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3, 2016

醫師手記——中風病案一則

  2015年,秋天。一個微雨的夜晚,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走到街口轉角處,見雨停了,抖一抖雨傘上的水珠,把傘收起,一抬頭,有張依稀相識的臉孔正好和我打了個照面,對方是個年輕人,他見到我,一抹巧遇的欣喜從臉上掠過,急忙喊了一聲:「醫生,還記得我嗎?」我回答:「記得。」不久前,我曾經給他治病。他駐足在街旁,指著前面一家私立醫院,用詢問的語氣說:「我母親最近中風了,就住在這家醫院,所幸目前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住私家醫院,醫療費用負擔挺重的。想請教您,治中風病,中醫治療效果好不好?」經過瞭解,那位病人目前神智清醒,腦溢血情況穩定下來,但是半身不遂,言語不清,能夠食流質,能夠大小便。當時我回答他,中醫治療效果會很好,我能治好這個病。他聽了之后表情喜出望外。

  三天後,年輕人推着輪椅將母親送到我的診所來。那天是2015年10月25日。

  他們帶來私家醫院檢查結果,CT顯示:左腦腦血管溢血,形成一個2.6cm X 1.4cm x 2.5cm 的瘀塊;右腦有舊的腦溢血在基底中樞神經;腦前頁也有細小的慢性缺血性斑點。

  臨床體徵:右側上下肢無力,半身不遂,右臉肌肉萎縮,右臉和右手感覺差。

  中醫四診(望聞問切):患者表情呆滯,言語遲頓,舌淡紅,苔薄白,脈細緩。

  首診辨證:用六經辯證法,屬太陽經、陽明經、少陰經合病。外邪內風所致。

  處方:小續命湯加大黃,僵蠶。六劑,每日服一劑。

  同時每三天施以一次多經絡多穴位針灸。

  二診:脈像、舌像基本如前,病情穩定,但是大便不暢。

  處方:桂枝加黃芪湯合甘麥大棗湯加石決明,生牡蠣,大黃,僵蠶。六劑,日服一劑。

  多經絡多穴位針灸如前。

  三診:患者語言能力開始改善,扶著拐杖可以自己行動,睡眠可。延用上方,六劑。

  繼續針灸。

  第四診:仍見外邪內虛,處方延用上方加地龍乾。繼續針灸治療。囑每星期來復診。

  以後陰經病逐漸轉向陽經,病情明顯好轉。處方用上方去石決明、牡蠣,加穿山龍,守宮。以此法治療三個月,病人半身不遂基本上痊癒,不用拐杖行走,面部感覺恢復,左右臉基本對稱,語言流利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病人和家屬滿意療效。

  可喜的是,病人選擇了中醫,實屬明智,享用到私家醫生服務的方便貼心,醫療費用也得以節省。

  趙醫師

  2016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