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 2015

以方類證治足痛

  以方類證是中醫辨證施治的尖端,臨床治病、辨證施治最終要落實在方證上。方證是高度概括經方治病的方式方法,經方治病不是依據致病的具體病邪、病因,而主要依據證狀反應。這一科學論斷,在臨床得到驗證,經方大師胡希恕運用此方法屢奏奇效。我舉一個以方類證治足痛病案如下:

  2015年1月某日,居於廣州市的何小姐來電求醫,她出生於1963年,職業中山大學教授,未婚,原籍廣東中山。病況:她自述任職講師、教授25年,工作時間大部份是站立講課。近三年出現兩膝關節、兩足板蹠骨關節紅腫疼痛、難以走動。最近半年在宿舍休息,由於足痛,行走困難,日常以輪椅代步。飲食正常,大小便正常,睡眠正常,血壓高,身體肥胖。病人行動不便而未能親身到診,但是她能夠運用現代科技很輕易就將其職業、居住環境、臨床證狀表現一一詳述,我就按傷寒大師胡希恕老師以方類證的方法,根據她的證候反應,辨她患少陰經病,外患寒邪,內有虛衰,治以強壯解表,活血通絡,選取〝麻黃附子細辛湯〞加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石斛、淮牛膝、乳香、沒藥、當歸片,組方如下:炙麻黃6g、熟附子10g、細辛根2g、吉林長白山人參6g、霍山金釵石斛6g、淮牛膝10g、乳香2g、沒藥2g、當歸片6g,每日服一劑,連續服五天。醫囑:不適宜長時間站立、跑步,坐姿休息時以矮櫈承足,平時均衡飲食,多吃蔬果和新鮮魚、肉,服完五劑藥按時與我聯繫,講述病情。

  7日後,再接何小姐電話,服藥第一天晚上證狀減輕,疼痛減少,第二天起床後,兩足膝關節、蹠骨關節明顯消腫,服至第五劑,兩足消腫,站立、行走未出現疼痛。我再按傷寒大師胡希恕以方類證的原則,斷症其為少陰經證,處方〝桂枝芍藥知母湯〞合〝附子薏米湯〞加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石斛,藥物如下:桂枝15g、白芍12g、乾薑5g、炙甘草5g、炒知母6g、炙麻黃4g、防風5g、白朮15g、熟附子6g、生薏米15g、吉林長白山人參6g、霍山金釵石斛6g,每天服一劑,連續飲服十五天。服藥十五天後,來電告知病癒,恢覆工作。隨訪三個月未見病證復發。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5年5月20日

以方類證治流感

  2015年4月28日,我接到國內佛山市南海鎮親戚來電,她述:孫女3歲,患流行性感冒病,出現氣喘氣促,劇咳痰多,高燒不退,醫生診斷患流感型肺炎,需要入住當地兒童醫院治療,住院後迄今第五天仍然高燒不退,孩子氣喘氣促、咳嗽、綠痰、精神疲憊、冒汗、面黃、昏睡,食慾欠佳。我按傷寒大家胡希恕老師以方類證方法,根據她的臨床症狀,辨出她患的是太陽經、太陰經合病,外有表邪,內有水飲,以方類證,選取〝小青龍湯〞加崗梅根治療。藥物如下: 桂枝5g,炙麻黃2g,炙甘草2g,細辛根1/2g,五味子2g,姜半夏5g,白芍4g,乾姜2g,崗梅根10g。清水2碗煎剩半碗,服藥後熱退,再繼上方,每天飲服一劑,連飲四天,病癒出院。

  本方證可見於各種急性病、慢性病。外有表證不解,內有水飲、濕痰停滯,簡稱外邪(或外寒)內飲(或濕或水或痰),其治療原則是解表的同時利水袪痰。類似方劑有苓桂朮甘湯、五苓散、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等。對於西醫診斷為流行性感冒併發肺炎來說,可能出現桂枝湯證、麻黃湯證、銀翹散證、桑菊飲證等,適證用之皆會有效。但如遇患者表現外邪內飲的本方證,如再用上述任何一方,則不會有效,而且會有加重病情。這里提示我們,用一個中藥方劑治療一個病(西醫診斷),而且長期服用,不符合中醫理論,事實證明也是無效的。以方類證是辨證的尖端,是高度概括經方治病的方式方法,經方治病不是依據致病的具體病邪、病因,而主要依據症狀反應。這一科學論斷,在臨床得到驗證,不但治療慢性病如此,治療急性病也如此,對常見病如此,對新發病亦如此。

資料提供:趙醫師
2015年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