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中醫病案

冬季養生湯

  立冬之後氣溫漸降。當天冷使你出現手腳冰冷、臉色不華,有一款食療可能適合推薦給你,叫做當歸生薑羊肉湯。

  材料:當歸(全歸)四錢,生薑二兩,羊肉一斤,枸杞子二錢,淮山一兩,紅棗四枚,花雕酒三湯匙。

  這是由張仲景《金匱要略》的一條方劑化生而來的,《金匱要略》的原方,名稱就叫做「當歸生薑羊肉湯」,方中三味藥:當歸,生薑,羊肉。醫學理論就不在此多說了,我們調整為一款煲湯的藥膳配搭,你按上面的配方加適量清水煲成二至三人份量的湯,既美味又養血美容補身,如果你冬日有點畏寒,可以準備好此物溫陽驅寒了。
  
  先天體質弱的朋友,冬天還要注意,不宜盲目節食、熬夜,過度消耗。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11月

又一則來自網友的帖子

  感謝Chan Calvin分享, 家父同樣患了硬皮症, 我在無助時見到此帖, 自8月起帶我爸爸找趙醫師接受針灸及服中藥, 情況有好轉,感謝趙醫師及其團隊。

  我認為任何醫者包括公立醫院醫生,也是盡自己最大努力去醫人,情況有改善應該感謝醫者付出的努力,情況沒有好轉也不應歸咎於醫者。

  總結家父今次患病的經歷,我建議求醫者如情況許可,可嘗試多聽不同療法資訊,另覓其他醫療意見不等於不信任正在醫治你的醫生,我相信任何醫生都會為病人的情況好轉感到欣慰,求醫時應向醫師坦誠告知正接受何種藥物治療即可。

  希望所有受此頑疾折磨的病患者早日康復。

2019年10月12日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10月

一則來自網友的帖子

  我是一個硬皮症和三叉神經痛病患者, 病歷一年, 在屯門醫院確診,該院免疫系統科主任解釋是因為病例太少, 因此未能提供確切的醫治方法.狀況只會越來越差,數據顯示痊癒指數是零 !(順帶一提, 某醫院的醫務人員態度不專業, 在覆診時沒有觸摸過我的皮膚,似有傳染病, 我非常佩服他們只需遠觀及看著電腦屏幕就話識醫人既能力.完全無醫心,不過;應該是佢地唔識醫,同埋已經話左無得醫就無責任 ,所以求其打發我走,令我感到極不受尊重及絕望!

  後來幸得朋友轉告得知趙醫師有醫治硬皮症經驗 ,逐即求診.到目前為止已有一年, 包括全身針炙和每日服藥, 每次覆診醫師都會細詢身體狀況/觸診跟進病情,在醫師的細心有耐性地診治和工作人員的貼心照顧下, 由一星期需針三次減少至兩次(真希望可以儘快減少次數至零).而病情由硬化至雙腿 / 食道和胃的狀態 轉為可以進食, 四肢活動能力大部份回復正常,病情大大改善.有望痊癒!

  本人在此衷心感謝趙醫師及其團隊, 然在這一年間病情經常反覆多次想放棄 ,得他們耐心診治及和鼓勵, 令我有信心堅持繼續接受治療. 如果沒有醫師的幫助, 也許我的病情已經擴展至全身, 生活不能自理,拖累家人,甚至死亡! (因某院醫生告知五至十年後才有機會出現的嚴重病徵,兩個月內竟出現在我身上).

  我也很感謝我的家人和同事, 在病情最嚴重的時候我脾氣極差,他們的體諒及包容鼓勵到我努力,謝謝他們!

  另外, 我想在這鼓勵其他患有類似症狀的患者, 若果西醫療法未如理想,不妨嘗試中醫療法!可能會為你帶來轉機 !!!!!

2015年3月15日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10月

寶寶咳咳點樣算?

  小兒臟腑嬌嫩,易病易癒。季節更替、交叉感染,偶發咳嗽在所難免。有些聰明的家長會自行川貝、百合等清潤平喘之品為小孩止咳,可是功效往往不穩定,時而立杆見影,時而強差人意,為什麼呢?

  中醫的辨證原則,首要是分清寒熱虛實。看清了,就自然可以效如桴鼓了。
  
  下面給大家一些小貼士:川貝、百合都是止咳良藥,但它們的藥性都是微寒,只對於燥熱咳嗽有療效。假如寶寶是寒咳,就有可能會愈治愈咳了。但不用怕,若寶寶是寒咳,則可用生薑、陳皮等辛溫散寒,就可收良效。

  寶寶才不夠一歲,可否服用中藥?

