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故事

以方類證

  2015年3月某日傍晚,有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伯伯,掛了一個諮詢病情號。老伯伯告訴我,他一位兒子,現年40歲,天生殘缺,不能站立,坐的姿勢都不能直,個子非常矮細,但腦筋靈活,他完成傷殘學校預科課程,也曾經IT工作。一年前他的性格突然變了,不肯上班工作,日夜睡不著,不停地大聲叫喚,自說有人抓住他頸部,迫他發出特別求救聲音,同時也不肯出门,不肯上街,不肯看醫生。85歲的老人,已經無力拖他去看醫生。但老伯愛兒心切,到處尋醫問藥,所到之處,中西醫生都是說:病人都見不到,哪里有藥醫?老伯伯一邊說,一邊抹著眼淚求我處方配藥給他兒子。這一刻,我抱著作為父親愛惜兒子的心情,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我向病人家屬講解到中醫有一種治法,只要你將病情詳細清楚告訴醫師,按傷寒學派的辯證方法,我有能力給他兒子處方。老伯伯一臉殷切期待,毫不猶疑地說:“梗係好啦,梗系好啦!”

  我熟讀中國現代傷寒家胡希恕老師提出以方類證,方證是辨證的尖端,是高度概括經方治病的方式方法,經方治病不是依據致病的具體病邪、病因,而主要依據證狀反應。再按傷寒論的先辨六經,後辨方證。在病者親人的要求和選擇下,我按胡希恕老師方法,給他兒子處方用藥。他兒子患的是太陰經病,津血枯虛,臟腑失養,精神紛亂,我取用〝甘麥大棗湯〞加生石決明、生牡蠣、紫石英、珍珠母、玫瑰花、茉莉花、桂枝治療,每天飲服一劑,連服五天。

  2015年3月25日,老伯伯又掛了一個咨詢病情號,一進診室就說非常多謝我,他說:〝醫師,我兒子服藥後,病情立即好轉,几乎正常人一樣,今天再來求你給藥,鞏固他的療效。〞我按上方加減法給他8天藥。

  按病者病況處方用藥,正是反應出胡希恕老師所說的,方證是辨證施治的尖端,是高度概括經方治病的方式方法,經方治病不是依據致病的具體病邪病因,而主要依據證狀臨床反應,很嚴格地施以相應的藥方,這個藥方也不是個人杜撰的,而是仲景先師的名方。這是一種有科學依據的方法,并且能便病人得到適切的服務。當然,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掌握的方法,要依靠深厚的理論基礎和大量的臨床摸索。胡希恕的方法,我在臨床上屢試屢驗,這是中醫學再創高峰,再領風騷的一個銳利武器,以方類證好,配合e世代,不久的將來,便可開創遠程服務。

資料提供:趙醫師
寫於2015年4月18日

急病人所急,痛病人所痛

  老醫師年愈花甲,有一晚,被自己的一個夢困擾得睡不安寧。夢中,他呼吸非常困難,一口氣吸不進去又呼不出來,憋得心慌慌,想是自己的肺被什么東西擁塞了,若不急謀對策,性命堪虞。情急之下,他為自己寫了一條藥方:柴胡、枳實、白芍、炙甘草、葶藶子、地龍亁……。
  次日早晨,他說了這個夢,大家以為老人家睡眠不深一點都不奇怪;我卻在心中暗暗為一個病人慶幸,他就是兩星期前來求診的罹患肺淋巴血管平滑肌肉增生症,接手這位病人以來,醫師為他煞費苦心,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把病人的痛當成自己的痛……。在夢的啟迪之下,他開出了兩條處方,囑病人一早一晚各服一劑,連服五日。五天后,病人來復診,回應說呼吸較之前暢順了,手指頭不再由於缺氧而發黑了。這說明肺功能獲得改善,血液含氧量回升。一條年輕的生命避免了瞬間枯萎。堅持就是勝利!我們矢志為他保住性命,用最好的醫術,用最仁慈的心腸。

