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醫治疑難重症病案》節錄:

『硬皮症』

有一位女病人,初次來看病的時候,明顯感覺到這個人窩着一肚子火,同時又茫然無助。我捕捉到的第一個異常現象,是她的面部皮膚有點發黑,好像塗了一層蠟在臉上,光亮而僵硬。

「是個棘手的病例」,我暗想。

剛坐下來不久,她的一肚子火就發洩出來了,幾乎用搶白的語調說:「硬皮病是不是不治之症?為甚麼每個醫生都不肯對我解釋清楚,這個病到底有甚麼危害,病人是不是就該不明不白地等死?」看來她是要找個機會一吐為快!我讓她接着說。「我看了×× 和×× 公立大醫院,又看了×× 私家醫院。我的病歷確實是厚厚的一叠,但是當我坐在診桌前,醫生的眼睛卻一直盯着電腦,不看我。我反覆地把我的雙手遞到他面前,讓他看看我的手指,硬得不能彎轉,醫生也沒有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含糊其詞,說這個病就是這樣。」

這番話從另一個角度提醒我:人,對他人的痛苦是缺乏想像力的。為醫者真是應該仔細瞭解病人,感受疾病是如何影響他們,才能幫到他們。仔細詢問之下,瞭解到患者發病1 年。雙手指掌、前臂、小腿、大腿、腹部和臉部皮膚發硬,曾經在幾家大醫院治療未能控制,逐漸加重。西醫檢查,CK 肌酸磷酶上升至916U/L(正常值30-135U/L),食道病變導致食管收窄,胃壁發現病變,內臟器官纖維化。

臨床觀察,患者臉部微黑發硬,如蠟塗於上,鼻翼稍見變尖(鼻頭肌肉缺失),面部三叉神經痛。手指皮膚繃緊發硬,難以捏起物件,難做精細動作,右手五指最嚴重,按鍵盤也做不到,手腕、手肘、腳踝關節彎曲不利。吞咽略有困難,胃納差,舌淡紅,苔白而少,脈沉細而緊,咳嗽,胸悶,心率偏快。

綜觀證候,錯綜複雜,屬於系統性硬皮病。梳理病機,屬先天腎氣不足,後天調攝不慎,氣血虧虛致外邪痹阻肌膚,發為皮痹。病邪既在皮毛腠裏,又入肌肉筋骨,這些尚在太陽之表;危害在於病邪深入臟腑,導致器官纖維化,必須要細察有無陷入陰證,若發展至各種萎縮為特徵的病損,後果可能很嚴重。治則:溫通經絡,軟堅止痹。

方劑選用鄧鐵濤教授「硬皮病方」,加減化裁,人參、山萸肉、生鱉甲、牡丹皮、桂枝、黃芪。人參急補氣血,山萸肉補腎氣,此二味藥救其先天不足,後天失養。牡丹皮、生鱉甲祛瘀,破癥瘕堅積。再借桂枝透表,黃芪去皮水,修復皮毛肌肉,此二味藥共用推動病人自癒能力。加生牡蠣、浙貝母潛陽軟堅。服藥10 數劑後,營衛得以調整,諸症減輕。再以此法加一味善於竄走的藥,守宮。服藥數周,配合針灸,指掌漸溫,臉上暗黑色漸漸褪去,臘黃色僵硬開始變軟,痛楚消失。覆診至第4 個月,可以正常工作。

這宗病例治療時間為期2 年。初期集中服藥針灸,中期間斷式服藥,後期間歇少量服藥,達到基本痊癒。患者心情大好,在網上發表貼文,敘述患病之初的恐懼和不知所措,隨後找到中醫解困,她的病情轉歸,喜怒哀樂,在網文中一一詳述,真實感人。

知識儲備

病因:不明。

典型症狀:各處皮膚增厚變硬,纖維化,可以影

響內臟,例如心臟、肺、胃、食道等。

資料來源於:趙醫師

整理於:2019年7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