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免疫功能失調病醫案

「烏梅丸」應用

「烏梅丸」方治潰瘍性結腸炎
  古時候,有一條中藥方專治「蛔厥」,用現代的話說就是膽道迴蟲症,現在衛生條件好了,這種病很少見。但是,在《傷寒論》第338條中有四個字:「又主久利」,意思是這條方子能治慢性腹瀉。明眼人看得出,「烏梅丸」這條方在今天還是很給力的。有經驗的中醫都知道,「久利」很可能就是潰瘍性結腸炎。這麼好用的方子,大家先來看個究竟。

  我們的胡希恕老師親編的歌訣:烏梅丸有薑附辛,蜀椒桂枝加人參,黃連黃柏除上熱,本寒標熱病厥陰。

  方劑組成:烏梅、細辛、乾薑、黃連、當歸、附子、蜀椒、桂枝、人參、黃柏。

  方解:這條方妙在主用烏梅以醋浸泡,增加烏梅的酸性,大酸則大斂,能斂陰澀腸止瀉;蜀椒、細辛皆辛辣,既能殺蟲伏蛔,又能散寒通陽;配伍乾薑、附子,溫裡溫下;又以黃連和黃柏清除在上之熱,另以人參、當歸補養氣血。烏梅的大酸,助人參當歸補虛,助黃連黃柏治瀉,並能制細辛、附子、薑、蜀椒的強力辛散,酸甘苦辛並投,寒溫互用,妙不可言。是治半表半裡虛寒證,下寒上熱的一條要方。治久利的意思,就是治病程長久、纏綿不愈的腹瀉。

  「烏梅丸」的來歷:《傷寒論》原文:傷寒,脈微而厥,至七八日膚冷,其人躁,無暫安時者,此為臟厥,非蛔厥也。蛔厥者,其人當吐蛔。今病者靜,而後時煩者,此為藏寒。蛔上入其膈,故煩,須臾後止。得食而嘔,又煩者,蛔聞食臭出,其人常自吐蛔。蛔厥者,烏梅丸主之。又主久利。(第338條)

  臨床應用:本方證似重在治蛔厥,實際是以蛔厥標明實際的證治。半表半裡陰證為三陰之一,陰不得有熱,少陰在表,太陰在裡,皆邪有出路,即從汗、從便出,故皆無熱症。半表半裡陰症則邪無直接出路,故易久郁化熱,呈現虛寒為主,虛熱為標的上熱下寒證。本方正是治療這種寒熱錯雜症。本方證常見於膽囊炎、膽道蛔蟲症、慢性腸炎等病,適證應用,療效頗佳。

  醫案:K先生,45歲,慢性潰瘍性結腸炎,病史7年。一日突然腹痛,往西醫求診,當時診斷闌尾炎,立即進行手術,做的是微創手術,但是取出闌尾後發現並沒有發炎。手術創口長時間未能愈合,因而來看中醫。當時傷口疼痛滲液,腹痛腹瀉,不敢進食,脈細緩,舌淡紅,苔薄白、辨為厥陰經證,寒熱錯雜,他的腹痛症是結腸炎引起久利。處方「烏梅丸」加白芍、木香,服六劑。服完藥之後來覆診,腹痛大減,傷口漸漸收乾,胃口轉佳,仍時不時有腹瀉。再予「烏梅丸」加白芍一味調理,兩個月後手術後遺症痊癒,腹痛腹瀉亦癒九成。因覺得服中藥能和西醫西藥互補,而且完全沒有副作用反應,故堅持服中藥繼續調理。

資料來源:編輯室
整理於:2020年6月

腹痛(腸神經官能症)
蒲輔周醫案:白某某,男,42歲。上腹疼痛,反復發作,犯病時多在深夜,疼痛極甚,輾轉不安,默默不語,呻吟不停,伴有惡心,每次犯病1~2日不能食,起病已7~8年之久,現發病逐漸頻繁,每月約發3~4次,曾多次經北京幾個醫院檢查,胃腸、肝膽、胰等皆無異常,診為腸神經官能症,屢治罔效。觀其形體消瘦,神郁不樂;詢其脘腹喜熱,四肢欠溫;望其舌質偏暗,苔灰微膩,脈沈細弦。先投四逆散合失笑散未效,思其病久有寒熱虛實錯雜之勢,乃改投烏梅湯:

