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1, 2016

給馮世綸先生的信

尊敬的馮世綸先生:

  您好!

  我是一名香港執業中醫,年近七十了。學習和臨床應用經方多年。在漫長的工作實踐當中,了解到經方派醫家中一位重要的代表人物-胡希恕先生,在理論研究和臨床實踐上,取得豐碩成果,他的成就對我們有重要的指導作用。由於胡希恕先生對仲景學說的堅定信心,以及殫精竭慮探索研究,向我們展現了經方的可靠性和實用性,振奮了我們作為後學者的信心,甚至可以說哺育了我們的成長。

  成長的路上,我們之所以能夠吸取到胡老學說的精華,首先要感謝的人,就是馮世綸先生您了。馮先生您多年來在繼承胡希恕先生經驗、闡釋弘揚胡老獨特的理論體系方面,做了大量出色的工作,我對先生發自內心的感激和尊敬。

  多年來,馮先生整理的胡希恕經方學說一系列書籍,我每每帶在身旁,捧讀再三,手不釋卷,深感一本《傷寒論》古樸可珍,由於您們的傳承釋義,使我一步步探得仲景心法,一通百通用傷寒。雖與先生素未謀面,每當掩卷深思,感覺似乎與先生神交已久。

  有緣與馮先生的一位年輕學生鍾衛燕醫師共事一段時間,適逢此次鍾衛燕醫師上北京參加學術交流活動,修書一封,托她親自帶給先生您,表達對先生的感謝和敬意。

                           後學者  趙生 上

                           2016年6月 1 日

PSX_20160701_122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