  當然可以,小至半歲的寶寶都已經可以服用中藥治病。所以不必猶豫,寶寶若有不適,快找你信賴的醫師咨詢一下吧。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10月

中醫藥快訊-焦慮症

焦慮症--糾結於原因不明的擔憂和緊張,所擔憂與事實明顯不符,持續時間長、失眠、煩躁、呼吸困難、尿頻尿急、肚瀉、頸肌痛、坐立不安。

食療:小米粳米紅棌燕窩粥
燕窩1盞,紅棗4枚,小米2両,粳米1両,桂花糖漿2湯匙。
浸發燕窩燉熟,小米、粳米、紅棗共煲至濃稠時調入燕窩,熄火,淋上桂花糖漿,適溫食用。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9月
焦慮

苓桂朮甘湯、甘麥大棗-治牛皮癬

  將軍澳是地處九龍半島東面向海的新開發地區,近年新增加了幾十萬人口,熱鬧起來。俊仔也從新界遷入了將軍澳。原來一起玩的一班小朋友,還有鄰居家的小狗“阿黄”,都見不着面了,俊仔不免覺得有點失落。

  可能是靠近海邊和新開發區地氣濕的原因,這裡比較潮濕。俊仔時不時覺得頭皮有點癢,忍不住用手去撓癢。撓得多了,媽媽發現他的手指甲開始變得不好看。其他方面生活一切如常。俊仔勤力讀書做功課,和新同學漸漸熟絡起來。但是過了不久,俊仔的手指甲長得越來越厚,表面粗糙,邊緣翹起,顏色又灰又暗啞,每當伸出十指示人,他自己也覺得尷尬。媽媽發現俊仔的頭皮也長了深紅色的斑塊,兩頰經常出現一陣又一陣紅撲撲,看得人不自在。帶去看醫生,醫生說他生牛皮癬,曾經給予類固醇抗過敏治療,醫治一年多未見效。不明所以的同學,開始交頭接耳,漸漸和他疏遠,各種童軍活動、體藝比賽,也被人冷落在一旁。好不容易和同學搞好了關係,一下子又“玩完”了,俊仔心裏很不是味道。皮膚病雖然不是大病,但是影響生活和社交,也要好好治一治了。

  俊仔媽媽聽人說,牛皮癬很難治,不敢大意,四處打聽……

  四處打聽之後,帶著孩子來到我的診所。患兒讀小學四年級,型體微胖,精神略顯疲憊,雙頰玫紅色,血管通透性增加。頭皮搔癢,檢查見數處隆起的斑塊,色暗紅,伴有抓撓痕跡,有滲液,零星血痂。手指甲、足趾甲增厚變形,色灰暗。舌淡紅,舌體稍胖大,苔白,脈沉細。

  中醫治皮膚病,不是“見皮治皮”,不能讓局部皮膚的損壞搞到一葉障目。我觀其舌脈,似有寒飲在裡,無法排出,致水濕郁表,西醫最新研究謂患者帶少量耐藥菌在身。細問之下,患兒有過敏體質,腸胃容易敏感,大便日行二至三次。凡是過敏體質都是自身的正氣和津液不足,因此體內蘊積了寒濕,無法排出,停留在體表,就表現為紅腫、疹、搔癢。

  初診六經辨證為太陽經、太陰經合病,營衛失調,中寒內飲,處方以“桂枝麻黃各半湯”加防風、生地、銀柴胡,和解肌表、祛邪止癢。方劑藥味:桂枝、麻黃、芍藥、杏仁、乾薑、炙甘草、大棗、防風、生地、銀柴胡。用藥七劑,腸敏感改善,頭皮痕癢略減輕。

  次診仍用原方,七劑。

  三診,未見明顯進展。皮膚病在傷寒論辨證法,人體在表屬太陽經,故取用“桂枝麻黃各半湯”加味是正確的,但療效未見明顯。改用“苓桂朮甘湯”合“甘麥大棗湯”加味,思路上調和營衛,溫中祛飲,可能更加顯效。方劑藥味為茯苓、桂枝、白朮、炙甘草、浮小麥、大棗、銀柴胡、生地、羚羊角骨,用藥七劑。