烏梅9克,花椒4.5克,馬尾連9克,乾姜6克,細辛4.5克,黃柏6克,黨參9克,當歸6克,肉桂4.5克,制附片6克。

藥進1劑疼痛遂止,亦能進食,連服10劑而愈。一年後隨訪,未再犯病。

[中醫雜誌1984,(1):50]

按語:

蒲老認為:腸神經官能症,輕者多為膽胃不和,可用四逆散加味治之;重者多遷延日久,由氣及血,由實見虛,由腑入臟,呈現虛實錯雜,氣血兩傷,肝脾不調,土虛木克,則投鳥梅湯屢見奇效。

《傷寒名醫驗案精選》

臍周疼痛—鳥梅丸
周康醫案:胡某,男,39歲。臍周疼痛2周,灼熱感,易於飢餓,素往便溏,晨起洩瀉,時有腸鳴,口臭不渴,身熱有汗。腸鏡檢示:直腸黏膜堆積,慢性結腸炎。舌淡赤稍胖潤,有齒痕,脈弦浮,寸弱。此證寒多熱少,似屬厥陰腹痛,試擬烏梅丸出入:附子10g,烏梅15g,細辛5g,川花椒7.5g,炮姜15g,黃柏、黃連各10g,桂枝15g,人參10g,當歸15g,茯苓30g,黃芪30g,白芍15g,砂仁10g,甘草10g,大棗10個,生薑10片。6劑後,臍周疼痛、灼熱感均減,便溏由每天4次減至1次,易餓感亦減輕。前方加薏苡仁30g,補骨脂15g,繼續調理,漸至痊癒。

按:此症一派陰寒之中,夾有口臭、易飢、臍腹灼熱感,判為寒熱夾雜,寒多熱少,故投以溫清並用,溫多清少之烏梅丸,且仲景曾有明訓,烏梅丸「亦主久利」,故而收效滿意。

資料來源:編輯室
整理於:2020年6月

脫髪、斑禿醫案

一、周鳴岐醫案

(按)精神緊張、焦慮及過度操勞是脫髪的重要原因,故治療脫髪一定要調青志注意休息,避免過勞。斑秃病人病變局部可配用生髪酊或生薑塗擦;脂溢性脫髪要忌辛辣油膩食物及烟酒,並保持大便暢通。

案例一:

  田某,女,23歲,1948年7月2日初診。

  去年6月發現脫髪,每晨理髪時就有很大量頭髪脫落,頭皮多而癢,牙齦易出血,,心跳心慌無力,飲食不佳,二便尚可,舌質稍紅淨無苔,脈細滑無力。證屬「肝腎不足,榮衛失調」,治宜「調補肝腎,養榮涼血」法。處方:生熟地各20克、白芍10克、何首烏10克、當歸12克、丹參12克、梔子10克、丹皮10克、生側柏10克,上方加減服15劑後頭髪不再脫落,又擬人參歸脾丸善後。

《首批国家级名老中医效验秘方精选》

二、周鳴岐醫案

  楊XX,男,47歲。

  脫髪3月余,逐漸全部脫光,經皮膚科診斷為「脂溢性皮炎」,曾服谷氨酸、維生素類藥物,數月罔效,於1979年6月5日來院求治。

  初診:除頭髪全部脫光外,還伴有搔癢無度,皮屑如雪片,煩躁不寧,彻夜不眠等症,只有服用安眠鎮靜之劑方能入睡。另溲赤,便秘,舌紅無津。苔薄,脈弦。診為風熱血燥所致脫髪。治以清熱涼血,袪風止癢。方藥:苦參20克,白癬皮75克,首烏30克,當歸20克,生地25克,丹皮10克,紫草15克,蛇床子15克,川芎15克,熟地15克,蛇脫5克。

