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19, 2013

左腦中風—獨活寄生湯

一九七一年夏天,我在廣州市期間,廣州中山大學方孝岳教授,當年82歲,左腦中風後,身體右側癱瘓。其親友邀請我出診治療。當時血壓高,言語不清,吞噬困難,飲食欠佳,二便困難,睡眠差,脈虛弦,舌紅,苔白膩。證屬太陰經、少陰經、厥陰經合病,血虛氣滯,瘀阻經絡,脾腎兩虛,肝火上擾清竅,治以溫補氣血,化瘀通絡,方藥取用孫思邈‘獨活寄生湯’。藥物如下:當歸片二錢、熟地黃三錢、白芍四錢、川芎二錢、黨參五錢、茯苓四錢、炙甘草二錢、玉桂半錢(沖服)、淮牛膝三錢、鎖陽四錢、肉蓯蓉四錢、杜仲三錢、秦艽三錢、防風二錢、細辛根一錢。上方每天飲用一劑,連飲三十天,每隔三天針灸一次,連針十次。我每週到他府上出診二次,半年後可自理日常起居生活,還請我到名酒家吃飯、飲茶。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3年2月19日
寫於 汶萊

濕疹—麻黃連翹赤小豆湯

一九七二年夏天,我在廣州市期間,鄰居一位年約十歲女孩,患濕疹六年餘,有一天她突然發熱惡寒,身目發黃,皮膚搔癢,口渴欲飲,小便少黃,脈浮弦,舌紅,苔白膩。證屬外邪里濕,鬱而化熱,治以解表化濕,清熱退黃,方藥取用‘麻黃連翹赤小豆湯’。藥物如下:炙麻黃二錢、連翹三錢、赤小豆五錢、桑白皮四錢、北杏仁三錢、生薑三片、哈蜜紅棗一粒、炙甘草一錢。上方每天飲用一劑,連飲五天,熱退、黃退,續上方再飲三十天,每天一劑,每隔三天針灸一次,連針十次,濕疹痊癒,隨訪十年未見病發。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3年2月12日
寫於 汶萊

濕溫病—麻杏苡甘湯

一九六九年夏天,我駐廣東省惠來縣華湖公社衛生院期間,一位農夫、男性,年約五十歲,因發高熱三十余天不退住院,醫院給他抗生素、退熱藥未見療效,經骨髓穿刺,診斷為”亞急性敗血症〞。主診西醫找我會診,症見頭暈,四肢沉重,惡寒、口渴,嘔噦,脈滑、細數,舌紅,苔白膩,證屬太陽陽明合病,濕熱困表,方藥取用‘麻杏苡甘湯’加蒼朮、蘇葉。藥物如下:炙麻黃三錢、北杏仁四錢、生苡仁五錢、炙甘草二錢、蒼朮四錢、蘇葉五錢。上方每天飲用一劑,連飲六天,每三天針灸一次,連針二次。病癒出院,隨訪三年,未見病發。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3年2月12日
寫於 汶萊

心肌炎—炙甘草湯

一九七二年秋天,我往廣東省普寧市探親期間,親戚鄰居一位年約七十歲婦人,心悸氣短十餘年,心慌、驚恐,動即發喘,飲食二便尚可,脈沉細、結、代,舌降有瘀點,苔白厚。證屬津液虧虛,血不養心,治以益氣生津,養心安神,方藥取用‘炙甘草湯’ 加浮小麥、生龍骨、生牡蠣。藥物如下:黨參五錢、生地黃三錢、桂枝五錢、阿膠三錢(烊沖)、麥冬四錢、乾薑錢半、哈蜜紅棗一枚、炙甘草三錢、浮小麥一兩、生龍骨一兩、生牡蠣一兩。每天服藥一劑,連飲三十天,每隔三天針灸一次,連針十次。病癒。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3年2月12日
寫於 汶萊