  四診,上方“苓桂朮甘”合“甘麥大棗”見有顯效,守方七劑。五診、六診守方再進,加水牛角絲。患兒父母見病情好轉,甚喜,趁放假帶孩子出去玩。患者年幼未知忌口,飲食不慎再度反復。

  七診,以第六方加北芪,服藥七劑,再加外洗方一首:地膚子、蛇床子、千里光、芙蓉草、白癬皮、桂枝、滑石、寒水石。囑用清水五公升煎成二公升,兑清水成適當溫度,外洗。連續七日。

  其後按上方再進十四劑,內服外洗。結果頭皮斑塊退去,瘙癢消失,手腳指甲平滑如常人。牛皮癬雖然是頑疾,但以小兒純陽之軀,只要辨治得法,徐導緩引,輕施以藥,亦能奏效。

資料提供:趙醫師
日期:2019年9月15日

苓桂朮甘湯、敏感煎-治小兒濕疹合併發育不良

  今天從早到午,有點枯燥。恰好這時門外傳來稚趣的童聲,是我的小小老朋友來了。轉眼就十年過去,從前那個未滿周歲已全身濕疹、哭鬧不停的男嬰,如今已聰明活潑,小傢伙雖然身材瘦小,卻鬼馬精靈,小小的軀幹扛住顯得有點大的腦袋,臉龐被一副粗邊黑框的大眼鏡和一雙咕嚕咕嚕轉的黑眸子占據了大半,配上一身跆拳道服裝,十足十卡通片裡跳出來的人物。與這位“久經磨難”的老朋友緣起於十年前。那天上午,有位焦急的母親掛了當天最早的號,一手抱着哭鬧的嬰孩,一手提着孩子的“出行包”,氣喘吁吁地來到診所,嬰孩手、腳、面頰部長滿濕疹、掀開衣物遮蔽的地方,還有髮間頭皮,都無一倖免。小兒10個月大,體重輕於同齡孩子,看過西醫,接受類固醇治療,濕疹仍反覆發作,母親覺得治標不治本也不是辦法,於是尋醫問藥,欲求良方。

  濕疹,西醫的觀點認為是免疫功能失調,免疫系統敵視自身皮膚組織,發起攻擊使之受破壞,皮膚組織從內潰瘍至表皮,造成皮損、痕癢、滲液。當時靠類固醇緩解症狀,由於容易形成對藥物的依賴,不得不逐漸加大類固醇用量,導致副作用顯現,持續或反覆使用類固醇的患者會更加纏綿難癒。

  最新研究發現,濕疹與人體的菌種平衡有關,在濕疹患者的體內,可以找到少量的耐藥性細菌,既然藥物奈它不何,醫學界正尋找新方法,去破壞那些耐藥性細菌的細胞結構。

  這個研究方向和中醫的觀點頗有契合之處。中醫處理濕疹,也是千方百計處理肌腠之邪,務求達邪外出。

  初診,患兒濕疹很嚴重,全身多處皮膚破潰流滋,新舊皮痂錯雜,皮膚摸上去灼熱乾燥,小兒喜飲水,不思乳食。大便偏溏,小便黃,舌紅。辨為邪熱郁表,裡虛津傷。初予“敏感煎”五劑,每日一劑。不效。

  次診,患兒仍哭鬧不安,皮膚抓撓紅腫,類固醇藥膏也未能減量。細思,小兒臟腑柔弱,營衛未充,病於肌表,皮膚烘熱,仍屬太陽經肌腠之邪。又便溏,胃口差,中州不健,飲邪內生,屬太陰經裡證,此因患兒稟賦不足,脾虛運化無力,以致津少熱伏,化而為陽明熱證,見小便短少,渴欲飲水。欲解二陽合病兼夾太陰裡證,非經方莫屬。《金匱》“凡食少飲多,水停心下,….微者短氣”,是胃有微飲的證侯。選“苓桂朮甘湯”加防風、生地、銀柴胡,通陽滌飲,從小

  便排出微飲,解肌腠之邪。這條主方所治之證,實為中陽不足,不可一味清熱,當以溫藥和之。方中再取防風、生地、銀柴胡,生津液,解標實,止痕癢。處方五劑,安撫母親的憂慮之後,囑儘量減少類固醇用量。

  三診,患兒哭鬧明顯減少,其母親告知,服藥兩天后體表的灼熱減褪,流滋開始收乾。診查見結痂增多,皮損減少。近日食量增加,睡眠轉好。從脈證未見他經傳變。按上方再進五劑。