  二診:服上方6劑,頭皮搔癢減輕,鱗屑減少,始能入睡,舌紅苔薄,脈弦,仍按上方服。

  三診:上劑服後,頭皮搔癢、煩躁悉除,尚能安靜入眠,心情舒暢,頭部已有絨毛狀毛髪長出,唯腰膝有痠軟之感,五心煩熱,舌紅,脈細數。此乃風燥之邪傷陰之故,再擬育陰清熱,生津滋之劑。藥用:生地20克,熟地20克,當歸20克,側柏葉10克,首烏25克,黑芝麻25克。

  四診:上方服至30劑,見體力增強,諸症皆除,精神轉佳,毛髪全部長出,且色黑光澤有華,隨訪年余,髪黑光澤如常人,未再脫落。

《首批国家级名老中医效验秘方精选》

三、趙炳南醫案

   劉某,女,25歲,簡易病歷,初診日期:1971年8月17日。

  主訴:脫頭髮已有2年,現大部分已脫光。

  現病史:由1970年10月開始發現頭部有一小塊頭髮脫落,由指蓋大發展成為大片脫落去,皮膚光禿,偶癢,不脫皮,自用生薑外擦效果不顯。後又外擦酒精制劑多種及服中西藥,效果均不理想。現眉毛、睫毛也開始脫落,不思飲食,二便一般,月經後錯,夜寐不安,多夢。

   檢查:頭髮及眉毛、睫毛約2/3脫落,頭皮光亮。其間散在少許毳毛,殘存之毛髮稍觸動即容易脫落。

   脈象:緩弱無力。

  舌象:舌苔薄白而滑,舌質淡紅。

  西醫診斷:斑禿(全禿)

  中醫辨證:肝腎不足,血虛脫髮。

  立法:滋補肝腎,養血生髮。

  方藥:生地五錢 ,熟地五錢 ,雞血藤五錢 ,首烏藤五錢 , 生黃芪一兩 , 川芎三錢 , 白芍五錢 ,明天麻二錢 ,冬蟲夏草二錢 ,旱蓮草三錢 ,桑椹五錢 ,木瓜二錢

   服上方1月後,飲食稍增,月經已正常,睡眠稍安定。頭皮部分可見少許新生之毳毛,原殘存之毳毛較前變黃,色稍深,變粗,變硬,未再繼續脫髮。繼服前方兩個月後,頭部毳毛已有新生,原有之毳毛已大部分變黃或棕黑色,較粗硬,飲食調,夜寐安,精神已較愉快。改用桑椹膏(附方95)和七寶美髯丹(附方96),服藥1月後頭髮大部分恢復正常。唯毛髮及眉毛顏色稍淡、稍軟,臨床已基本治愈。

[按語]斑禿中醫稱之為“油風”,表現為毛髮成片脫落,頭皮色白而光亮,有時有癢感或無任何自覺症狀。多因陰血不足,肝腎虛虧,心腎不交,血虛不能榮養肌膚,腠理不固,風邪乘虛而入;發為血之餘,風盛血燥,發失所養則脫落。

  本病治則滋補肝腎,養血祛風。本例患者屬於肝腎陰虛,心腎不交,氣血不和所引起的脫髮,方中生地、熟地、首烏藤、白芍、桑椹、旱蓮草、冬蟲夏草養血滋補肝腎;生芪、川芎益氣固表,活絡;天麻、木瓜散風鎮靜。後改用滋補肝腎、養血祛風的桑椹膏及養血補肝益氣的七寶美髯丹,都是治本為主的法則。趙老醫生認為天麻加補血補肝腎的藥有促進生髮的作用。有時慣用神應養真丹(附方102)加減,外用鮮椰子汁或椰子油搽局部,也有療效。