編輯室
2015年1月15日

殫精竭慮為病人

一位寫字樓女孩致電預約, 有點扭扭捏捏, 難於啟齒。 我則見怪不怪, 心想, 來到再說罷。
預約時間過了半小時, 我們都以為她失約的時候, “蓮步姍姍”地, 她來了, 男友陪伴在側。 原來, 遲到是因為小腹旁邊醫學上稱為腹股溝的地方, 疼痛難忍, 每走一小段路就要停下來休息一會。 之前她已經看過西醫, 診斷她患珍珠疣, 怪不得她感到尷尬了, 那是一種性病哦。 在西醫那裡治療一週, 不見好轉, 透過網上查詢, 決定來求診。
醫生詳細問診切脈及檢查後, 給出了另一種診斷意見: 病人只是患了嚴重的淋巴炎。 女孩和男友聞言, 頓時放下心頭大石, 他們激動地表示, 兩人感情穩定, 本身都潔身自好, 不可能因私生活混亂染上性病。 但聽罷第一位醫生的判斷, 兩人便互相懷疑, 關係馬上緊張起來。 女孩在我們這里完成第一次針灸, 自述走路已沒有來時那麼痛楚。 醫生提出的醫治方案只是兩次針灸及十二劑中藥, 結果不到兩周已康復, 這讓她和男友都感到非常神奇。
不知不覺, 我在此工作逾年, 見過不少愁容滿面的病人, 治癒後眉花眼笑地離開了。 現在知道甚麼叫做妙手回春, 藥到病除。 醫生勤勉於臨床工作之餘, 潛心總結出典型醫案, 將心得公諸網絡, 一來可供同行參考和鞭策; 二來使有需要之人獲得醫療資訊; 第三能激勵後學, 振興中華醫藥, 用心良苦。
如今網絡發展無遠弗屆, 不過, 由於資源與眼界等條件規限, 同行之中未必人人借助網絡這個高效的交流平台來推動教學相長, 讓學子見賢思齊。 讀者可以看到, 我們已經構建了一個專門網頁, 襟懷磊落地公開治療方案。
生而有限, 學也無涯, 無論日後身處何方, 面對哪些挑戰, 定當謹記。

編輯室
2014年11月24日

分享一則健康資訊

中藥針灸,扭轉乾坤(治療晚期前列腺癌)
Y先生有一天早晨做運動時無端暈倒在地上,醒來之後去醫院檢查,診斷患上前列腺癌,總前列腺癌抗原(PSA)425ng/ml,腫瘤體積:8.5cmX5.2cmX5.9cm,轉移至右側盆腔淋巴,膀胱被腫瘤壓迫,向左移位。所幸病者當時食慾和睡眠尚佳,工作尚可,只是小便頻密,排尿有時不暢。
泌尿外科腫瘤醫生告訴他:〝你的黃金治療時期已過,手術治療的機會已經等於零。只可放射治療、藥物治療。〞他不接受放射治療,轉為尋求中醫與西醫合併治療,另外自我拍打治療。
中醫治則:證屬少陰經病,氣滯血瘀,寒積成癌,治以時方〝前列腺腫瘤方〞加長白山人參、金釵石斛、淮牛膝、石見穿,煎藥飲服。針刺治療選取穴位:百會、四神聰、上星、睛明、迎香、聽宮、承泣、地倉、廉泉、曲池、尺澤、外關、合穀、血海、陰陵泉、足三里、三陰交、承山、委中、關元、氣海、上脘,每隔三日針灸一次。泌尿科腫瘤醫生西藥處方:1. TAB.Casodex 50mg 每日口服一次,2. Inj.Elgard 30mg,每隔四個月注射一次。另外,患者自己每日拍打全身約60分鐘,按照自我拍打療法的指引做。
經過三個月治療後,血液檢查:
•總前列腺癌抗原(PSA)降至0.3ng/ml,(正常)
•癌胚抗原(CEA)4.6ng/ml,     (正常)
•血液常規各項指標           (正常)
TRUS檢查
•淋巴腫大消失
•前列腺癌腫消失
經以上四種方法一齊治療,功效顯著,值得探索。在此提供大家分享,齊齊關注健康。

