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太炎先生軼事(二)

  太炎先生患有鼻淵證,即慢性副鼻竇炎,經常感覺鼻有點塞,不停地流清鼻涕,疑為腦漏,自己採用中藥辛夷,制成藥粉嗅聞以治療。後來陳存仁醫師向他介紹碧雲散方,還說用芙蓉葉末更有效。先生用了數日後,感覺確實有效改善病情,人也舒服了,就是未能根治。有一位杭州虎跑僧人當時去向太炎先生求取墨寶(書法),先生就即興寫了一幅「辛夷、芙蓉治鼻淵」的書法,贈與虎跑僧人,大師的幽默逗趣,實在可愛。曾經有人勸先生手術治療副鼻竇炎,先生認為手術後還可能復發,不願採取這種療法。

  章先生和西醫也有很多交流,通常執禮都很恭謹,他認為中西醫各有長處,還身體力行勸導大家努力學習。有一年,名醫江逢治患暴病去世,太炎先生親自為他題一副輓聯:

      上聨:醫師著錄幾千人,海上求方,唯夫子初臨獨逸
      下聯:湯劑遠西無四逆,少陰不治,願諸公還讀《傷寒》

  不要看這幅聯用語平淡溫和,在行的人一看便知太炎先生醫學功底深厚。

  身為國學大師的章先生,性情倒是孤僻又耿直,對於有點名望的人,他喜歡譏評幾句,但是對於後來者他常予鼓勵態度,奬掖備至。對於好友也很真誠。有一年他得知在蘇州的好朋友李根源(印泉)患上嚴重的腦疽病,便即寫信給印老的孫子問候,探討治療方法,推薦醫生,贈送藥品,三個月發了13封親筆信,情詞懇切。為了感念太炎先生,印老病癒之後,將這些信函裱制成一卷書,流傳後世,傳為醫林佳話。

  章先生與惲鐵樵名老中醫也是好朋友,惲老在蘇州養病時,就曾經住在章先生家。惲鐵樵前輩逝世后,先生為他作了輓詞:
《千金方》不是奇書,更赴滄溟求啓秘;五石散竟成末疾,尚憐《甲乙》未編經。
國學大師與國醫大師頗見惺惺相惜。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10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