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症用之  應手奏效

  —————甘麥大棗湯與甲亢方合用辯治氣癭(甲狀腺亢進)

  筆者最近將會參加一個專業進修課程“化驗診斷學”,內容屬於西醫範疇,授課講師是西醫專家教授。我頗期待這次機會,對我來說,這是一次中西醫學共融一體的淬煉,讓自己回回爐,敲打敲打,醫療技術更精益求精。

  開課之前,思緒浮想到西方醫學,他們提倡循證醫學,屢屢向中醫界發出呼聲,震聾發聵,這與中醫的辯證施治,以療效佐證其科學性,有沒有矛盾呢?依我看,沒有矛盾,甚至還見異曲同工之妙。

  我踐行中醫經方多年,它的特點主要是依據症狀反應,找出治療規律。經方大師胡希恕指出:“於患者機體的症候反應上,探索治病的方法。”這是中醫科學性的一面。在這裡我樂意將自己的臨床探索與大家分享一下。不久之前曾經先後接手三宗氣癭症,用大家耳熟能詳的說法,叫做“甲狀腺功能亢進”。此為西醫專業病名,中醫叫做氣癭。第一宗,病例編號8084XX,姓名:周XX,性別:男,年齡60歲。病人初診時,甲狀腺腫大明顯(俗稱大頸泡),右眼眼球突出,血液檢查T3(游離亞甲狀腺素)高於正常值;T4(游離甲狀腺素)高於正常值,TSH(促甲狀腺激素)低於正常值;心律不整,自覺心慌心悸,多汗,煩躁易怒,睡眠差,血壓偏高。舌淡紅,苔薄白,脈細緊。六經辯證屬太陰經病,以方類症,用“甘麥大棗湯”合“甲亢方”配合針灸進行治療。“甲亢方”是一條時方,為何經方配時方共用呢?因為治病要知常達變。“甲亢方”乃當今中醫泰斗鄧鐵濤老教授的驗方,對甲狀腺亢進有良好療效。服用上方兩週後,患者甲狀腺腫脹明顯消減,仍覺心悸多汗,上方加一味黃芪,固表益氣斂汗,調整心律,六劑之後心悸減輕;守方再服,半個月後心率恢復正常。治療三個半月,甲狀腺腫全消,T3,T4,TSH恢復正常,諸症癒,右眼球凸出獲得五成改善,唯右眼視物仍見輕微重影。

  第二宗,病例編號:8082XX,姓名:柯XX,性別:男,年齡:40歲。患者甲狀腺腫大,已接受西藥治療十多年,目前兩眼球明顯前凸,自覺心跳不適,視物重影,血液T3,T4高於正常值。西醫建議飲服放射性碘治療,病人因害怕副作用,轉而尋求中醫治理。病人脈細緊,舌淡紅,苔薄白,六經辨證屬於少陽經和太陰經合病。處方“甘麥大棗湯”合“甲亢方”,加一味生石決明。服藥後症狀開始改善,可惜病人未能按時前來複診,治療斷斷續續,再因眼球凸出而淚水滲出不受控,在前方中加一味“路路通”,以通絡利水,除濕明目。如是者隨症加減,前後共治療7個月時間,所有症狀基本消失,不再需要服西藥。視力亦無異常,外觀上眼球凸出改善三分之二。

  第三宗,病例編號:8026XX,姓名:李XX,性別:女,年齡:14歲。病者是一名學生。甲狀腺腫大,致令穿校服繫領扣都有困難。經西醫治療,T3,T4高,TSH低,訴說呼吸不暢順,吞咽困難。當時西醫已經建議以外科手術將甲狀腺全部切除。由於病人是14歲的女孩子,擔心手術後可能終生服用甲狀腺素補充劑,影響生育、心血管等等副作用,故前來看中醫。經過詳細詢問之後,知其呼吸困難是指有時趕時間上學,跑步或急步趕路,感覺透不過氣,吃飯感覺吞不下飯,以喝粥代替。抽絲剝繭,仔細觀察,似乎兼有情緒不穩的因素,而甲狀腺功能尚不至於糟糕到全部切除的情況。臨床見汗多,雙手震顫,心跳偏快(130次/每分鐘)舌紅,苔白,六經辨證屬太陰經與少陽經合病,處方“甘麥大棗湯”合“甲亢方”加夏枯草、桔梗,宣散消腫,並配合針灸治療。歷經三個月,甲狀腺腫消退,心跳恢復正常,呼吸,吃飯吞咽正常。不需要手術切除甲狀腺。

  綜合上述三例,皆用“甘麥大棗湯”配合“甲亢方”。藥材:炙甘草、浮小麥、紅棗、太子參、玄參、麥冬、五味子、浙貝母、生牡蠣、山慈菇。方解:炙甘草、浮小麥、紅棗和中緩急,寧神安躁;太子參、麥冬、玄參益氣和陰;浙貝母、生牡蠣消腫散結,化痰瘀;五味子與甘草配伍,滋陰收斂,調整免疫功能之效;山慈菇散腫消癰。臨床上活用經方、時方,適症用之,每每應手奏效。西醫與中醫治病,異曲同工也。

 

資料來源:趙醫師

整理於:2016年3月25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