腎衰竭—五苓散

一九六九年,我在廣州市期間,一位年約四十歲婦人,患有嚴重腎衰竭,全身浮腫,咳喘,不能躺臥,飲食差。醫院檢查其腎功能示:尿素、肌酸酐高,鈉高。尿常規:蛋白++++,紅血球+++。親人介紹她前來讓我診治,當時症狀:腹脹肢腫,氣促咳逆,汗出惡風,口渴思飲,舌紅苔白,脈浮數。證屬外寒內飲,方藥取用‘五苓散’ 加葶藶子、哈蜜紅棗、粟米鬚。藥物如下:豬苓三錢、澤瀉四錢、桂枝五錢、茯苓四錢、白朮四錢、葶藶子四錢、哈蜜紅棗一枚、粟米鬚一兩。每天服藥一劑,五天後小便量多,浮腫消退,餘症已消。原用上方加減調理,不需洗腎,正常生活十餘年後,患肝癌病逝。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3年2月12日
寫於 汶萊

慢性關節炎—當歸四逆散

一九六七年,我駐診於廣東省惠來縣華湖公社衛生院,一位老婦年約六十歲,每年冬季她四肢關節必紅腫疼痛,至夏季則不藥而癒。日常有頭暈,四肢冰冷,口不欲飲,舌淡紅,苔白膩,脈沉細,證屬外寒內飲,寒凝氣血,治以調和營衛,溫通氣血,方藥取‘當歸四逆湯’。藥物如下:當歸片三錢、桂枝五錢、白芍四錢、哈蜜紅棗一枚、炙甘草二錢、木通三錢、細辛根一錢。每天服藥一劑,連服三十劑,每隔三天針灸一次,連針十次,病癒。五年後訪之,未見病情復發。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3年2月12日
寫於 汶萊

心悸驚恐—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

一九七一年春天,佛山南海平洲大墟一位老婦,家中火災,受驚後,惶恐不安,心慌等,臥床不起,飲食欠佳。經中西醫治療後未見功效。朋友介紹前來求診。當時其脈象弦數,舌苔白膩,脈症合參,為外寒內飲,水氣上犯之證,方藥取用‘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加浮小麥、哈蜜紅棗、生石決明、玫瑰花。藥物如下:桂枝五錢、炙甘草二錢、生龍骨一兩、生牡蠣一兩、浮小麥一兩、哈蜜紅棗一枚、生石決明一兩、玫瑰花一錢。每天服藥一劑,連飲五天,病情漸癒。再服五劑,每天一劑,病癒。十年後訪之,未見病發。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3年2月12日
寫於 汶萊

表虛濕盛黃汗—桂枝加黃蓍湯

一九七零年冬天,廣州市羊城晚報編輯吳先生患肝硬化症,於醫院進行肝功能檢查示:黃疸指數、膽紅素偏高,臉色黧黑,肝脾腫大,常有胸脇痛,多年來經中西醫治療未見療效。經朋友介紹前來求診,見他內衣及衣領黃染,細問之下,乃知他患病以來不但汗出惡風,內衣因黃染而需每日更換,伴見腰體痠痛,需要人扶持。診其脈沉細,舌苔白膩,證屬表虛濕盛,治以益氣固表,利濕祛黃,方藥取〝桂枝加黃蓍湯〞。藥物如下:桂枝五錢、白芍四錢、乾薑二錢、哈蜜紅棗一粒、炙甘草二錢、甘肅蓍五錢。每天服藥一劑,服藥五天,汗出身痛漸減,飲食佳,可自已扶著走路。再服藥五劑,病癒。數年後隨訪,健康仍可,生活質量佳。本病是肝硬化症合并表虛黃汗病,黃汗不止,則肝病長期治療無效,當黃汗治癒,日常飲食均衡,肝硬化症情會逐漸改善。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3年2月12日
寫於 汶萊

太陽表虛症感冒發熱—桂枝湯

一九七零年夏天,我住在廣州市洪德路鳳寧南街,鄰居一位婆婆出街遭雨淋濕身後,第二天發熱(體溫39℃),出汗、頭痛、全身酸痛、流涕、打噴嚏、舌苔白、脈浮緩。證屬太陽表虛中風症,給與〝桂枝湯〞加紫蘇葉。藥物如下:桂枝五錢、白芍四錢、哈蜜紅棗一粒、炙甘草二錢、乾薑錢半、紫蘇葉五錢。服藥一劑後,第二天熱退,繼服藥二劑,病癒。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3年2月12日
寫於 汶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