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頑固眼瘡

  治療這一例眼瘡,說難也難,說易也易,人家用抗生素和手術無效,我從《傷寒論》六經辨證入手,“有是證用是方”,難題迎刃而解。

  有一個兩歲小女孩,數月來雙側眼瞼生出膿瘡,每一隻眼瞼長出三到四個膿瘡,可以想像幾乎連眨眼都痛,孩子哭鬧不已。經西醫眼科用抗生素治療不效,以手術切開放膿,切完左眼皮切右眼皮,放完了膿又再灌膿,反覆不愈,小女孩這樣治療太受罪了,父母更擔心一個女孩子眼皮割來割去的,將來長大了怎麼見人呢?經親戚介紹,帶孩子來找中醫治療。

  既然抗生素和手術都處理不好,那就要另闢蹊徑了。我觀察小女孩,在媽媽懷抱裡不停地扭來扭去,躁動不安。看她的舌像脈像,有裡熱之證。想起經方大師胡希恕談到:「心氣不定」也有用「瀉心湯」的機會。心氣不定就是指心煩心悸,精神不安。「瀉心湯」由大黃、黃連、黃芩三味藥組成,善瀉火,清裏熱,古人認為“心主火”,故稱「瀉心湯」,不僅治療熱結於心下,也治上焦有熱的眼睛腫痛、牙痛、口瘡,查病孩舌脈及大小二便之規律,此屬裏熱上犯,火邪熾盛而致目赤生瘡。立遵胡師之訓,治以清瀉裏熱,處「瀉心湯」加味,方劑組成:大黃、黃連、黃芩、黃芪、桔梗、夏枯草、穀精草、生麥芽、粟米芯、水牛角絲。方中“瀉心湯”三味藥之外,黃芪治癰疽含膿不破或潰後久不癒,桔梗排膿,夏枯草、穀精草散瘰癧明目,水牛角絲是犀角的代用品,取其涼血解毒之效。服三劑後,患兒疼痛哭鬧之狀大有改善,胃口轉好,舌紅,苔白,仍見飲邪上犯,病證向太陽經轉歸,我心頗喜,皆因證由裏實轉向表證,是為正治,方向對頭。升清降濁,《金匱要略》“夫短氣有微飲,當從小便去之,苓桂朮甘湯主之”。太陽經飲邪之證與“苓桂術甘”方證相應,故二診予此方加黃芪、絞股藍、獨腳金、夏枯草、穀精草、生麥芽,五劑。獨腳金又名孩兒草,昔日家常藥,治小兒肝火盛每效。絞股藍藥食同源,調節中樞神經。服藥五劑後,眼瞼紅腫明顯消褪,諸症大減。三診以第二診原方加連翹一味,加強消癰作用,連進10劑。四診時,眼瘡已去十之八九,仍以前方再進10劑,結果痊癒。

  兩個月之後,父母帶女孩再來診,眼睛靈動有神,活潑可愛,父母甚喜,唯訴眼瘡癒處皮膚稍硬,欲求十全十美。此時處以“栝蔞桂枝湯”加黃芪、桔梗、生牡蠣,10劑。“栝蔞桂枝湯”原本所治,為太陽經表虛證又見拘急痙攣,屬痙病中之萎痙。我取其桂枝湯解外,栝蔞根甘寒潤燥,為強壯性滋潤解熱藥,全方解肌舒筋,修復軟組織。這張方的使用,看似“劍走偏鋒”,卻有奇效,10劑服完遂完滿收工,再無復發。

  本案中,三條經方犹如連珠三發,每發必中,瀉心湯、苓桂朮甘湯、栝蔞桂枝湯、表面上看,與眼瞼生瘡化膿扯不上甚麼關係。

第一條“瀉心湯”,本來是治吐血、流鼻血,但是只要我們理解到邪熱結於心下,火邪阻塞氣機升降要道,使用本方泄熱,就可以治心煩、治大便乾、眼痛。這是正治之法。不同的病,用同一條方治療,叫“異病同治”。

第二條“苓桂術甘湯”,治痰飲病的主方,多用於眩暈、冠心病、背部寒冷咳喘,亦治氣短有微飲,只要見到有飲邪上犯,尤其是小兒,用此方利而不峻,使邪從小便而去。所以我用來治小兒眼瘡,治之得法,亦獲良效。這也是“異病同治”。

第三條“栝蔞桂枝湯”,多用於治風濕、強直性脊柱炎、缺鈣等症。我用來解肌舒筋,修復軟組織,也是“異病同治”的道理。

  這個病案是以純中藥完全治癒的事實,說明中醫經方的科學性。

  香港中醫多數是私人執業,實質是以商業行為推動中醫的進步。這麼多中醫,市場為什麼選擇了你而不是別人?這是數十年如一日,伏案夜讀,對業務精益求精,才會獲得市場的選擇。大家不要只看到有的醫生大把賺錢的厲害,卻不知道他們往往是用了別人賺10元錢的精力去賺取1元錢。我看到商業正在規範人的道德和技能,只有上乘的醫療技術,才可能持續發展。

 

資料提供:趙醫師
整理於2019年1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