編輯室
2014年10月13日

診脈知生死

每年中秋前,有一位病人總不忘記送來一盒月餅和一份殷切的佳節祈願。和她的慧心一樣,我們也對她依依牽掛。她是一個奇蹟般生存下來的幸運兒,曾經患上醫學上罕見的疾病”肺平滑肌淋巴增生症”,若非及時發現和搶救,可能死於呼吸衰竭。她的得救,歸功於奇妙的中醫脈診,洞察端倪,及時判斷病情並果斷將病人送院。
事緣2010年秋天,這位女病人到診,自述咳嗽、氣喘,持續數月。醫師經過”望、聞、問、切” 四診之中的前三個步驟,均未發現引致咳喘數月的致病原因,但是專業素養使醫師知道,越是這樣容易被表象掩蓋的病,越要警覺。來到切脈這一步,醫師伸指輕輕按下去病人的手腕,經過輕取、沉取之後,凝神思索,眉頭越鎖越緊,最後竟沒有給病人處方施藥,反而吩咐同事急召救護車到場,直接將人送去醫院。
那一刻,不但是她,連診所的同事都大感意外:沒見過醫師這樣處理呢,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啊?醫師只說了兩個字:“伏脈”。
這”伏脈”又是什麼呢?伏脈即是極沉脈。<>說:“極重指按之,著骨乃得。” 伏脈是比沉脈更沉的脈。診脈時醫師的手指要重手深觸才可得脈,脈來隱然。現代臨床上見於慢性消耗疾病、心臟疾病和肺部疾病。患者病情已沉重至元氣虧耗,無力鼓動脈管而現此脈象。
這位病人是通過病友介紹而來,已經聽說過醫生屢起沉疴,有人贊揚他是本地中醫界的肱骨。既然醫師說她的病耽誤不得,就是萬萬不可耽誤了。雖然照過胸部X光之後,片子裡看不到病變,在急症室醫生要把她的病當作感冒氣管炎的那一刻,她情急之下說出了是中醫診脈發現她性命堪虞,要求留院檢查。亦幸遇院方有識之士,摒棄狹窄的門閥觀念,接納中醫的提示,及時動用先進設備為她作了胸肺科檢查,醫生吁了一口氣,說:“險哪! 幸好你的中醫叫你馬上來急診,不然的話,呼吸困難,缺氧嚴重,再遲一點就難說了。” 醫院立刻給她放血、輸氧,暫時脫險,並建議一旦獲得器官捐贈,盡快進行換肺手術。在等候期間,實行中西醫雙軌並行的治療方法,克服因淋巴增生而肺部脹裂的綜合病情。等待了17個月,她很幸運地得到器官捐贈,做了活肺移植手術,迎來了第二次生命。香港醫學界診治肺平滑淋巴增生症的病例,為數不多,到她這裡,是第三宗活肺移植手術獲得成功。
脈象是人體信息的反映,與氣象是天體信息的反映一樣,通過事物外在的表象來探究事物內部的變化,是科學而值得信賴的。診脈知生死,這是中華醫藥的精妙之處,也曾經護佑中華民族幾千年生生不息,寄望得以薪火相傳,繼續造福人類。

編輯室
2014年9月3日

針藥並用治不孕

閒時統計一下病人的來處,本土占多數,國內為數不少,還有一部份來自世界各地。其中有一位楊女士,她的個案使我回味再三。
楊女士實為東南亞某國的一位拿督夫人,十年前已育一兒,此後就沒有妊娠能力了,期間她和丈夫訪尋多國中西醫診治,也曾多次人工授精,均告失敗,最後,他們的家庭醫生斷言她已患上頑固性不孕,再度添丁的機會渺茫,這是2013年初。
夫妻二人正覺萬分沮喪,拿督在香港的商業伙伴向他推介了我們的一位醫生。他們透過我們的中醫網,了解到針灸服藥對於治療不孕症卓有成效,於是乘著洽談商務之便,前後二次到港,其中楊夫人共接受了8次針灸治療,服用中藥60劑。
早前,醫生收到一封道謝的郵件,楊夫人滿心喜悅地告訴我們,她已於年中誕下一女嬰,玉雪玲瓏,家人視如掌珠,十分寵愛。
當初因為在港停留的時間太短,醫生略嫌不足,拿督夫婦也純粹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理,這次好消息傳來,大家都感到詫異,說沒料到他們可以這麼幸運。
翻開處方,跟大家一樣,希望窺探箇中奧秘。一如所料,就是各種補腎強壯的藥物:人參、鹿茸、菟絲子、淫羊霍、浮小麥、北耆…那有甚麼特別?這些熟悉的藥名,似乎門外漢也略懂一二。可事實上處方需經過深思熟慮,方能有恰如其分的效用。鹿茸、菟絲子、淫羊霍等所謂的壯陽氣、滋肝腎,實是刺激荷爾蒙分泌,催化卵巢中卵子的成熟。人參、北耆等所謂的補氣是促進藥物和養份的新陳代謝,激發生育能力。浮小麥將精氣養份收斂鞏固,並且牽制各種溫藥的熱性。
補陽藥除了以上所述的,更有杜仲、牛膝、胡蘆巴、鎖陽、沙苑子…數之不盡,但必須清楚每種藥本身的具體效用,對應個體實質的不足,配上不同的輔助藥物,才能桴鼓相應,否則誤用壯陽藥,傷津劫陰,反而加速精氣損耗,而且令人易生溫熱的病症。
另外,選用十二經絡、奇經八脈中任脈、督脈的穴位針刺,能疏通經氣,調節五臟六腑功能,強化腦下垂體,促進女性荷爾蒙分泌,充實卵巢、輸卵管功能,鞏固子宮內膜,促進妊娠和胎兒發育成長。
很榮幸,中醫藥又為一個家庭帶來新生命和快樂,回想起來,成就了人家的得來不易,對我們來說確實是一種鼓舞!

