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 2015

以方類證

  2015年3月某日傍晚,有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伯伯,掛了一個諮詢病情號。老伯伯告訴我,他一位兒子,現年40歲,天生殘缺,不能站立,坐的姿勢都不能直,個子非常矮細,但腦筋靈活,他完成傷殘學校預科課程,也曾經IT工作。一年前他的性格突然變了,不肯上班工作,日夜睡不著,不停地大聲叫喚,自說有人抓住他頸部,迫他發出特別求救聲音,同時也不肯出门,不肯上街,不肯看醫生。85歲的老人,已經無力拖他去看醫生。但老伯愛兒心切,到處尋醫問藥,所到之處,中西醫生都是說:病人都見不到,哪里有藥醫?老伯伯一邊說,一邊抹著眼淚求我處方配藥給他兒子。這一刻,我抱著作為父親愛惜兒子的心情,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我向病人家屬講解到中醫有一種治法,只要你將病情詳細清楚告訴醫師,按傷寒學派的辯證方法,我有能力給他兒子處方。老伯伯一臉殷切期待,毫不猶疑地說:“梗係好啦,梗系好啦!”

  我熟讀中國現代傷寒家胡希恕老師提出以方類證,方證是辨證的尖端,是高度概括經方治病的方式方法,經方治病不是依據致病的具體病邪、病因,而主要依據證狀反應。再按傷寒論的先辨六經,後辨方證。在病者親人的要求和選擇下,我按胡希恕老師方法,給他兒子處方用藥。他兒子患的是太陰經病,津血枯虛,臟腑失養,精神紛亂,我取用〝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生牡蠣、紫石英、珍珠母、玫瑰花、茉莉花、桂枝治療,每天飲服一劑,連服五天。

  2015年3月25日,老伯伯又掛了一個咨詢病情號,一進診室就說非常多謝我,他說:〝醫師,我兒子服藥後,病情立即好轉,几乎正常人一樣,今天再來求你給藥,鞏固他的療效。〞我按上方加減法給他8天藥。

  按病者病況處方用藥,正是反應出胡希恕老師所說的,方證是辨證施治的尖端,是高度概括經方治病的方式方法,經方治病不是依據致病的具體病邪病因,而主要依據證狀臨床反應,很嚴格地施以相應的藥方,這個藥方也不是個人杜撰的,而是仲景先師的名方。這是一種有科學依據的方法,并且能便病人得到適切的服務。當然,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掌握的方法,要依靠深厚的理論基礎和大量的臨床摸索。胡希恕的方法,我在臨床上屢試屢驗,這是中醫學再創高峰,再領風騷的一個銳利武器,以方類證好,配合e世代,不久的將來,便可開創遠程服務。

資料提供:趙醫師
寫於2015年4月18日

雜誌的一編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