《赵炳南临床经验集》

四、趙醫師醫案

  珍妮沒有甚麼病,確實是脫髮。中醫叫斑禿。一片4cm x 5cm,一片6cm x 7cm,過好幾例。完全恢復的、部分好轉的佔大多數,效果不好的多見於脂溢性類型。這一次因病人要求配合婚期錢,時間緊迫,即使我再盡力,萬一病情反覆,功虧一簣,壓力還是有的。

   首診時,患者脈細緩,舌淡,苔薄白,睡眠稍差。考慮病因是由於精神緊張,免疫失調。前輩名老中醫周鳴岐有一張方「生髮散」:生地、熟地、當歸、側柏葉、何首烏、黑芝麻。全方重在養血益精、滋補肝腎,又以生地、側柏葉涼血潤燥,我根據病情減去黑芝麻,合方「桂枝加黃芪湯」,借桂枝、黃芪走表,加強扶正祛邪功效。

  周老使用「生髮散」,有統計顯示,30例當中7例完全治癒,23例好轉。平均服藥70天。完全治癒的7例平均用藥天數為90天。日本漢方家大塚敬節,選用經方治療斑禿,早則一個月,多則一年半治癒。

  有了這兩組統計,我心中就有數了。

  一診處方:生地、熟地、側柏葉、當歸、何首烏、北芪、桂枝、白芍、乾薑、大棗。服6劑。

   二診,服藥後睡眠好轉,脈證與前相若,仍按上方再服6劑。

  三診,服藥後覺得不再脫髮。頭部長出短短的絨毛狀髮絲。繼服上方6劑,配合針灸。如是者堅持一個月以後,見睡眠安穩,精神健旺,頭髮陸續長出。新髮雖短,亦見色黑有光澤,珍妮見狀信心飽滿地籌備婚禮,最終以很好的狀態成為美麗的新娘。

資料來源:編輯室

資料整理:編輯室

整理:2019年11月

又一則來自網友的帖子

  感謝Chan Calvin分享, 家父同樣患了硬皮症, 我在無助時見到此帖, 自8月起帶我爸爸找趙醫師接受針灸及服中藥, 情況有好轉,感謝趙醫師及其團隊。

  我認為任何醫者包括公立醫院醫生,也是盡自己最大努力去醫人,情況有改善應該感謝醫者付出的努力,情況沒有好轉也不應歸咎於醫者。

  總結家父今次患病的經歷,我建議求醫者如情況許可,可嘗試多聽不同療法資訊,另覓其他醫療意見不等於不信任正在醫治你的醫生,我相信任何醫生都會為病人的情況好轉感到欣慰,求醫時應向醫師坦誠告知正接受何種藥物治療即可。

  希望所有受此頑疾折磨的病患者早日康復。

2019年10月12日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10月

一則來自網友的帖子

  我是一個硬皮症和三叉神經痛病患者, 病歷一年, 在屯門醫院確診,該院免疫系統科主任解釋是因為病例太少, 因此未能提供確切的醫治方法.狀況只會越來越差,數據顯示痊癒指數是零 !(順帶一提, 某醫院的醫務人員態度不專業, 在覆診時沒有觸摸過我的皮膚,似有傳染病, 我非常佩服他們只需遠觀及看著電腦屏幕就話識醫人既能力.完全無醫心,不過;應該是佢地唔識醫,同埋已經話左無得醫就無責任 ,所以求其打發我走,令我感到極不受尊重及絕望!

  後來幸得朋友轉告得知趙醫師有醫治硬皮症經驗 ,逐即求診.到目前為止已有一年, 包括全身針炙和每日服藥, 每次覆診醫師都會細詢身體狀況/觸診跟進病情,在醫師的細心有耐性地診治和工作人員的貼心照顧下, 由一星期需針三次減少至兩次(真希望可以儘快減少次數至零).而病情由硬化至雙腿 / 食道和胃的狀態 轉為可以進食, 四肢活動能力大部份回復正常,病情大大改善.有望痊癒!