編輯室
2014年8月23日

你的病我能醫

人生之艱,光在健康這一項上就數之不盡。今年6月,多年不見的梁女士再度出現在醫生面前。
說起梁女士,年齡不過四十,病歷卻已沉重不已。她年輕時在一家大企業當文員,工作期間,認識了一位志同道合的男同事,兩人交往兩年,有了結婚計劃。去做婚前檢查時,卻被告知同時患有子宮內膜異位症、輸卵管瘤、卵巢瘤,恐怕日後子息艱難。好一個晴天霹靂! 男友非常苦惱,一方面,女友活潑機敏,善解人意,是他願共渡此生的唯一選擇,他本身倒不大在意有無子女,但另一邊廂,身為家中三代單傳,母親那關卻不易過—-早在他們拍拖期間,母親已絮絮叨叨地寄望二人至少生育兩個小孩,如今希望渺茫,可怎麼辦呢?
梁女士不忍男友左右為難,又放不下幾年的感情,兩人只好選擇逃避,暫賦同居,沒有勇氣結婚,更談不上有長遠打算。2009年,在偶然的機會之下,她由朋友介紹到來醫治痛經,醫生得悉她的過往病史,分析過後,認為她還是有做母親的機會,於是勸說她同時接受針灸治療。梁女士和男友緊緊地攥著這一線希望,經過幾個月治療,梁女士前往醫院覆診,發現之前的症狀基本消失,,於是繼續配合,最後在2010年及2011年分別誕下兩名女兒,現時婚姻美滿。
梁女士心寛體胖,但是最近患上子宮肌瘤,直徑足有8.5CM,壓迫膀胱,小便難排,並引發高血壓,BP 154/105 mmHg。 中醫角度認為肝氣鬱結、經絡不通為子宮肌瘤的主要成因,因此醫師以疏肝理氣為主要的治療方針,選用經方之解鬱要方〝四逆散〞加減。〝四逆散〞能宣通氣血、兼能解除食、痰、濕、熱之鬱,是傷寒論的解鬱劑,其特點為疏調氣機、行氣解鬱。本方雖然簡潔,但懂醫者無不讚嘆其妙用,皆因其使用的廣泛性及對症的奇效。
方中的北柴胡疏肝解鬱;枳實破氣散結;白芍養血柔肝;炙甘草緩急止痛。醫師加上〝守宮〞和〝水紅花籽〞破堅消瘤;〝地榆〞和〝仙鶴草〞能活血消腫,可助〝四逆散〞消散子宮肌瘤和排走病理產物。
除了用中藥治療之外,醫師同時為患者進行針刺治療。針刺功用疏通經絡、暢行經氣、平衡內分泌和調節免疫功能。
順帶也提一下梁女士患子宮內膜異位症,成孕機會微乎其微,最終還能夠成功誕下兩位女兒,其中奧妙,在於成功解鬱,穩定經氣,協調內分泌功能。
這次治療一個月後,梁女士病情已經緩解,小便及血壓回復正常,體型也變得苗條。
“我的病只有你能治!” 若說這充滿謝意的話是病人對醫生的信任,那麼,“你的病我能醫!” 這就是醫生對病人的承諾,更是對自己的要求。

