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5, 2016

自信的笑容是最美的弧線

  初見李小姐,你會覺得這是一個羞澀的女子,右邊臉被頭髮遮住,頭略低。1988年出生的女性,正值最美的年齡,本當笑靨如花,為何低著頭,愁眉不展。坐在診療椅上,當她訴說自己的患病經過時,你會隱藏不住驚奇:她的右邊半個臉是向裡凹陷的,嘴角向上提拉的時候,右邊臉彷彿縮成一團,沒有肌肉覆蓋的感覺。怪不得候診的時候她低著頭,沒有一絲笑容。設想如果她笑起來,可能真的會嚇到人吧。臉上現出一個凹陷的黑色漩渦,可能真的會嚇到人吧。她用很輕的聲音訴說她的患病經過,趙醫生靜靜地聽著:2002年6月她發現右側臉部感覺變得有點異常,用手觸摸時有麻痹感,隨著時間推移,患處不斷增大和變硬,本來性格開朗的她變得沉鬱少言。她多次尋求皮膚專科治療沒有好轉,反而近三年病情逐漸加重。表層皮膚變黑變硬,甚至臉肌萎縮,右側臉形成一個小凹窩。四處尋醫,最終在九龍藍田皮膚診所醫生給她取皮膚組織作細胞檢驗,診斷為硬皮症。醫生無奈的告訴她目前沒有理想的方法治愈。經過朋友介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於2016年1月16日尋求趙醫生治療。趙醫生通過四診合參,六經辯證,辨患者為硬皮症,屬少陰經與厥陰經合病,採用中藥配合針灸治療。藥方選擇趙醫生獨創“硬皮症方”,方里的太子參、山茱萸、生鱉甲、生牡蠣等藥軟化皮膚;守宮,牡丹皮,甘肅芪,當歸,川芎活血通絡。配合針灸十二經要穴治療,尤其對臉部患處刺激,使其生肌活膚。

  患者接受治療一個月左右,面部肌肉逐漸生長出來,右側萎縮的面積縮小。有一次患者的姐姐陪伴她來看病,趙醫生說:“我都有點分不出你們姐妹倆了啦!” 這一刻,看到李小姐嘴角重新泛起了笑容 ,那種自信的微笑再次回到了她的臉上。姐妹倆都笑了,或許真正經歷過苦難的人,重新擁有自信才會那麼美。她的笑容化作一道最美的弧線深深地印在我的心裡。

 

資料提供:趙醫生
祁蘅迪寫於2016年4月25日

一個充滿陽光的下午

  一個充滿陽光的午後,門口進來了一個用手捂著臉,面露難色的中年女性,兩邊扶著她進來的一男一女,一進門便詢問:“趙醫生在這裡嗎?預約了看醫生。”我讓他們先坐下來等等。心中劃了無數個問號,究竟什麼病會讓人痛成這樣?竟連說話、走路都要用手捂著臉?帶著這樣的疑惑,我走進了趙醫生的診療室。

  看到坐在診療椅上的患者連說話的力氣彷彿都沒有,旁邊的一男一女自稱是她的一對兒女,訴說著患者的情況:女患者67歲,是慈雲山邨一名清潔工,2014年患上左側三叉神經痛,兩年來反复發作,冬季尤甚,服食止痛藥,效果不理想。近兩週左側三叉神經痛加重,疼痛劇烈到左眼流眼淚,需要用手捂住臉部疼痛才能稍微緩解,夜晚入睡,痛醒數次。近日在伊麗莎白醫院、將軍澳醫院和聯合醫院一共處方5種止痛藥給她,但是仍痛甚。患者自訴,每分每秒都是煎熬,甚至到醫院急診打止痛針也沒有太大的療效。子女說走投無路,在網上找到了“趙生健康網”得知趙醫生曾經治療過三叉神經痛,才重燃希望。

  趙醫生讓患者伸出舌,只見舌苔白厚。說道:“患者吃了太多的止痛藥,腸胃紊亂。”再仔細詢問,確是大便不正常,食慾不振。趙醫生對患者兒子說:“她吃了太多的西藥,胃腸功能已經紊亂,看看針灸結合吃中藥能否緩解一些疼痛,減少吃一些止痛藥,減輕胃腸道負擔。”因為疼痛不適,脈搏稍弦緊数。趙醫生六經辨證為太陰經與少陽經合病,氣滯血阻。選用“甘麥大棗湯”為主方,人的痛覺為中樞神經控制,用甘麥大棗湯減輕大腦對疼痛的反饋,並加入生石決明,生牡蠣,珍珠母,生龍骨抗痙安神。浙貝母,延胡索,肉桂粉消腫止痛。尤其加入趙醫生治療三叉神經痛的特色藥僵蠶,白附子,守宮,通經走窜,牽正面部神經。神經疼痛針灸治療是效果縣著的,趙醫生採用“通行十二經絡”的治療方法。尤其在三叉神經的神經分區,著重疼痛點的刺激。神奇的是,在患者接受針灸的20分鐘內,不會像剛進入診室那樣急躁,反而顯得面色平靜,呼吸平穩。按照醫囑,首次服藥,每天飲兩劑,三天針灸一次。服用中藥兩週,結合針灸治療,疼痛緩解顯著。

  3月19日,患者感覺頭暈,偏頭痛。複診時,舌象已有明顯改善,舌質淡紅,苔略白膩,三叉神經以疼痛難忍為主,趙醫生考慮是高血壓引起。BP:162/106,174/105。故在原方的基礎上加夏枯草,益母草,豨簽草三味降血壓的中藥。另外加入野天麻,熄風止痉,止痛定暈。患者繼續服藥。

  3月29日,三診。BP139/83,血壓已經恢復正常,頭暈頭痛得到改善。西醫止痛藥也減量服用。患者及子女都很欣喜療效之快。三診時,趙醫生選用“四逆湯”合“甘麥大棗湯”宣通氣血,鎮靜安神。去僵蠶。留用白附子,守宮,另外加夜交藤,改善患者由於長期疼痛而帶來的睡眠不佳的情況。

  或許這就是醫生的使命,能幫助患者及家人減輕痛苦,望著一家人遠去的背影,心中的責任也感油然而生。

 

資料提供:趙醫生

祁蘅迪寫於2016年4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