  本人在此衷心感謝趙醫師及其團隊, 然在這一年間病情經常反覆多次想放棄 ,得他們耐心診治及和鼓勵, 令我有信心堅持繼續接受治療. 如果沒有醫師的幫助, 也許我的病情已經擴展至全身, 生活不能自理,拖累家人,甚至死亡! (因某院醫生告知五至十年後才有機會出現的嚴重病徵,兩個月內竟出現在我身上).

  我也很感謝我的家人和同事, 在病情最嚴重的時候我脾氣極差,他們的體諒及包容鼓勵到我努力,謝謝他們!

  另外, 我想在這鼓勵其他患有類似症狀的患者, 若果西醫療法未如理想,不妨嘗試中醫療法!可能會為你帶來轉機 !!!!!

2015年3月15日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10月

《老中醫治疑難重症病案》節錄:

『硬皮症』

有一位女病人,初次來看病的時候,明顯感覺到這個人窩着一肚子火,同時又茫然無助。我捕捉到的第一個異常現象,是她的面部皮膚有點發黑,好像塗了一層蠟在臉上,光亮而僵硬。

「是個棘手的病例」,我暗想。

剛坐下來不久,她的一肚子火就發洩出來了,幾乎用搶白的語調說:「硬皮病是不是不治之症?為甚麼每個醫生都不肯對我解釋清楚,這個病到底有甚麼危害,病人是不是就該不明不白地等死?」看來她是要找個機會一吐為快!我讓她接着說。「我看了×× 和×× 公立大醫院,又看了×× 私家醫院。我的病歷確實是厚厚的一叠,但是當我坐在診桌前,醫生的眼睛卻一直盯着電腦,不看我。我反覆地把我的雙手遞到他面前,讓他看看我的手指,硬得不能彎轉,醫生也沒有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含糊其詞,說這個病就是這樣。」

這番話從另一個角度提醒我:人,對他人的痛苦是缺乏想像力的。為醫者真是應該仔細瞭解病人,感受疾病是如何影響他們,才能幫到他們。仔細詢問之下,瞭解到患者發病1 年。雙手指掌、前臂、小腿、大腿、腹部和臉部皮膚發硬,曾經在幾家大醫院治療未能控制,逐漸加重。西醫檢查,CK 肌酸磷酶上升至916U/L(正常值30-135U/L),食道病變導致食管收窄,胃壁發現病變,內臟器官纖維化。

臨床觀察,患者臉部微黑發硬,如蠟塗於上,鼻翼稍見變尖(鼻頭肌肉缺失),面部三叉神經痛。手指皮膚繃緊發硬,難以捏起物件,難做精細動作,右手五指最嚴重,按鍵盤也做不到,手腕、手肘、腳踝關節彎曲不利。吞咽略有困難,胃納差,舌淡紅,苔白而少,脈沉細而緊,咳嗽,胸悶,心率偏快。

綜觀證候,錯綜複雜,屬於系統性硬皮病。梳理病機,屬先天腎氣不足,後天調攝不慎,氣血虧虛致外邪痹阻肌膚,發為皮痹。病邪既在皮毛腠裏,又入肌肉筋骨,這些尚在太陽之表;危害在於病邪深入臟腑,導致器官纖維化,必須要細察有無陷入陰證,若發展至各種萎縮為特徵的病損,後果可能很嚴重。治則:溫通經絡,軟堅止痹。

方劑選用鄧鐵濤教授「硬皮病方」,加減化裁,人參、山萸肉、生鱉甲、牡丹皮、桂枝、黃芪。人參急補氣血,山萸肉補腎氣,此二味藥救其先天不足,後天失養。牡丹皮、生鱉甲祛瘀,破癥瘕堅積。再借桂枝透表,黃芪去皮水,修復皮毛肌肉,此二味藥共用推動病人自癒能力。加生牡蠣、浙貝母潛陽軟堅。服藥10 數劑後,營衛得以調整,諸症減輕。再以此法加一味善於竄走的藥,守宮。服藥數周,配合針灸,指掌漸溫,臉上暗黑色漸漸褪去,臘黃色僵硬開始變軟,痛楚消失。覆診至第4 個月,可以正常工作。

