三里、陰陵泉、三陰交,每隔三天針刺一次,共三十次。

療效跟進治療後胸腔積水消失,臨床症狀減輕,繼續治療。

醫話杜先生患支氣管癌,辨經屬太陽經、少陰經合病,外邪內結,瘀積成癌,以方類證,選用〝五苓散〞合〝葶藶大棗瀉肺湯〞溫陽化飲,清肺強心;蛇莓、守宮、山葡萄根清解癌毒;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石斛,提高自身免疫功能,阻止癌細胞擴散,結合針灸治療,功效顯著。

醫囑均衡飲食,多吃蔬果,戒煙戒酒,戒食辛辣、肥膩食物,原方予三十劑,每天飲服一劑,一個月後復診。

(醫案中病人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住址均非真實)

文字整理於2016年 2月
資料提供:趙醫師

 

河北姑娘來港尋醫問藥,重拾希望

  高小姐,年齡29歲,北方人(河北任丘市人)跟隨丈夫居住在海南。於2015年6月因持續兩個月下腹部脹痛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海南分院檢查,患者10余年前曾做過闌尾炎切除術,經檢查盆腔內可見多房性包塊,大小為17.9cmx11.0cmx14.9cm。送檢至北京協和醫院病理確診為(左卵巢)交界性粘液性囊腺瘤。交界性黏液性囊腺瘤 治療以手術為主,術後輔以化療。由於患者年齡尚輕,未孕產。建議接受腫瘤切除術。術後腫瘤再生,左下腹部疼痛嚴重。患者拒絕化療,多次去北京探訪名醫,均無效。經親人介紹尋求趙醫生治療。趙醫生熟讀經方,重視六經辨證理論。認為患者為太陽經與少陽經合病,選擇宣通氣血的名方“四逆散”合《金匱要略》主治婦人腹痛的“桂枝茯苓丸”治療患者左側的卵巢瘤。加守宮,蛇莓,淮牛膝。守宮治療腫塊粘連性疾病,蟲類藥,祛瘀走竄。蛇莓有活血散瘀、治腫抗癌作用。淮牛膝引藥下行,使惡血有路可排。

  在飲中藥同時配合針灸治療,趙醫生采用十二經、任脈、督脈多穴位治療,疏通氣機,活血通絡。並在病灶局部施針,破惡血,消腫塊。

  患者2月6日首診,過年帶藥服用10劑,2月15日復診。患者口述左下腹部的疼痛明顯減輕,醫生手觸診,摸到包塊變小。患者稱自己在海南,河北,北京尋訪名醫,吃藥後都沒有在趙醫生治療後效果明顯。對於未來的治療很有信心。再次帶藥45劑。趙醫生醫囑第一個月每日一劑,第二個月隔日一劑。2個月後帶影像檢查報告,復診。看著患者臉上重燃治療的喜悅,對未來的憧憬。唯有祝她身體早日康復!

 

  

資料提供:趙醫師

資料整理:JUDY

2016年2月26日

醫師手記——中風病案一則

  2015年,秋天。一個微雨的夜晚,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走到街口轉角處,見雨停了,抖一抖雨傘上的水珠,把傘收起,一抬頭,有張依稀相識的臉孔正好和我打了個照面,對方是個年輕人,他見到我,一抹巧遇的欣喜從臉上掠過,急忙喊了一聲:「醫生,還記得我嗎?」我回答:「記得。」不久前,我曾經給他治病。他駐足在街旁,指著前面一家私立醫院,用詢問的語氣說:「我母親最近中風了,就住在這家醫院,所幸目前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住私家醫院,醫療費用負擔挺重的。想請教您,治中風病,中醫治療效果好不好?」經過瞭解,那位病人目前神智清醒,腦溢血情況穩定下來,但是半身不遂,言語不清,能夠食流質,能夠大小便。當時我回答他,中醫治療效果會很好,我能治好這個病。他聽了之后表情喜出望外。