編輯室
2014年8月15日

治“硬皮症”見聞錄

我跟在臨床導師身邊,由他言傳身教,為我 “授業,解惑”。有一次他告訴我,如果有病人在求診時,主訴頭痛、三叉神經痛、手腳僵硬不自如,且有胃痛,女病人又說月經不正常……你不能急於頭痛醫頭,務要細心辨症。可不是嗎?診所有一天就遇到這樣一位病人,訴說以上症狀,經過仔細診察之後,發現是一宗硬皮症。藉此病例,我得到一次寶貴的學習機會。
病人很慌惶,坐在醫生面前,流露出哀求的目光。
原來,硬皮症患者,不明原因地出現全身各處皮膚變硬,四肢動作僵硬,臉部也作不出表情,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渾身皮膚越綳越緊,越變越硬,四肢關節不能彎轉自如,病人感覺自己的皮膚變成一件鐵甲衣,就連彎腰綁鞋帶這麼簡單的動作,也做不到。要像正常人眨一下眼,揚一下眉,笑一下,哭一下,都異常艱難。
西醫說這種病的起因是免疫功能失調,皮膚和肌肉的細胞被自己身體的免疫系統錯誤攻擊,急性壞死。如果病情累及呼吸系統,肺的功能喪失,會因呼吸困難而奪命; 如果累及消化系統,食道和胃壁的表面潰爛,無法攝食,後果可想而知。即使純累及皮膚和肌肉,失治之下,喪失工作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又不能排出汗液,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生命逐漸枯萎。
西醫的立場是,藥物姑且讓她一試,療效則未可知。不能向病人作出任何承諾。
中醫也認為這個病是嚴重的,屬於少陰經和厥陰經之病。我的師傅對病人肯定地說:“你的病我能治”。針對病人外邪內虛,氣滯瘀結,我師傅處方時採用了一條時方,叫做 “硬皮症方”,一邊給病人內服,一邊針灸。起初施針的時候,由於患者的皮膚硬得很,每扎一支小銀針,都要運上很強的腕力,甚至腰腿力,有些銀針逼彎了也扎不進皮膚。經過數星期針藥並施,患者的情況開始好轉,醫生見用藥對頭,於是守方不改。患者的皮膚一點一點地變軟,頭痛、胃痛的情況大為減輕,食慾正常了,肢體活動自如了。能夠挽救一位“鐵甲人”,我心寛慰之餘,真是羡慕我的師傅,不知要到何時,我也能信心滿滿地向我的病人說:“你的病我能治。”因為這句話里面,包含著多少個酷暑寒冬的皓首窮經,苦學不倦; 也包括了多少回臨床治病,殫精竭慮,功夫有多深,才能修得到醫術的這一層。