  如是者,守方治療六個星期,整體向癒。濕疹移向四肢末端,大部分都已結痂癒合。停用類固醇。

  在濕疹基本治愈時,接續處理患兒的生長發育問題,因其稟賦不足,脾虛氣弱,以“苓桂朮甘湯”合“理中湯”溫中健脾,調治一段時間,飲食睡眠大為好轉。

  隨後,偶有外感食傷之症,時不時來診,小傢伙眼見一天天長大了。

 

資料提供:趙醫師

日期:2019年9月15日

 

《老中醫治疑難重症病案》節錄:

『硬皮症』

有一位女病人,初次來看病的時候,明顯感覺到這個人窩着一肚子火,同時又茫然無助。我捕捉到的第一個異常現象,是她的面部皮膚有點發黑,好像塗了一層蠟在臉上,光亮而僵硬。

「是個棘手的病例」,我暗想。

剛坐下來不久,她的一肚子火就發洩出來了,幾乎用搶白的語調說:「硬皮病是不是不治之症?為甚麼每個醫生都不肯對我解釋清楚,這個病到底有甚麼危害,病人是不是就該不明不白地等死?」看來她是要找個機會一吐為快!我讓她接着說。「我看了×× 和×× 公立大醫院,又看了×× 私家醫院。我的病歷確實是厚厚的一叠,但是當我坐在診桌前,醫生的眼睛卻一直盯着電腦,不看我。我反覆地把我的雙手遞到他面前,讓他看看我的手指,硬得不能彎轉,醫生也沒有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含糊其詞,說這個病就是這樣。」

這番話從另一個角度提醒我:人,對他人的痛苦是缺乏想像力的。為醫者真是應該仔細瞭解病人,感受疾病是如何影響他們,才能幫到他們。仔細詢問之下,瞭解到患者發病1 年。雙手指掌、前臂、小腿、大腿、腹部和臉部皮膚發硬,曾經在幾家大醫院治療未能控制,逐漸加重。西醫檢查,CK 肌酸磷酶上升至916U/L(正常值30-135U/L),食道病變導致食管收窄,胃壁發現病變,內臟器官纖維化。

臨床觀察,患者臉部微黑發硬,如蠟塗於上,鼻翼稍見變尖(鼻頭肌肉缺失),面部三叉神經痛。手指皮膚繃緊發硬,難以捏起物件,難做精細動作,右手五指最嚴重,按鍵盤也做不到,手腕、手肘、腳踝關節彎曲不利。吞咽略有困難,胃納差,舌淡紅,苔白而少,脈沉細而緊,咳嗽,胸悶,心率偏快。

綜觀證候,錯綜複雜,屬於系統性硬皮病。梳理病機,屬先天腎氣不足,後天調攝不慎,氣血虧虛致外邪痹阻肌膚,發為皮痹。病邪既在皮毛腠裏,又入肌肉筋骨,這些尚在太陽之表;危害在於病邪深入臟腑,導致器官纖維化,必須要細察有無陷入陰證,若發展至各種萎縮為特徵的病損,後果可能很嚴重。治則:溫通經絡,軟堅止痹。

方劑選用鄧鐵濤教授「硬皮病方」,加減化裁,人參、山萸肉、生鱉甲、牡丹皮、桂枝、黃芪。人參急補氣血,山萸肉補腎氣,此二味藥救其先天不足,後天失養。牡丹皮、生鱉甲祛瘀,破癥瘕堅積。再借桂枝透表,黃芪去皮水,修復皮毛肌肉,此二味藥共用推動病人自癒能力。加生牡蠣、浙貝母潛陽軟堅。服藥10 數劑後,營衛得以調整,諸症減輕。再以此法加一味善於竄走的藥,守宮。服藥數周,配合針灸,指掌漸溫,臉上暗黑色漸漸褪去,臘黃色僵硬開始變軟,痛楚消失。覆診至第4 個月,可以正常工作。

這宗病例治療時間為期2 年。初期集中服藥針灸,中期間斷式服藥,後期間歇少量服藥,達到基本痊癒。患者心情大好,在網上發表貼文,敘述患病之初的恐懼和不知所措,隨後找到中醫解困,她的病情轉歸,喜怒哀樂,在網文中一一詳述,真實感人。

