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6, 2014

終身學習

國雄兄是相識多年的老朋友。近日贈字一幅“獨步經方,兼通百家,專治頑疾”。感激國雄兄的墨寶與厚意之餘,越發感到不能有一刻怠慢。術業可精不可廢 。我自幼對中醫藥耳濡目染,母親患病,發燒不退,我的舅父寫一條小方子,是桂枝湯,囑我在附近小鎮抓藥煎煮,一劑而癒,所費只是幾角錢。稍長,跟隨舅父修習醫書,以《黃帝內經》、《傷寒雜病論》為主。即使在經歷了社會的災難和家庭的災難之後,我長大成人也沒有動搖過學醫從醫這個目標。數十年來中醫經典學說一直不離身邊,仲景是我的宗師。勤求古訓,博採眾方,溫病學派創始人吳鞠通,一代針炙宗師皇甫謐,他們的著作,都是我研讀書目中的重點內容。中醫累積數千年的傳承,理法方藥內容龐雜繁多,且國土幅原遼濶,南疆北地,人的體質有差異,天然藥材出產不同,經過多年的研讀和梳理,我深明以經方為主,輔以百家學說,靈活運用,針藥並施,這樣治病才能從心所欲,療效顯著。學海無涯,唯勤是岸。歷代醫學名家,無一不是經歷國難、家破之痛,發奮苦學,窮一生精力貢獻給治病救人這個崇高而又艱苦的職業。於是乎,日間診病,夜來讀書,“春蠶到死絲方盡”,我們敬業樂業的中醫,都是靠這樣學會治療頑疾的。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4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