  三天後,年輕人推着輪椅將母親送到我的診所來。那天是2015年10月25日。

  他們帶來私家醫院檢查結果,CT顯示:左腦腦血管溢血,形成一個2.6cm X 1.4cm x 2.5cm 的瘀塊;右腦有舊的腦溢血在基底中樞神經;腦前頁也有細小的慢性缺血性斑點。

  臨床體徵:右側上下肢無力,半身不遂,右臉肌肉萎縮,右臉和右手感覺差。

  中醫四診(望聞問切):患者表情呆滯,言語遲頓,舌淡紅,苔薄白,脈細緩。

  首診辨證:用六經辯證法,屬太陽經、陽明經、少陰經合病。外邪內風所致。

  處方:小續命湯加大黃,僵蠶。六劑,每日服一劑。

  同時每三天施以一次多經絡多穴位針灸。

  二診:脈像、舌像基本如前,病情穩定,但是大便不暢。

  處方:桂枝加黃芪湯合甘麥大棗湯加石決明,生牡蠣,大黃,僵蠶。六劑,日服一劑。

  多經絡多穴位針灸如前。

  三診:患者語言能力開始改善,扶著拐杖可以自己行動,睡眠可。延用上方,六劑。

  繼續針灸。

  第四診:仍見外邪內虛,處方延用上方加地龍乾。繼續針灸治療。囑每星期來復診。

  以後陰經病逐漸轉向陽經,病情明顯好轉。處方用上方去石決明、牡蠣,加穿山龍,守宮。以此法治療三個月,病人半身不遂基本上痊癒,不用拐杖行走,面部感覺恢復,左右臉基本對稱,語言流利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病人和家屬滿意療效。

  可喜的是,病人選擇了中醫,實屬明智,享用到私家醫生服務的方便貼心,醫療費用也得以節省。

  趙醫師

  2016年2月

脊骨癌—腰腿痛方

  甄先生,病歷編號80843x,出生日期:1936年x月,住址:九龍啟業村啟泰樓xx室,職業:退休,婚姻狀況:已婚。2015年11月10日到診。

病癥求診者十幾年前已患糖尿病、高血壓,2012年1月經伊利沙伯醫院診斷患晚期前列腺癌,已擴散至脊椎骨,2012年4月,血液檢查前列腺特異抗原(PSA)400ng/ml(正常0–4),經醫院醫生行手術切除兩側睪丸、化療後、口服藥物治療後,經朋友介紹而來求診。當時症狀:右側下背腫脹、劇痛、日常無法彎腰、轉身、躺著睡覺,小便頻數、不暢,精神差,食慾佳,血糖19.8mm0l/L。舌淡紅、苔白,脈細緩。

治則經屬少陰經、太陰經合病,外邪內虛,瘀結成癌,治以化濕驅寒,祛瘀消腫,方藥選用〝腰腿痛方〞合〝甘麥大棗湯〞加正官庄高麗人參、馬鞭草、劉寄奴,結合針灸治療。

處方:(中藥治療):(藥材)當歸片二錢、生地黃三錢、赤芍三錢、丹參三錢、淮牛膝三錢、乳香半錢、沒藥一錢、浮小麥一兩、哈蜜紅棗一粒、炙甘草錢半、正官庄高麗人參半錢、馬鞭草五錢、劉寄奴五錢,每天飲服一劑,連服六十天。(針灸治療):(穴位)百會、四神聰、上星、印堂、迎香、地倉、頰車、聽宮、曲池、尺澤、外關、合谷、關元、氣海、上脘、血海、足三里、陰陵泉、三陰交,每隔二天針刺一次,共針三十次。

療效跟進調治後腰背腫痛消失,血糖8.3mm0l/L,繼續治療。

醫話甄先生患晚期前列腺癌,經手術、化療、口服藥物治療後,症狀未能控制,取用飲服中藥、針灸治療,功效明顯。

醫囑休息,均衡注意飲食,多吃蔬果,戒食辛辣,戒煙戒酒,定時治療。

(醫案中病人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住址均非真實)

文字整理於2016年2月
資料提供:趙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