編輯室
2014年8月9日

小事情大意義

“醫生,我帶女兒來看您啦!”暴雨剛過的午後,診所內略顯寧靜,同事們正在討論某種藥物的功效,冷不妨門外響起清脆的女聲,一位女子笑容滿面地牽著個小姑娘走了進來。小姑娘差不多有130CM高,眼睛圓溜溜,半點也不怯生,精靈可愛。
醫生正在診症呢,同事們忙招呼這位客人劉女士坐下,閒談間得知她長期跟隨先生在上海生活,這次帶女兒回港過暑假,專門來感謝醫生去年的診治。小姑娘在上海出生長大,長到七八歲時,細心的劉女士注意到女兒身高明顯遜色於同齡人,頭髮很稀疏,髮色淡紅,食欲也欠佳。劉女士和先生走南闖北,頗有點見識,由於女兒還開始鬧關節疼痛,他們並不如一般坊間看法,認為只是小孩長身高導致,兩人帶女兒到上海的大醫院檢查,詎料查出個晴天霹靂,醫院診斷小姑娘患上了“紅斑狼瘡症”,並連情緒都有狂躁及憂鬱的傾向! 殘酷的診斷頓時給三口之家籠罩上一大片烏雲。
劉女士聽從母親勸說,立刻放下工作,帶同女兒返港,再次檢查的結果仍然令人沮喪,當護士的妹妹讓她帶小姨甥前來求診。醫生詳細問症過後,給她開出了藥方,並且配上湯方,好讓她回上海後也能照著湯方保健。如是過了七個月,劉女士這次帶回來了好消息,小姑娘這期間長高了7CM,到當地醫院覆診時,醫生告知她女兒血液細胞正常,已可說是痊癒。劉女士終於放下心頭大石,今天重述這個結果時,仍忍不住淚盈於睫,我們看著也心有戚戚然,難怪說可憐天下父母心呢!
“醫生伯伯,您要保重身體,我明年回來再來看望您啦!”見到媽媽和醫生叙舊完畢,小姑娘操著流利的普通話,和醫生訂下了一個約會。
客人甫離開,同事們就迫不及待地追問醫生那神奇的方子。基本藥方其實只是由三件藥物組成—-“玉屏風散”,另加高麗人參、鹿胎素、……。至於為何要這麼組方,醫生照例要考未來的小醫生們,幾個小醫生思索片刻,給出了這樣的分析:
玉屏風散出自金元時代,有說是出自危亦林的《世醫得效方》,亦有指源於金元四大醫家之一的朱丹溪《丹溪心法》。方藥組成只有北耆、白朮、防風。北耆益氣固表,白朮實脾提氣,防風袪風御邪。廖廖數味,共奏益氣固表,止汗而不留邪之效。醫生今將玉屏風散用在紅斑狼瘡症,除了是對古人經驗的提煉,更結合現代藥理學對玉屏風散在機體免疫力調節方面的研究成果。紅斑狼瘡症機理複雜,從外到裏,毛髮及各個內臟,都可以受到它侵襲。案中女孩的疾病幸好能得及早發現,各內臟未受到太大影響。在中醫角度,玉屏風散既專於對付這類變幻莫測,症狀多端的病邪,又可以扶養衛外抗邪的陽氣,在現代醫學的角度則能巧妙地調整自體免疫系統失衡。配以人參加強玉屏風散的效力,並全面提升身體機能,鹿胎素激發生長潛力,加上其他藥物,促進脾胃和其他臟腑吸收和善用營養,令小女孩的免疫力系統能運作正常,更促進身體的發育。
有個本地著名作家曾經講過:“一個人的時間用在哪裡是看得見的”,這是十分踏實的見解。治好一個症,會對其家庭及社會帶來重大的影響,對醫生來說,行醫診症是他的工作,可是其意義之深遠遠不限於此,中醫行業有賴年輕一代傳承。

編輯室
2014年8月8日

我遇到的一宗懸案

有一個家庭中的兄弟幾人,無一例外地都患上了同一種醫學上未命名的病。病症主要是肢體癱瘓,視力衰退,逐漸失明,吞咽、呼吸都困難,大多數捱不過中年就被奪去性命。
由於在同一個家庭出現幾位病患,引起醫學界的重視,西醫將可以用上的醫學檢查,化驗手段都用過,腦部、脊椎掃描,脊液化驗,血液檢驗,結果都沒有發現異常。探索性的臨床治療亦沒有收效。這種怪病只是發生在該家庭的男性成員身上,後來被醫學界高度懷疑為家族遺傳病,但是究竟屬於哪一種疾病,目前還未有醫學名稱。
其中一位病人請我們中醫去到病床邊,為他延醫,家人都期望針灸能帶來奇蹟。根據他的脈證和多種臨床病狀,我判斷他的病屬於中醫定義的“痿症”範圍,《傷寒論》六經辨證屬少陽經、太陰經合病,以證類方取用〝四逆散〞合〝甘麥大棗湯〞加吉林長白山人參、霍山金釵斛。選用任脈、督脈、十二經脈中取穴施針。採用針藥並施之後,病情都沒有明顯好轉。他很絕望。他的弟弟也因為患這個病已經先於他離世了。他無法飲食,失去視力,不能行走,靠呼吸機延續生命。夫妻二人每日在醫院見面,總是相擁痛哭……。
正當我們為他的病情費盡心血而食不甘味的時候,噩耗傳來,或許不忍心看到妻子、父母和親人繼續為他作出沒有結果的巨大付出,他選擇了自行結束自己的生命。
他究竟罹患哪一種病,又是如何做得到自行了斷,目前都沒有答案。深深地替病人難過。願他安息吧。

編輯室
2014年6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