這宗病例治療時間為期2 年。初期集中服藥針灸,中期間斷式服藥,後期間歇少量服藥,達到基本痊癒。患者心情大好,在網上發表貼文,敘述患病之初的恐懼和不知所措,隨後找到中醫解困,她的病情轉歸,喜怒哀樂,在網文中一一詳述,真實感人。

知識儲備

病因:不明。

典型症狀:各處皮膚增厚變硬,纖維化,可以影

響內臟,例如心臟、肺、胃、食道等。

資料來源於:趙醫師

整理於:2019年7月

《老中醫治疑難重症病案》節錄:

『免疫性眼虹膜炎病案』

有一位23 歲的香港女孩子,從11 歲起,每逢月經周期眼睛就害病,直到大學畢業,還未治好。每次起病,一側眼睛紅腫流淚,又脹又痛,視力模糊,頭痛,眼壓升至40mmHg。大部分正常人眼壓在10mmHg-12mmHg 之間。經5 至7 天,她的病情可以緩解,下一個月又循環發生。遇到疲勞或感冒往往也誘發眼疾。西藥類固醇治療,可以暫時緩解症狀,但仍然周期性發作。怎麼才能去掉這種惱人的病呢?考試時影響她複習,返工又影響她做方案看圖紙。

有人說,眼壓上升是青光眼病。可是這一例並非青光眼。有人說,肝鬱氣滯,痰火上擾使然;有人說陰虛陽亢,風火上犯;那麼就去清肝明目,滋陰降火。如是者輾轉經過多人之手,治了12 年,不效。治病單靠現成的經驗章法是不夠的,尤其那些老掉牙的老生常談,照搬一定無效。近年來有一種新的免疫疾病,稱IgG4 相關疾病,被醫

學界定義。這是一種血清IgG4 指數升高引致的病,受侵犯的器官組織IgG4 染色呈陽性的淋巴漿細胞纖維化,慢性發炎而出現腫大,導致器官出現壓迫阻塞,最常見在胰腺、淚腺、唾液腺,另外肝臟、膽、肺、甲狀腺、前列腺都有可能被侵犯。

這名患者就是淚腺和虹膜發炎。有人說,中醫不懂甚麼IgG4。是啊!我們用的是世代相傳的老方法。中醫治不治眼呢?慢性眼部疾病,常規治療不奏效的時候,中醫可能顯出它的優勢。

免疫系統疾病,是現代中醫必須重視的一個範疇。對此我深有體會,如果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治不好免疫疾病的。醫治這位患者,從頭到尾我只制方一張,守方不改,用藥剛好一個月,患者高興地說,這次完全不發作,旅行幾天已經平安歸來,上班了。

別看姑娘家,竟然是一名工程師,給她點個讚。

中醫使用多於一張經方合起來治療,叫做「合方」。我用了經方「苓桂术甘湯」、「甘麥大棗湯」、「桂枝加黃芪湯」三方相合,總共9 味藥:茯苓、桂枝、白朮、炙甘草、浮小麥、大棗、白芍、乾薑、黃芪。驟眼一看,並無一味治眼的藥,偏偏就乾脆俐落給治好了。經方又一次顯示了它臨床療效的魅力。

我治病沒有秘密,首重經方,兼通百家。怎樣治好一個病,一定有其中道理。「苓桂术甘湯」直指神經系統和頭部五官;「甘麥大棗湯」是條小方,穩定免疫系統;「桂枝加黃芪湯」加強人體的抗病能力,喚醒自身的自癒能力。三條方相輔相承,四兩撥千斤,雲淡風輕地就治癒了。

知識儲備

病因:免疫功能異常。

典型症狀:淚腺、唾液腺、胰腺發炎腫大。

生活宜忌:忌煙酒,少吃煎炸食物和辣椒。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6月

《老中醫治疑難重症病案》節錄:

『斑秃病案』

前幾天,和我們診所的姑娘閒話家常,順手拿出了我女兒出嫁時的相片,大家分享了她流露在影集中的幸福與美麗,都紛紛說起,披嫁衣的女孩子總希望自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由此我想起了一宗病例。珍妮是新上任的營銷主管,同時,又是待嫁的新娘。她已經選好了婚紗,定下了婚期,未婚夫就要越洋而來,迎娶這位美貌智慧的新娘子。離婚禮只有一個多月,早上起床洗頭,一撮頭髮從手心裏掉下來,珍妮以為是自己錯覺,再梳一下,又掉下來一把,慌忙拿鏡子照看,頭頂上忽然少了一片頭髮,露出約莫一枚5元硬幣大的頭皮,光禿禿的,連髮根都沒有。

這天恰好約了去試頭紗,造髮型,珍妮讓自己穩住情緒,依時去到做髮型,梳剪翻飛之際,髮型師又從她的頭上接下一把頭髮,「那可不是我剪的啊!」,撥開仔細看看,頭上又多一處禿髮,約6cm×7cm。她心都涼得縮成一團了,暗叫「不好!鬼剃頭。」按奈住慌亂,現代女性經過磨礪的幹練,使她很快找到了心目中的醫生診所。見到我的時候,她說明自己正在籌備自己的終身大事,希望制止脫髮惡化。

珍妮沒有甚麼病,確實是脫髮。中醫叫斑禿。同類病人以前我治療過好幾例。完全恢復的、部份好轉的佔大多數,效果不好的多見於脂溢性類型。這一次因病人要求配合婚期,時間緊迫,即使我再盡力,萬一病情反覆,功虧一簣,壓力還是有的。

首診時,患者脈細緩,舌淡,苔薄白,睡眠稍差。考慮病因是由於精神緊張,免疫失調。前輩名老中醫周鳴歧有一張方「生髮散」:生地、熟地、當歸、側柏葉、何首烏、黑芝麻。全方重在養血益精、滋補肝腎,又以生地、側柏葉涼血潤燥,我根據病情減去黑芝麻,合方「桂枝加黃芪湯」,借桂枝、黃芪走表,加強扶正祛邪功效。

周老使用「生髮散」,有統計顯示,30 例當中7 例完全治癒,23 例好轉。平均服藥70 天。完全治癒的7 例平均用藥天數為90 天。日本漢方家大塚敬節,選用經方治療斑禿,早則一個月,多則一年半治癒。有了這兩組統計,我心中就有數了。

一診處方:生地、熟地、側柏葉、當歸、何首烏、北芪、桂枝、白芍、乾薑、大棗。服6 劑。

二診,服藥後睡眠好轉,脈證與前相若,仍按上方再服6 劑。

三診,服藥後覺得不再脫髮。頭部長出短短的絨毛狀髮絲。繼服上方6 劑,配合針灸。如是者堅持一個月以後,見睡眠安穩,精神健旺,頭髮陸續長出。新髮雖短,亦見色黑有光澤,珍妮見狀信心飽滿地籌備婚禮,最終以很好的狀態成為美麗的新娘。

知識儲備

病因:免疫功能失調。

典型症狀:頭髮成片脫落。嚴重時眉毛、腋毛也脫落。

生活宜忌:多吃新鮮蔬果及魚類。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6月

患上硬皮症,診治有希望

硬皮症,西醫能夠化驗診斷,但難以提供治療。病人臉部、身體和四肢皮膚發硬,嚴重時手指繃緊難彎曲而致殘,手腕腳踝關節彎曲不利,表情缺失。更甚者內臟器官逐漸纖維化,器官因此逐漸衰竭,危及性命。近期因這個病求治於中醫的患者明顯增多。從臨床療效看,我們認為值得推薦,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患者獲得大幅改善(70%以上),有三分之一的病人得到三至四成的改善。治療方法亦具備某程度的普遍適用性。及早發現,及早治療。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