知識儲備

病因:不明。

典型症狀:各處皮膚增厚變硬,纖維化,可以影

響內臟,例如心臟、肺、胃、食道等。

資料來源於:趙醫師

整理於:2019年7月

《老中醫治疑難重症病案》節錄:

『兒童股骨頭壞死』

2003 年中秋節後不久,有一位母親抱着她6 歲大的男孩,吃力地來到診所。男孩左腿無力支撐身體,行走不便。問過病情,看了X 光片,得知男孩是患左側股骨頭壞死,已經導致左側下肢肌肉萎縮,母親說,開始患兒是間歇性跛行,後來連站立都困難。

從X 光片上看,左邊股骨頸位置,骨頭表面骨質好像是環繞成圈斷裂的,只剩骨的中間是相連的。這樣的情況,骨的力學功能改變了,引起髖關節疼痛,不及時治療有可能致殘。

股骨頭壞死,是中醫骨科的疑難病,屬筋骨病。兒童多數患缺血性股骨頭壞死,有時某種紅細胞貧血或紫癜症可引起此病。患兒沒有外傷史,沒有長期使用類固醇。此病的初期至中期階段,可以先行藥物治療,最後骨頭壞死的話才施行手術置換股骨頭。

西醫骨科表明,孩子還小,如果置換股骨頭之後若干年,孩子的骨骼長大了,植入的股骨不適合,還需要再動手術更換。家長很不情願,還是希望藥物治療能奏效。我給予「虎潛丸」加味,服藥一個月,配合針灸,男孩開始自己行走,應該是患處改善了,痛減了,孩子不知不覺就行走起來,但是走起來是跛行。

「虎潛丸」是一首溫陽驅寒、生髓活骨的驗方,源於宋朝朱丹溪。方證相應每每有驗。因此守方不改,繼續以此為主方。方中重用黃柏、知母瀉火清熱;熟地、龜板、白芍滋陰養血;虎骨以鹿角膠代替,強壯筋骨,鎖陽溫陽養筋;陳皮、乾薑溫中理氣,牽制黃柏、知母之苦寒,又使滋補之品補而不膩。加烏梢蛇、當歸、牛膝、祛風養血,引藥下行。

囑堅持服藥,少食生冷。歷時一年半,患兒骨質重新修復,除稍現長短足之外,可與正常兒童並肩行走,背書包上學,玩遊戲。

知識儲備

病因:不明。

典型症狀:髖關節疼痛,患側下肢

無力,肌肉萎縮,跛行,甚至站立

困難。影像檢查可見股骨頭壞死。

生活宜忌:平時小心避免摔倒。多

吃富含鈣質的食物,例如奶類、黃

豆類。

資料來源於:趙醫師

整理於:2019年7月

《老中醫治疑難重症病案》節錄:

『甲狀腺手術後遺症-失聲』

甲狀腺手術後聲音嘶啞很常見,多數患者經過一段時間後慢慢復原。

2011 年我接手一宗病例,比較棘手。患者年約40 歲,是一名文職人員。病人兩年前曾經做全子宮切除手術。5 個多月前又做了全甲狀腺切除,手術後完全發不出聲音。因等候多時都不見復原,她非常擔心。切除了子宮之後,甲狀腺病了;切除了甲狀腺之後,聲音又啞了。

怎麼總是治了一個病,又治出一個新病來呢?

幾個月說不出話,情緒非常不好。她的醫生說,手術時碰到了聲線神經可能以後都難以發出聲音。手術前是自己親自作了術前風險簽字,這下可怎麼辦呢?

朋友介紹她來求診。刻診見臉色蒼白,身體消瘦,舌淡白,苔白厚中帶黑,脈細緊,證屬裏虛寒甚,氣血兩衰,太陰經病。治以溫中祛寒,宣肺開聲,方選「四逆湯」合「桂枝加黃芪湯」,加玉蝴蝶、桔梗、桑枝。

全方藥味為熟附子、炙甘草、乾薑、大棗、桂枝、白芍、黃芪、玉蝴蝶、桔梗、桑枝。每日服1 劑。每隔3 日針刺治療1 次。患者治療兩周開始見效,信心大增,堅持服藥針灸兩個月,重振歌聲,完美收效,聲線如前無異。患者很開心,寫來致謝信。

知識儲備

病因:手術損傷引起。

典型症狀:發不出聲音。

生活宜忌:禁煙酒。

資料提供:編輯室

整理:2019年7月