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9, 2022

柏金遜症

        X女士,86歲,患者因手足無力,大便不暢而求診。

      2017年,患者曾因有上肢麻痹、下肢無力求診。當時觀察其已呈現柏金遜症初期症狀,但不甚明顯,故依主訴辨為“痹證“,屬《傷寒論》六經辨證中“太陽經太陰經”合病,取方為“苓桂术甘湯”合“甘麥大棗湯”加淮牛膝。處方如下:茯苓四錢,桂枝五錢,白术五錢,炙甘草錢半,浮小麥一兩,哈密紅棗一粒,淮牛膝三錢。每天一劑,連飲30天。結合全身針灸,病情大為改善,後隨家人返美生活。

      2022年8月,家屬稱患者近期突然無故悲懮善哭,不認親友,大小二便失禁,情緒極為低落,經常失眠,故再次來診。當其時患者坐輪椅入診室,四肢皆震顫無力,手腳肌肉僵硬,面無表情,需穿著成人紙尿褲,狀態甚差。結合前次和今次情況,明顯可診斷為“柏金遜症”和“腦退化病”。患者脈細緊、左虛大,舌暗紅,苔薄。綜合分經辨證,辨為《傷寒論》六經中“太陽經少陽經”合病,治以調和營衛,宣通氣血,利竅通絡,方選“桂枝茯苓丸”合“四逆散”加生大黃。處方如下:桂枝五錢,茯苓四錢,牡丹皮三錢,白芍三錢,桃仁三錢,北柴胡錢半,枳實四錢,炙甘草錢半,生大黃後下一錢,每天一劑,連飲30天。結合全身針灸,每三天針灸一次。

      一個月後,病情漸趨穩定,患者已可自由行走,無須再依靠輪椅,還可和醫生輕鬆聊天,言談詼諧,條理清晰。

      “有是證,用是方,方證對應”為醫病的主要著眼點,亦再次證明《傷寒論》並非只是醫治傷風感冒之“傷寒”,只要方證相應,辨經正確,用方精準,則病症可愈。

資料來源:趙生健康網編輯室

2022年11月

免疫功能失調久病腎陽衰

病案一:免疫失調引起唾液腺和淚水管阻塞

李先生,74歲,原因不明的唾液腺和淚水管腫脹,於9月18日前來求診。

過往病史:哮喘、三高,十二指腸腫瘤切除手術。

目前證狀:眼瞼明顯腫起,眼球輕微前突,不停擦拭眼淚水,狀似淚水管堵塞。另外,自訴口乾,兩側腮腺以手按之粗硬腫大,有頸淋巴腫塊。診察認為他唾液腺壅塞。腳步蹣跚,自訴手足肌肉無力,吞嚥不利,二便尚算正常。脈沉細,輕取時脈不應指,需沉取。舌淡紅,苔白。腳踝輕微浮腫。辨為太陽太陰合病,氣血鬱滯,中虛裡寒。病者自述懼患此病己數年,多方求醫,不效,病情日重。接手此病,沒有醫療檢查的圖像和數據,單純依靠六經辨證原則,以方類證,根據診查出來的體徵,體質狀態,連細枝末節也不忽略,這樣找出來的靶點,指向免疫功能失調症。針對患者的病徵,我開出三條經方的合方,四逆散,四逆加人參湯,五苓散。處方如下:柴胡錢半、白芍三錢、枳實四錢、炙甘草錢半、熟附子錢半(先煎)、乾姜錢半、白朮五錢、茯苓四錢、正官庄高麗人參半錢、豬苓錢半、澤瀉五錢、桂枝五錢。連服六劑後,患者感覺病情有明顯改善,很有信心繼續接受治療。效不更方,繼續服藥一個月,症狀大有改善,脈像由起初的沉細轉變為緩脈。

一個人免疫系統失調,可以出現多種病症。正當患者一天天好起來的時候,又從他的家庭醫生處獲知,原來他不知何時起已經患慢性腎功能減退,追溯起來病程應該有數年。他有點困惑,為什麼說他腎有事,偏偏這時候他的頸部兩側腫脹已經消失大半,僅剩一個鴿子蛋大的小塊,眼瞼的腫塊也消失大半,基本上不流眼水了,雙腿走路有些力。這個病人如果細查起來,可以羅列一大堆數據。我僅憑以方類證,鎖定免疫系統失調這個靶點,處方用藥,已收到治療腎功能減退的效果。所以,中醫經方只要參透它的道理,幾乎能活用於所有的疾病。

趙生健康網編輯室

2022年11月

病案二:水腫

呂大用醫案:趙某某,女,40歲,於1984年4月3日初診。初患病時,因頭面四肢腫,惡寒發熱,服西藥治療週餘,未見療效而用中藥治療三週仍未見效,病日加重而來就診。察顏面蒼白,舌質淡胖,苔薄白而滑潤,面浮身腫,腰以下為甚,按之凹陷不起,胸悶氣短,腰冷痛酸重,四肢不溫,畏寒神疲,溺清白而少,口渴不欲飲,脈沉細無力。此乃真陽衰極、土不制水所致。藥用:

 附子25克,白朮25克,茯苓25克,白芍20克,乾姜20克,肉桂7.5克。水煎300毫升,100毫升日3次服。

上藥連服3劑,浮腫消退大半,查其舌體漸小,四肢微溫,溺量增多,脈雖沉較前有力。此乃虛焰漸退,正氣漸復之佳象。按上方去附子、肉桂,加乾姜15克,連服6劑而愈。

按語:

腎主水,為胃之關。腎氣從陽則開,從陰則闔。陽過盛則關門大開,水直下而為消;陰過盛則關門常闔,水不通而為腫。蓋火能生土,土能制水,故溫陽化氣,實乃治陰水浮腫之要法。本案病久不愈,又見畏寒神疲,四肢不溫,舌胖苔滑,脈沉無力等陰盛陽衰,土不制水之象,故治以真武湯益火回陽,化氣行水。

資料來源:《傷寒名醫驗案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